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02章 不行就让他消失(月票加更)
    阮月薇和祝瑾轩因为祝瑾轩妈妈向一竹的拼命反对,两个人也就不太常见面了。

    不过也因为一个在A市一个在B市。

    祝瑾轩对阮月薇还是喜欢更多,他一接到阮月薇的电话,就马上接了起来。

    “瑾轩。”

    阮月薇接到电话,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为难。

    祝瑾轩的背景音很吵,一看就是在会所之类的地方。

    “月薇,怎么了?”

    “瑾轩,我有个朋友,他家条件苦难,却偏偏有个不成器的表哥,我朋友让我给他表哥找工作,就在A市,你看看你们在A市的小公司,有没有哪个缺保安……给他表哥介绍一个可以吗?”

    其实,介绍工作,尤其是介绍保安这种工作,对于任何一个开公司的人来说,都是小事一桩。

    “好。”

    祝瑾轩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阮月薇听他答应又补了一句,“你就给他随便安排个小公司,小地方就可以了,我听我那朋友说,他这个哥哥非常的麻烦。”

    “好,我知道了。”

    祝瑾轩的声音很温柔。

    “谢谢你,瑾轩,那个人真的是我很好的朋友,他开口我不好意思不帮他,可是他哥哥那样的人我又应付不来,所以才……”

    事情办成了,阮月薇还是温声说,似乎这件事她对祝瑾轩开口非常为难。

    “没关系,你能想到我我很高兴。”

    祝瑾轩跟阮月薇的关系早就到了实质性的地步,两个人发生关系也不是一两次了。

    现在向一竹反对他们,祝瑾轩一直觉得自己很对不住阮月薇,现在阮月薇开口让他帮忙他也是义不容辞。

    “我本来不想麻烦你的。”

    “不麻烦。”祝瑾轩听着阮月薇的声音,更觉得内疚,才说,“月薇你等一等,过阵子我跟我妈妈再说一下,她会同意的。”

    “好,我等你。”

    阮月薇虽然不喜欢祝瑾轩,但是她一直是众人眼里的女神,她觉得祝瑾轩这样的身份算是配得上她。

    虽然她喜欢霍司承,但现在霍司承可能残疾不说,她上次做的事情可能让霍司承对她没有任何好感度了,相对的,一心想娶她的祝瑾轩是更好的人选。

    阮月薇在给肖峰安排了工作后,觉得这件事情是阮海正帮她弄的,怎么说也必须让阮海正知道,万一以后出事,阮海正也可以帮自己。

    她端了杯热茶到阮海正的书房,推门进去。

    “爸爸,那个肖峰出狱了。”

    阮月薇把茶水放在桌上后才说。

    “哪个肖峰?”

    “就是十年前那个……”

    阮月薇一提十年前,阮海正就想了起来。

    他想起这件事情就是拧眉,阮海正不知道阮月薇做过的其他事,他一直觉得自己女儿很优秀,那件事情算是人生的污点。

    “他找到你了?”

    “嗯,他让我给他安排个工作,我已经找瑾轩了,瑾轩说帮我。”

    阮月薇点头。

    阮海正一听找的祝瑾轩第一个想到的是让那人去B市,才说,“去B市啊,也可以,就是有点近,出国是最好的选择。”

    他和阮月薇最初的想法是一样的。

    “是在A市……”

    阮月薇知道阮海正的想法,她才小声的说。

    “A市?就在眼皮子底下?不行!B市我都觉得近!你让他找你这么方便,以后他缺钱找你多方便,你怎么样?天天给他钱吗?这种人是无底洞!”

    阮海正当初找到肖峰后就觉得他是个祸患,可是当时警察监控到的可疑车辆里,只有肖峰是最缺钱的,也是最有把柄的,当时没办法才找了他。

    “那怎么办?”

    “唉!”阮海正喝了口茶水,坐那想了一会,才说,“这样,你先让他去上班,如果他问你要钱,你看情况给一给,但是每次都要给我说,如果不行,就只能让他消失了。”

    消失。

    这个暗示在明显不过了。

    阮月薇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站在阮海正的身后,一点也不为他做这个决定而觉得惊讶,反而点头说,“好的爸,我知道了。”

    ——

    楚千千在得到霍司承地址之后上班的每一天都觉得度日如年。

    她现在的心里都是周五去找霍司承的事情。

    周五下午,接到莉莎的电话,说是让她去祝氏在A市一个小的子公司那一份报表的纸质版,拿到后检查下骑缝章没问题就给莉莎寄过去,

    楚千千虽然心系霍司承,可工作的事情也要好好做,她接到电话就起身去了莉莎说的那家公司,等到的时候,前台让她在会客厅等一等。

    坐在会客厅里,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嚣。

    楚千千走了几步去看,就看见刚才接待她的那个前台被一个个子瘦高的男人说,“咋滴,故意往我身上撞是不是?想占我便宜是不?来来,直接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没注意。”

    前台弯腰道歉。

    “我让你叫我啥来着?”

    “肖哥,肖哥!”

    “嘿嘿,妹妹怪,晚上下班陪哥哥去喝一杯。”

    那男人听前台叫他肖哥才喜笑颜开的放过前台。

    前台哭丧着脸到了会客厅,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楚千千。

    楚千千看见刚才那一幕,没忍住问道,“那个人就是保安吧?他这样没人管吗?”

    刚才那个男人穿着就是保安的衣服,站不直坐不正,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痞里痞气的,就算这是祝氏的一家边缘公司,会雇佣这样的员工也是匪夷所思!

    “姐。”前台一听楚千千帮她说话,就抽泣了起来,“你不知道啊,这个人是叫肖峰,祝少爷打过招呼的人,他天天说自己是祝少爷未婚妻的表亲,谁也不敢得罪他。”

    “祝少爷?祝瑾轩吗?”

    “是啊!”

    前台觉得楚千千是齐盛的人,知道祝瑾轩也不奇怪。

    “真是奇怪了。”

    楚千千虽然觉得奇怪,却并不想多管闲事,谁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在她和前台说话时,会客厅的门开了,刚才那个肖峰探进半个脑袋来,对前台说,“小妹,你忙啥呢?哥哥我想你了来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