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07章 看见了希望
    霍司承用手将楚千千禁锢在怀里。

    这个久违的吻缠绵,长久,最初只是浅尝辄止,后来,楚千千只觉得自己口腔里的空气被男人一寸寸夺走,她就这么任由霍司承吻着。

    过了很长时间才分开。

    等分开了,楚千千才把头埋进霍司承的怀里,整个脸羞红的不得了。

    “不用害羞,以后会让你再次习惯的。”

    “嗯。”

    他们分开太久,甚至连吻都有些生疏了。

    楚千千红着脸伸手去挤一旁瓶子里的洗发水,然后直起身子,跪在浴缸里帮霍司承洗头。

    也许是分离太久,楚千千虽然害羞,但是依然很认真,她一点点的帮霍司承洗着头发,还不忘记用双手十指的指肚帮他按摩头皮。

    楚千千光顾着给霍司承洗头,却没发现自己因为跪着上身直立,心口的位置正好在男人的面前。

    霍司承倒是不排斥,他认定楚千千这辈子都是他的女人,楚千千从小发育就好,现在生过一个孩子,更为突出,霍司承就这么大胆的欣赏着。

    但是并没有告诉楚千千。

    楚千千在帮男人洗过头发,又帮他冲掉,低头问,“护发素在哪。”

    她在问的同时看向男人,发现霍司承的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心口处。

    本来已经恢复如常的脸色,再次被红晕染色。

    “非礼勿视。”

    楚千千一下子把手放下来,挡着身前,因为她的衣服已经湿了,贴在身上,正好将曲线完美突出。

    “你人都是我的,看自己老婆又不犯法。”

    霍司承再一次将楚千千拽到自己怀里,吻她。

    又是一个绵长的吻。

    再次相见霍司承发现,他不但看不够,还吻不够。

    只是,就在这个吻快要结束的时候,霍司承发现自己趁机了几个月的地方,隐隐有些要叫嚣的架势。

    这个发现让他觉得非常兴奋。

    其实前阵子,霍司承为了证明自己能不能有反应,看了许多限制级的片子,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起色。

    这才让他觉得自己可能失去了功能。

    可现在他只是看着楚千千,只是接吻,就让他有了感觉,虽然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只要有改变,就是好的。

    不过,霍司承没有把这个告诉楚千千。

    “不用护发素算了。”

    楚千千红着脸,赶紧伸手去挤沐浴露,为霍司承把身体洗过,才将扶他出浴缸,为他穿好衣服送出后,自己才用花洒洗了澡。

    等澡洗完了,楚千千才觉得困扰。

    她的睡衣都湿了,看着浴室里有个新的大浴巾,只能裹着出去。

    “我不在的时候,你是怎么洗澡的?”

    楚千千觉得霍司承虽然自己可以进浴缸,但是他出浴缸很难,虽然浴缸上有扶手,但他出去也很费劲。

    “你不在的时候,我都用淋浴。”

    霍司承笑着说。

    楚千千也听明白了,霍司承是因为今天她在,才想欺负她。

    “你这里有吹风机吗?”

    楚千千看了一下浴室是没有的。

    她头发很长,如果让它自然干,那得半夜才能睡了。

    “有,我帮你。”

    霍司承此时已经坐在床上了,他斜身从一旁的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吹风机,示意楚千千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过来。”

    楚千千本来不好意思麻烦霍司承的,可霍司承接下来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强硬。

    “好吧。”

    楚千千自己挪到霍司承的身边,然后侧身躺在他的腿上,长发散开。

    她就这么任由霍司承给她吹头发,然后,一双眼睛闭着,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场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场景。

    “霍司承,我喜欢你。”

    “什么?”

    霍司承愣了愣。

    楚千千怎么突然说这句话。

    因为她以前也说过这句话,在五年前,那时候他还不没有发现自己喜欢楚千千。

    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有许多的误会。

    “我以前,是不是说过这句话?”

    楚千千停了停,又说。

    “怎么突然这么问?”

    “就是……我总觉得你在什么时候也给我吹过头发,然后我好像说了这句话,可我不记得了。”

    楚千千说着。

    霍司承为了听清她说话,把吹风机的风挡调到了最小。

    “嗯,你说过。”霍司承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帮女人拨着头发一边说,“只是那天你喝醉了,转头你就不记得了。”

    霍司承现在想起来还有些生气。

    在那天晚上,他明明已经有些正式自己的内心,他在听见楚千千说喜欢他时,已经想和她好好在一起了。

    可这个女人却不记得了。

    “那天啊!原来是这样!”

    霍司承一说,楚千千就记得了。

    那一天是她和霍司承在一起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发生关系,可她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

    她本以为是霍司承强迫她的,现在看来……

    楚千千回想着,“原来那天是我主动。”

    “是,你酒后断片忘记的重要事情可不止这一件。”

    “还有别的吗?”

    楚千千转头,睁开眼睛看向帮自己吹头发的霍司承。

    “有,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件事情,霍司承很早就想告诉她了。

    “什么事情?”

    “大学的时候,那天的落红不是你的红日子。”

    霍司承在说这个的时候,突然把吹风机关了。

    他要让楚千千听清他说的话。

    “那天?哪天?”

    这一次楚千千有点想不出来,毕竟说大学期间的话范围太广了。

    “酒店。”

    霍司承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两个字,楚千千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那一天她落红了,她以为是自己来例假,难道不是?

    “那天啊,不是我来例假吗?”

    “不是。”

    霍司承就看着楚千千,看看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那是……啊!”

    楚千千本来还在想,不是来例假怎么可能有血,难道是鼻血?

    可如果是鼻血霍司承不用专门给她说吧。

    说到这个,楚千千终于意识到了,那天发生了什么!

    “想到了?”

    “嗯……”

    楚千千点了点头,可是她还是躺在霍司承的腿上,眼睛看着他,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其实这么久依赖,她一直觉得自己第一次没有给霍司承是个遗憾的事情。

    可现在,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