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66章 抱着你能止疼(月票加更)
    霍司承靠在那里,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裤腿,非常用力,楚千千看着男人手背上的青筋,一时忘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照相馆的衣服。

    她张开双臂抱着霍司承,依然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部,说,“疼疼疼疼飞~疼疼疼疼飞~”

    楚千千记得,小的时候自己摔倒了,妈妈就会抱着她说这个。

    妈妈说的时候,她就真的觉得摔破的地方不疼了。

    她希望这对霍司承也有效。

    可事实并非如此。

    楚千千身上这件衣服是一字肩的,霍司承的头耷在女人的肩膀处,接触这她的皮肤,汗水霍司承的额头落到她的肩膀上。

    “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司承别怕。”

    楚千千抱着霍司承不停的安慰他。

    除了这个,楚千千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这时,店员不知道更衣室里发生了什么,她们都紧张的站在外面,还有店员好心询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马上好,马上好。”

    楚千千赶紧说到。

    她怕店员突然进来,然后看见霍司承这个样子。

    店员们都在外面面面相觑,甚至怀疑里面是不是在上演当年的优衣库事件。

    终于,霍司承的腿渐渐不疼了,可霍司承依然这么抱着楚千千,喃喃,“老婆,早知道抱着你能这么止疼,我就让你去E国了。”

    霍司承当年在E国,度过了那么黑暗的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的霍司承几乎是绝望的了,每天十几次甚至二十次的疼痛,让他连生的希望都看不见。

    “我早说陪着你去嘛。”楚千千又轻轻拍了拍霍司承的背,“好了吗?”

    “嗯。”

    霍司承一点点的站起来。

    楚千千也跟着站起来,当她面对着更衣室里的镜子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婚纱不但皱皱巴巴的,身上还被霍司承的汗打湿了一大片。

    “这……这可怎么办?”

    楚千千看着刚才还美丽的不得了的裙子,此时却成了这个囧样子。

    她还记得刚才店长说,这个裙子是因为租金昂贵,才没人租的……

    “没事,我们买了。”

    霍司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慰。

    此时男人身上的休闲服已经湿了大片。

    当霍司承和楚千千出去时,店员也不敢问发生了什么,不过当她们看见楚千千婚纱成了那个样子后,都紧张的看向霍司承,“霍总,这婚纱……”

    “买了,你们处理下吧。”

    听见霍司承的决定,一旁的店员才如释重负。

    不然一件新婚纱弄成这样,连店长都不敢和老板交代。

    楚千千又挑了几身明天照相的婚纱。

    回到家,霍司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下来时看见楚千千望着手机发呆。

    “怎么了?”

    霍司承见楚千千那么失魂落魄,其实已经猜到她是担心恒恒了。

    果然,楚千千抬头看着霍司承,满目担忧的说,“司承,我们去你家看看恒恒吧。”

    “不用看了,你现在看就功亏一篑了。”

    “什么意思?”

    “等明天照完相你就懂了。”

    霍司承说话时,讳莫如深的眸子里带着笑意。

    ——

    第二天的婚纱照,霍司承很给力,一天腿都没有疼。

    等照完相,楚千千和霍司承换回自己的衣服出门,外面夜幕降下。

    “走吧,去接恒恒。”

    楚千千一出来就赶紧跟霍司承申请。

    这两天她过的可以说是心惊肉跳,一想到恒恒跟方莲凤在一起,楚千千整个人都会陷入不安。

    霍司承让司机去霍家。

    在路上,楚千千用手轻轻揉了揉霍司承的腿,问他,“一会不会在你家疼吧?”

    “不知道。”

    霍司承心里也没底。

    他的腿现在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候一天也不疼,有时候一天会疼两次。

    “好吧,那我们去了接上恒恒就走。”

    “嗯。”

    霍司承点头。

    等车到了霍家。

    楚千千下车就飞奔到门口,站在门口,她听见里没有安安静静,没有什么声音有点纳闷。

    当她推开门时,发现霍家只有一个佣人在厨房里忙活。

    “恒恒?”

    楚千千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佣人看见楚千千来了,赶紧过来说,“楚小姐,夫人带着恒恒出去了。”

    “出去了?”

    “嗯。”

    “去哪了?”

    楚千千听见佣人这么说,心里马上有很不好的预感。

    “去张太太家了,这个点应该快回来了。”

    佣人倒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怎么了?”

    霍司承这时也从车上下来,跟过来问道。

    楚千千把方莲凤带着恒恒去别人家的事情告诉霍司承,霍司承说,“我知道她家在哪,走,我带你去找。”

    张太太家和霍家就隔着两栋房子。

    楚千千和霍司承站在张太太家门口,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开门,他们只好自己开门。

    霍家在高档别墅,这种别墅因为物业很好,大家白天都不太锁门。

    当楚千千和霍司承打开门时,屋里的麻将声和女人们的欢笑声马上响起。

    楚千千进去,看见客厅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麻将桌,一堆百元大钞,散的满地都是,几个太太一人坐一边,玩的正欢。

    其中有一个就是方莲凤。

    楚千千看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恒恒的影子,马上去问方莲凤,“恒恒呢?”

    方莲凤这才注意到楚千千进来了,她满脸不耐烦的说,“你跟谁说话呢?好好说话我告诉你。”

    她正趾高气昂,一抬头看见楚千千身后站着的霍司承。

    霍司承也走了过来,俯视着方莲凤,脸色非常不好的问,“妈,恒恒呢?”

    “啊,恒恒啊……”

    方莲凤被霍司承一问,似乎有点懵,一下子没想到恒恒在哪。

    楚千千看见方莲凤这个样子真是气死了。

    “恒恒在哪?”

    楚千千问了一遍。

    旁边一个太太提醒道,“你孙子刚才不是一直哭,我们把他放在洗衣机里了,你不记得了吗?”

    方莲凤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说道,“他在洗衣机里呢。”

    “在哪?”

    楚千千听见这个答案都惊呆了!

    在洗衣机里?

    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