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77章 亲子关系断绝书(月票加更)
    在楚千千和林佳玉聊天时。

    婚姻的宾客已经陆续来齐了,景惠然和楚威也带着恒恒来了。

    今天的恒恒穿着宝石蓝色的小西服,非常的精神。

    “妈妈,你今天好美。”

    恒恒一看见楚千千,就跑了过来。

    “谢谢!”

    楚千千看自己儿子穿的这么精神可爱,忍不住弯腰捏了捏他的小脸。

    恒恒后面跟着楚威,“姐,你和霍哥终于要订婚了,我等这一天从高中等到上班啊。”

    以前楚威还是个中学生,在他眼里,身为大学生的霍司承如神一般的存在,他无论学习还是运动,甚至连打游戏都非常厉害。

    楚威一直以为大学生都是这样,可等他上了大学才知道,霍司承的优秀是凤毛麟角。

    “好事多磨。”

    楚千千只能这样回答楚威。

    她在说话时想到,邀请名单里除了楚威,还有乔子君。

    楚千千左看右看,想告诉楚威乔子君的位置,可当她找到乔子君时,却发现她身边坐着一对中年夫妻,其中一个是霍清,而另一个虽然她没见过,但猜也能猜到,那是乔子君的父亲。

    楚威顺着楚千千的目光看过去,马上知道她在向什么,“姐,今天就算了,我就不过去了,我怕子君又和她家里吵起来。”

    今天是好日子,如果今天乔子君和楚威一起,霍清肯定会阻止,以乔子君的性格,不管什么场合,恐怕都会控制不住和霍清大吵一架。

    “嗯,”楚千千看乔子君脸色也不好,似乎本身心情就不太好,才转而关心楚威,“你的那个什么俱乐部怎么样了?”

    “已经有成绩了,不过现在还是甲级队伍,能不能进职业联赛还要看年底的积分,不过我有信心。”

    楚威扬起一个阳光的微笑。

    ——

    订婚宴正式开始。

    楚千千和霍司承一起站在一起,霍司承拿过话筒,说,“我和千千的故事很长,但是每一个情节我都记得很清楚,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的门口,那天我骑着自行车赶去学生开会,因为骑的太快,在路口撞上了一个女孩……”

    霍司承站在台上,一字一句,讲下他和楚千千大学时候的故事。

    那是一段纯洁而美好的岁月。

    楚千千站在旁边听着,睫毛泛起氤氲。

    霍司承说的许多事情,包括她们在排练室的第一次接吻,她以为霍司承都忘记了,原来他都记得……

    “我的女孩,请嫁给我。”

    在霍司承说完他们的故事时,单膝跪倒,从口袋里拿出那颗最钻戒。

    一个最正式的求婚。

    在宴会厅水晶灯光的照射下,钻戒的纯净、璀璨被完美诠释。

    很快,台下已经有人认出了这颗钻戒。

    “这是那颗三千多五百万的钻戒吧?”

    “是的,原来是霍总拍了。”

    “太浪漫了吧,三千五百万的求婚!”

    楚千千此时根本无心去听这些,她低着头,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霍司承,眼泪夺眶而出。

    她说,“我愿意。”

    楚千千在说出这三个字时,已经泣不成声,她以为这种求婚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却没想过此时此刻,正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霍司承用右手托起楚千千的左手,为她戴上钻戒,然后起身,说,“老婆,我等这一刻好久了。”

    男人说着,俯身去吻女人的樱唇。

    正在这时……宴会厅的门口突然出现骚动。

    “夫人,您不能进去。”

    “让开!”

    “方阿姨,要不然算了。”

    “不行,我今天倒要看看,我不同意楚千千能不能进我们霍家的门!”

    楚千千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

    之前她就担心,霍司承没有叫方莲凤,方莲凤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她来的这么快!

    吵吵嚷嚷后,宴会厅的门被开到最大,方莲凤拉着阮月薇进来,指着台上的楚千千大声嚷嚷,“楚千千,我是霍司承的妈妈,你今天如果向嫁进霍家,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司承……”

    楚千千看着霍司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霍司承拉着楚千千的手,淡定的看着方莲凤,开口,“妈,回事回家说,不要在这里闹。”

    “闹?你觉得我是在闹?你娶媳妇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你居然觉得我在闹?”

    方莲凤本身人就胖,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她的话整个宴会厅每个角落里的人都能听见。

    周围的人都不敢说话。

    其实今天在场的都是熟人,谁不知道方莲凤的为人,谁又能不知道她喜欢阮月薇。

    “方阿姨,可能我不是您最满意的媳妇,但是我尽量……”

    “你闭嘴,你个女人,到底用什么方式把我儿子迷得神魂颠倒,那天他居然因为恒恒的事情给你跪下?我儿子是什么人,凭什么给你跪?”

    楚千千本来向圆场,可她话说到一半就被方莲凤粗暴的打断。

    “司承哥哥,您这样做太伤方阿姨的心了,方阿姨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阮月薇在一旁火上浇油。

    “对啊,这女人能娶吗?她克夫啊!”方莲凤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开始说,“她第一任老公沈昊入狱了,中间是不是还嫁给过沃森家族的三儿子里奥,里奥现在生死不明,你还要步他们后尘吗?妈可就你一个儿子。”

    方莲凤自带扩音。

    她的话大家听的清清楚楚,连本来不说话的霍清夫妇,慕亦非父母此时都在窃窃私语。

    “妈,今天如果你来祝福我,我接受,如果你要继续闹……”霍司承说到一半,对旁边的服务人员说,“把东西拿上来,让她签了。”

    这时,一个酒店的服务人员拿着一个黑色的托盘走到方莲凤的面前。

    方莲凤在那里大哭大闹,当东西端到她面前时,她还是停下来看了一眼,可就这一眼,方莲凤哭的更狠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哥不孝子!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

    霍司承让服务人员拿出来的,正是《亲子关系断绝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