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33章 不该打扰的人(月票加更)
    在那天元旦过完后的十天,沈昊就因为持刀入室抢劫伤人等罪行,又因为他在犯罪后脱逃多年,期间又施行多起犯罪行为,最终被判了无期。

    在后来听警察说,楚千千才知道,沈昊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逃了五年了,绝望了才会相处这手鱼死网破的招数。

    他去坐牢也不让楚千千好过。

    不过还好,他被判了无期。

    楚千千以为,这个事情如此就算尘埃落定了。

    霍司承还有几天就要出国治疗了,楚千千这几天都在帮他收拾行李。

    她虽然被事务所强制放假了,却也不敢给霍司承说,怕他担心。

    毕竟霍司承之前已经用权利压的事务所其他同事都对她有意见了。

    “老婆,等我回来,我们买一处新家,到时候你来决定装修风格。”

    霍司承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一点点的帮他收拾东西。

    “这里蛮好的啊。”

    “这房子是我用来自己住的,并不是用来结婚的。”

    霍司承的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等他回来,他们要结婚。

    其实霍司承之前已经暗示过很多次,因为他的腿不好,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提结婚这件事情。

    一切都要等到手术成功之后。

    “那,等你回来吧。”楚千千也明白了,她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深蓝色的家居服问,“这套要带着吗?”

    “你定就好。”

    其实霍司承不需要收拾东西,需要什么直接买就好,可楚千千既然有这份心,也就随她了。

    “其实,我知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带,去了再买不就好了,可我总想为你做些什么。”

    楚千千把那套家居服放进行李箱里,才开口。

    她怎么会不知道霍司承去哪都可以随时买买买。

    “新买的当然不如这些舒服。”

    “要不……我陪你去吧。”楚千千再一次开口,可她说出来后又马上知道自己说错了,“随口一说,我还是等你回来吧。”

    “嗯,等我回来。”

    霍司承看着楚千千矛盾的心里,他却没有拒绝,因为他害怕。

    害怕这次手术一旦失败了,那一切可能又回到原点了。

    这一次霍司承对这个手术抱着很高的期望。

    “对了,等下午我回霍家一趟,晚上回来。”

    霍司承是要在走之前给方莲凤打个招呼,毕竟这一走就是半年多,怎么说也要说一声。

    “嗯,需要……我陪你去吗?”

    楚千千象征性的问。

    其实她很久没见方莲凤了,不过楚千千知道,如果再次见面她们的关系只会比原来更差。

    在方莲凤的眼里,别说霍司承下/半/身动不了,就是瘫痪了,成植物人了,楚千千也是配不上他的。

    “不用,你留在这里吧,我去去就回。”

    霍司承自然也知道楚千千和方莲凤一起好不了。

    ——

    霍司承下午回的霍家。

    他是坐着轮椅到的门口,然后佣人把他推上去的。

    “怎么是这样?天呐,这女人疯了吧!”

    霍司承一进去,就听见方莲凤夸张的声音。

    他走到客厅里,看见客厅里除了穿着一身臃肿厚家居服的方莲凤以外,还有霍清。

    二人看见霍司承进来,不约而同的收了声,看着霍司承的眼光有些尴尬。

    “儿子回来啦。”

    方莲凤先开口跟霍司承打招呼。

    “司承这腿……比你说的还要严重啊?”

    一旁的霍清看见霍司承坐着轮椅,有点意外。

    方莲凤好面子,她之前给霍清说霍司承的腿有点小伤,可霍清这一看他都坐轮椅了,怎么可能是小伤?

    “哎呀,就是一点点小毛病。”方莲凤脸上挂不住,赶紧边说边给霍司承使眼色,“是吧,儿子。”

    “不是。”

    霍司承看方莲凤这种觉得自己给她丢脸的架势,心情就很不好。

    他一个不是,方莲凤和霍清的脸上都挂不住了。

    不过霍清在一旁赶紧转了话题,“司承,你现在和那个楚千千什么关系啊?我前几天看新闻,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东……”

    “我的女人,不需要你说三道四。”

    不等霍清“东西”两个字说出口,就直接被霍司承打断。

    他用“我的女人”四个字,也直接表明了自己跟楚千千的关系。

    “是是,我就是一说,不过我觉得司承你这么优秀,不要被女人骗了才好……”

    霍清也是一番好心。

    本来她对楚千千没有偏见,可现在楚威和乔子君的事情,加上之前阮月薇、方莲凤的一番教唆,加上之前新闻的音频,让霍清也觉得楚千千是配不上霍司承的。

    霍司承看了一眼霍清,“大姑,我本来觉得你比小姑要聪明一些,不爱相信这些莫须有的闲话,看来是我想错了。”

    他的话很冷,声音仿佛三尺寒冰,明明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却让霍清一下子熄了声。

    虽然霍清这样,可一旁的方莲凤不怕,“儿子,你不会还跟那个楚千千有来往吧?”

    “妈,我回来就是告诉你,我过几天要出趟国,可能要半年才回来,这半年我希望您安分一点,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不该打扰的人不要打扰。”

    霍司承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可这句话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的话里,那个不该打扰的人除了楚千千还会有谁?

    当着霍清的面被自己儿子这么说,方莲凤更觉得脸上挂不住了,马上说,“儿子,你被那个楚千千害成这样了,你还不死心?是不是她要了你的命你才甘心?”

    “妈,结婚,生子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也看见了天辰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也能发展壮大,所以你只要过好你的日子,享享清福,旅旅游就好。”

    霍司承跟方莲凤不可能撕破脸,不管怎么说,方莲凤都是他妈。

    “你是我儿子,我给了你生命你就必须听我的!”

    方莲凤气急败坏。

    如果没有别人就算了,当着霍清的面,她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那多丢人!

    “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如果你不听劝,我也会用我方式处理的。”

    霍司承不想跟方莲凤吵架,说了这句他让刚才推他进来的佣人又推他出去。

    他这次来,在霍家连十分钟都没有呆够。

    “儿子!”方莲凤看着霍司承这样,气的直咬牙,“那个楚千千到底会什么妖术,我儿子被他迷的魂都不要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吗?就是因为有一次楚千千跳什么楼,我儿子为了救她才这样的!”

    方莲凤不知道楚千千被绑架的事情,她只是偷听了电话,知道霍司承为了救楚千千坠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