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79章 那水是用来洗手的,不是喝的
    “妈,钱是我赚的,送她什么我都愿意,希望你能安安静静的参加完整个宴会。”

    霍司承刚才说跟方莲凤断绝亲子关系,自然是吓她的。

    但是会把她赶出去的话却不是吓她的。

    方莲凤抬头,正对上自己儿子那不悦的黑眸,本来高亢的声音马上蔫了,依然狠狠的说,“等宴会结束咱们再说!”

    方莲凤好不容易坐到了霍家亲属那一桌。

    那一桌上,还坐着霍清。

    霍司承因为一向不喜欢霍湘,就根本没有叫她。

    乔子君这会已经跑到楚威那边和楚威坐着了,霍清的老公升以上还是要靠霍司承帮忙,既然今天楚千千和霍司承订婚,她也打定主意今天不发火。

    方莲凤一坐过去,霍清就马上说,“何必呢,跟孩子闹的不愉快。”

    “气死我了,你说说这个楚千千哪里好?司承怎么就喜欢的不得了?”方莲凤一件霍清就马上跟她诉苦,“你看那他现在都这样,等以后结婚久了,他眼里还能有我这个娘吗?不可能的!”

    方莲凤已经认定,霍司承跟楚千千结婚,以后肯定跟她对着干。

    她就喜欢阮月薇这种事事顺着她,还会买东西送她的儿媳妇,而不是楚千千这个根本不见她,每次见面都吵架的儿媳妇!

    “唉,算了,孩子大了。”霍清远远看了一眼在楚威身边的乔子君,说道,“你看我家子君,不是也被楚千千的弟弟迷的神魂颠倒,我之前给她介绍的人她都看不上,就要在楚威这一个歪脖子树上吊死。”

    听见霍清这么说,方莲凤马上跟着说,“你以前说的对,我现在也觉得楚千千的父母别的没教,就教他们勾/引有钱人家的孩子了。”

    霍清今天看霍司承对楚千千的态度,又看他送楚千千三千多万的钻戒,对乔子君和楚威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

    也不是非常反对了。

    她听见方莲凤这么说,马上说,“呵,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上次不就是你说的?”

    方莲凤记得清清楚楚,上次就是霍清说的这句话。

    她却没想到,霍清抬头看着她旁边坐着的阮月薇,开口,“这话啊,是月薇当初给我说的,开始我都不知道子君和楚威在一起的,这一切都是月薇告诉我的。”

    霍清这一句,直接把阮月薇带到了坑里。

    她刚才听霍司承的话,知道霍司承,楚千千,阮月薇中间的事情还挺多。

    但是,在霍司承提车祸的事情时,阮月薇的表情,明显是心虚,霍清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中间有事?

    “霍阿姨,我当时就是好心给您说一下,您怎么误会我的意思了。”

    阮月薇笑的甜美,只是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几年前的一句话,居然在这里给她自己挖了坑。

    不过还好方莲凤对阮月薇的信任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即便听霍清这么说,方莲凤依然说,“月薇也是为你好,她这孩子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你也别见怪,如果你喜欢楚威,让你女儿嫁过去就是了。”

    方莲凤说这句话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在她看来,乔子君嫁给楚威,就跟古代公主嫁给穷书生差不多,说出去就是丢人。

    阮月薇知道霍清对自己来者不善,她坐了一会,就赶紧起身说,“我过去敬杯酒。”

    她说着,端着酒杯就离开了。

    阮月薇之所以走,是因为她看见这会景惠然那桌子上没有人。

    乔子君和楚威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恒恒也围着楚千千赚。

    阮月薇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景惠然面前,笑着说,“景阿姨,您好,我是阮月薇。”

    “啊?你好。”

    景惠然一个人坐在那里,一看阮月薇过来,马上站起来跟她打招呼。

    她知道阮月薇是方莲凤领过来的,没想到她会过来跟自己说话。

    阮月薇就是看出景惠然是个老实人,又是小地方的人,肯定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所以心里有了个主意。

    “阿姨,您别误会刚才的事情,虽然我是喜欢司承哥哥,但是我知道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他,而是希望他过的幸福,我今天看见司承哥哥和楚小姐在一起,我相信他们会幸福,这样我就放心了。”

    装出善良的样子,是阮月薇的看家本领,她用这张善良的脸骗了多少人,那些人都没有看出来,没有怎么见过市面的景惠然,就更是看不出来了。

    她看着阮月薇说的诚恳,就真的相信了她是自己说的那样的人。

    “谢谢你。”

    景惠然知道阮月薇是来跟她碰杯的,就拿面前的红酒,要跟她碰杯。

    “嗯,阿姨,您是长辈我干了,您随意。”

    阮月薇说着,举起酒杯在景惠然的杯子上碰了一起,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景惠然一看她这样,也赶紧仰头,把自己杯子里的红酒喝干。

    “咳咳!”

    景惠然根本不会喝酒。

    她这样一喝,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她一个紧张,一下子呛住了。

    阮月薇看在眼里,马上装出紧张的样子拍了拍景惠然的背,指着某一个方向说,“阿姨,您真是太客气了,快喝点水压一压。”

    她指的方向里,正好有一杯桌子上放着的一盆柠檬水。

    一般经常去高级饭店的人都知道,那一小盆水是用来洗手的,可阮月薇笃定景惠然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她不认识那个,所以故意误导她。

    果然,景惠然顺着阮月薇指着的方向,正好看见那一小盆水,端起来就喝了一大口。

    她喝完,还不忘给阮月薇说,“谢谢。”

    阮月薇看见她把水喝完了,开口,“阿姨,那个水是用来洗手的,您怎么给喝了?”

    她刚才说话声音一直不太大,可就在景惠然喝完那口水后,她说话声音突然变大了一些,周围的人都向他们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看见桌上那透明小盆里放的柠檬水少了一截,又看见景惠然不自然的抹着嘴巴,大家的眼光都变的有些奇怪,尤其是旁边桌子的霍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