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97章 嫌弃他瘫痪了
    “哦。”

    因为霍司承没有特别嘱咐过,不会有其他人看他,医生也不以为然。

    不过这阵子,也确实没有人来看霍司承。

    阮月薇回到房里,她提着东西想走,可走到一半就接到了方莲凤的电话。

    “月薇,你看见司承了吗?”

    方莲凤满怀期待的问。

    方莲凤和阮月薇不一样,她并不觉得自己儿子下/半/身没有知觉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还觉得自己在帮阮月薇。

    “方阿姨……”阮月薇拿着电话,正在气头上,没忍住说了句,“您怎么没告诉我,司承哥哥是……是瘫痪了……”

    阮月薇纠结了半天,还是把瘫痪两个字说出来。

    她怎么可能接受霍司承瘫痪这个事情?

    方莲凤一听阮月薇这么说,马上就不高兴了,“什么瘫痪?他是暂时的,医生都说了,做好复健是可以康复的。”

    “嗯,方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

    阮月薇一下就听出方莲凤电话那边浓浓的不悦,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变话题。

    “月薇,你不会嫌弃我儿子吧?”

    可方莲凤不傻,她听出阮月薇话中的意思。

    本来她一直觉得自己把霍司承介绍给阮月薇,是对他的恩赐,可这会这口气,明显阮月薇是在嫌弃霍司承啊!

    “不是,不是,方阿姨,我就是没想到,随便说的,我刚到,正准备下去看司承哥哥呢。”

    阮月薇赶紧自圆其说。

    可她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嗯。”方莲凤带着不悦说,“月薇,不是我说,司承现在在A事是什么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他不出这事,能看上你吗?多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想嫁给他,你不多下功夫,我儿子凭什么选你?对吧。”

    她依然是高姿态。

    “是是,方阿姨您说的是。”

    阮月薇低眉顺眼。

    不过她觉得方莲凤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祝瑾轩那边,向一竹的性格可比方莲凤泼辣多了,她想嫁入祝家也是困难重重,不如先试一试霍司承这边,万一成了,以霍家的财力,肯定会想办法只好霍司承的。

    等挂了电话。

    她又整理了一下心情,下了楼,去了复健室。

    她站在那里看着霍司承努力的根据医生的指导做着复健,心情没有任何波澜,以往对霍司承的喜欢,都因为他不能人道,甚至成了残废这件事情而消亡殆尽。

    但她还是酝酿好情绪,推门而入,看见霍司承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司承哥哥,你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还是阿姨告诉我的。”

    阮月薇边说便往前走。

    霍司承正在做复健,转头,看见阮月薇进来,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恐怖,他手撑着说,大骂,“是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霍司承从来都是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这次出事不告诉任何人,也是因为他的自尊心允许。

    可现在阮月薇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一副双泪欲垂的样子,可霍司承的心情只有愤怒。

    阮月薇没想到霍司承这样,被他一吼,站在原地一下子就愣住了。

    “司承哥哥,我……”

    “滚出去,谁让你来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霍司承不想自己这个没用的样子被任何人看见。

    他现在这种无力感是什么时候都不曾有的,无论他做什么,身下着双腿都没有任何直觉。

    从小凡事都能很好完成的他,这一次却不行。

    “司承哥哥,没关系的,我不会介意的。”

    阮月薇见霍司承生气,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谁他妈要你介意啊,快滚!”

    霍司承气急了,他的这个样子,第一次被别人看见,之前也就时林杰见过。

    现在被阮月薇看见,他只有气。

    医生也在旁边好言相劝,“出去吧,别影响病人复健。”

    阮月薇没有办法,只能出去,她回到房间不知所措,霍司承以前讨厌她,也没这样骂过她。

    无奈之下,阮月薇拿起电话,给妈妈庄娴打电话。

    阮月薇在把霍司承的事情告诉庄娴之后,庄娴沉默了一下,才说,“嗯,正常的,霍司承在A市呼风唤雨,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换谁都接受不了。”

    其实这就好像男人外面风光,其实阳W,如果被人发现也会恼羞成怒一样。

    “那我该怎么办,妈,你说他不会真的以后都站不起来了吧,会不会不举啊?”

    阮月薇拿着电话都要急哭了。

    “你既然都这么做了,还能是图他以后给你性福?”庄娴在电话那边虽然声音温和,但是言语犀利,“你先坐上霍太太的位置,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不能人道了,总不能天天把你绑家里吧,到时候你白天做点什么他哪能知道?”

    庄娴是看好天辰这条大鱼的。

    “也是。”

    阮月薇在电话那边点头。

    她和方莲凤想的一样,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又说,“你可千万别表现出嫌弃他的样子,也不要表现出同情……”

    “我知道的,这点数我还是有的。”

    阮月薇不等庄娴说完就打断她。

    阮海正因为工作很忙,阮月薇是庄娴一手带大的,为人处事都是庄娴教的,所以她从小就很懂人情世故,比其他小孩要早熟一些。

    “那就行,不要担心,男人是又自尊心的,你要循序渐进,他一定会接受你的。”

    庄娴支招。

    在挂了电话后,阮月薇去吃了午饭,下午她也没有打扰霍司承,而是在房间里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叩叩叩。”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阮月薇房间的门响了。

    阮月薇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有事吗?”

    “阮小姐,霍总让我通知您,说您今天务必离开这里。”

    医生只是负责帮霍司承代话,所以语气并没有霍司承当时说的时候那么硬气。

    “今天?”

    “是的。”

    阮月薇马上说,“医生,你们这离市区这么远,我这么晚回去万一出事怎么办?你能不能帮我给霍总说一说,我就呆一晚上,明天就走。”

    她说话时,双手在胸前合十,摆出拜托的样子,眼睛紧张的看着医生,楚楚可怜。

    她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