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22章 那就当作是我不放心
    “如果情况好可能会是半年,但是回来后也要坚持做复健。”

    医生在一旁帮忙解释。

    “半年?”

    “那我是半年见不到爸爸了吗?”

    恒恒赖在霍司承的腿上,脑袋靠在霍司承的胸脯上抬头看,在楚千千去S国那阵子,恒恒都是由霍司承带的,他和霍司承的感情很好。

    “没事,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霍司承摸了摸恒恒的脑袋。

    “我……我可以去看你吗?”

    楚千千其实想说的是,“我可以陪你去吗?”可她最后还是改了口。

    第一是怕霍司承做手术接受治疗,自己跟着不方便,第二就是她刚入职齐盛,如果再随随便便的请假辞职,就算是有霍司承在那边撑着,她也没脸再呆在齐盛了。

    “前三个月肯定是不行的,手术后看情况,如果恢复的好,可以安排。”

    医生解答。

    “那妈妈,到时候你带着我去看爸爸,可以吗?”

    恒恒的小手伸手去抓楚千千,稚气的小脸上带着期待,他并不会像其他小孩一样,哭着闹着要跟着霍司承走,而是听了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去看,让楚千千带他去。

    “好,到时候可以来的时候,我会让人来接你们的。”不等楚千千开口,霍司承先答应下了恒恒,他把恒恒抱起来站在自己的腿上,点了点他的小鼻子说,“但是你在这里要好好听妈妈的话。”

    “嗯,我一定会的。”恒恒握紧小拳头,“我是男子汉,爸爸不在我会保护好妈妈的。”

    看着儿子的童言童语,如此可爱却带着真诚,楚千千站在一旁,嘴唇上扬笑的温柔。

    “那霍总您早点休息。”

    医生在一旁看着,知道他们一家三口马上要分开,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主动提出让霍司承回去休息。

    ——

    楚千千是下班以后带着恒恒来的,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刚才说了一会话,这一转眼也八点了,恒恒平时的睡觉时间就是八点到九点之间。

    “自己去换了衣服睡觉吧。”

    到了房间里,楚千千把恒恒的睡衣从小皮箱里拿出来,恒恒自己乖乖抱着睡衣换掉,然后拿着牙刷想去刷牙。

    他刚跑到浴室里,就大喊,“妈妈,我够不着!”

    楚千千听见恒恒的声音正想去浴室,霍司承拦住她,“你休息一下,我去吧。”

    恒恒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高高的洗漱台正发愁就看见霍司承进来了。

    霍司承再一次抱着恒恒站在自己的腿上,恒恒自己接水漱口刷牙。

    等他这些都作完了,把牙缸放好才转身用小胳膊抱着霍司承的脖子悄悄的说,“爸爸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

    霍司承也故意放低声音问他,其实在霍司承看来,恒恒是小孩子,他的秘密无非就是偷吃了糖果之类的秘密。

    可,恒恒抱着霍司承的脖子却说,“前几天有个坏人来我们家里了,她说妈妈,舅舅,奶奶的坏话,被恒恒赶跑了,恒恒保护了大家。”

    恒恒说完,才看着霍司承,眼睛闪亮亮似乎在等着霍司承夸奖他。

    可,霍司承却有些担忧。

    坏人?说了楚千千,楚威,还有景惠然,那这个人有很大程度上是霍家的人,可霍家的人现在谁会去找楚千千麻烦?

    “那个坏人长什么样?可以给爸爸说一下吗?”

    “嗯,就是香水味道特别浓。”

    “然后呢?”

    听见这个,霍司承第一个猜的是方莲凤。

    “她好像是坏人,小舅舅喜欢一个女孩子,她不让小舅舅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

    恒恒的表达能力有限,她也分不清女人,女孩子,小女孩这些称呼有什么区别。

    但他说完这个霍司承就全明白了。

    “嗯,恒恒做的很棒。”

    霍司承在确定了去楚家的是霍清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恒恒放下来,催他去睡觉。

    康复中心这一路,又长还是山路,恒恒这么小的孩子坐几个小时的车,早就累的不行了,他躺在专门为他准备的一个小床上,和霍司承和楚千千说过晚安后,就睡着了。

    等恒恒睡了,霍司承才问,“我姑姑去你家了?”

    他知道霍清肯定会对楚威和乔子君的事情刁难,但是没有想到会去楚家。

    霍清这个人高傲又聪明,以她的性格按理来说不会去楚家闹/事。

    “嗯?你知道了?”

    听见这个楚千千倒有些意外。

    她本意并没有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霍司承,因为虽然霍清无理,但她对霍清的态度也不太好。

    “刚才恒恒说的。”

    “嗯去了。”

    楚千千不知道恒恒怎么说的,只能把大概的事情都告诉了霍司承。

    也说了自己对霍清说的过分的话。

    霍司承听了,将楚千千拉在身边,墨色的眸子看着女人略带担忧的脸,才说,“嗯,没事,如果你觉得他们过分了,不用顾虑我,做你想做的就可以。”

    霍司承到现在还记得,当年秦千雪对楚千千言语相激,楚千千半晌没有说话,最后一杯红酒倒在秦千雪头上那个场面。

    那时候的楚千千才是她该有的样子。

    后来楚千千因为接触的人都是方莲凤,霍清等人,她都选择忍让,才失去了自己本来的性格。

    “我会尽量避开他们的。”

    楚千千其实主要说的就是方莲凤。

    方莲凤是唯一一个对楚千千咄咄逼人,楚千千又拿她没办法的人。

    “对了,下周天辰年会,你想去吗?”

    霍司承突然问道。

    “嗯?你要去吗?”

    “嗯,我想带你去,因为我这次要去国外半年多,怕你不放心,所以想先提前宣布一下你的身份。”

    霍司承略带调侃,大掌揽在她的腰际,将她更进一步揽入自己的范围内,黑色的眸子对上女人漂亮的眸子,在向她征询答案。

    “之前分开三四年,我都没有不放心,这次半年而已,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霍司承愿意公开和楚千千的关系,在楚千千看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可她却并不打算急于一时,霍司承现在的腿不好,身为公司总裁以这个形象示人肯定会对天辰有影响。

    “那就当作是我不放心。”

    霍司承将楚千千的手臂微微一拉,让她稍稍弯腰,薄唇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