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19章 把阮月薇带走审讯
    霍司承没有说话,毕竟他认为没有完全把握留住那个孩子。

    不多时,方莲凤被推进手术室,而楚千千检查完后被推进了普通病房。

    “问题不大,孩子六周,确实有先兆流产,不过孕酮正常,可以试着保胎,但是如果一周后孕酮下降,就建议做流产了。”

    医生在看过检查报告后,给霍司承和楚千千说道。

    “为什么啊?医生,说不定孩子坚强自己可以留下来。”

    楚千千一听到医生说一周后就下决定,有些不甘心。

    她好不容易有的这个孩子,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他!

    “是这样的,孩子也有优胜劣汰,流产除了外界,也可能是孩子自身原因,如果宝宝染色体异常,就容易先兆流产,先观察看看吧,如果孩子真的有问题,强行保胎对孩子和大人未来都不好。”

    楚千千这种病人,医生见多了,但是看在她老公是霍司承的份上,以上就多解释了一下。

    “我的孩子,有什么病,我都治得好。”

    霍司承也认为,不管如何都应该把孩子保下来,现在科学如此发达,只要生下来,就算有病也是有办法的。

    “司承。”傅海青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不是你说的那样,有许多先天病是没有办法治疗的,孩子出生是给孩子和大人都徒增痛苦,一切都过几周在看吧。”

    听傅海青这么说,霍司承也不能再坚持。

    医生走前叮嘱了一下楚千千的注意事项,傅海青也跟着离开了。

    “想吃什么?我去买。”

    霍司承是一个人赶到医院的,这时候他身边也没有人指挥,事情都要自己做。

    “不用,我就是有点口渴,你帮我倒杯水好吗?”

    “好。”霍司承倒了杯水,递给楚千千,并且安慰她,“别担心,孩子会没事的。”

    “嗯……”楚千千喝下水,突然问,“对了,绑匪抓到了吗?”

    “问这个?”

    “对,绑匪中有一个人是当年撞死我父亲的凶手,但是他说……”

    楚千千把自己被绑架的时候,肖峰说的话给霍司承说了一遍。

    当她说到,肖峰说自己是替一个千金小姐顶罪时,霍司承的猜测就全部连上了,那个千金小姐估计就是阮月薇。

    但是他知道,这个事情说开需要一个契机,而且……

    还需要一些切实的证据。

    楚千千因为是保胎,需要静养,霍司承给她找了个一个佣人伺候,并且找了个专业的佣人来照顾楚千千的一日三餐。

    在安顿好楚千千后,第二天,霍司承就回了天辰。

    而阮月薇还被关着,只是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听说楚千千被救出来了,气的牙痒痒。

    霍司承在天辰时,张警官也来了,说道,“在商业街附近的运河里,发现了面包车,两个匪徒都在车里,已经死了,钱也都在。”

    “那个东西呢……”

    霍司承听见这个消息,才问。

    “录音设备因为进水了,已经送去维修了,等修好了,我就联系你。”

    “好。”

    霍司承点头。

    他本来以为张警官要走,却没想到他指着会客室说,“从车里找到的手机,以及那几个绑匪交代,确定阮月薇和这起绑架有关,我们需要把她带走审讯。”

    “带走吧,好好看着,不能让她跑了,谁保释也不要同意。”

    霍司承知道,他不可能一直把阮月薇这样关着,交给警察处理,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警察把阮月薇带出来的时候,阮月薇看着霍司承,不满,“司承哥哥,你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的她,手上已经带着手铐了,在路过霍司承时,依然用手抓了一下霍司承的袖口。

    男人看了他一眼,黑色的眸子没有意思感情,道,“我会让你认的心服口服。”

    “我……”

    阮月薇本来还想狡辩些什么,可霍司承的那个眼神让她绝望!

    就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

    处理了阮月薇,陌姿才出来,高跟鞋触碰着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霍总,大义灭亲啊。”

    “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上次你那么对我太太我还没跟你算账。”

    霍司承一想到上次陌姿在办公室对楚千千那个态度说话,就对她非常不满,但是目前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霍总,在你你觉得我和楚千千比,哪里比不过她?”

    陌姿听见霍司承这么说,心里非常不服气!

    不就是楚千千吗?哪里好了?这几天楚千千被绑架霍司承那个担心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装的,可是陌姿自认为自己哪里都比楚千千强。

    凭什么霍司承这么优秀的男人非爱楚千千?

    就算曾经林杰劝过她,她也不安心!

    “你连她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霍司承说完,就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医院看楚千千。

    他身后的陌姿,站在那里气的双手攥拳,别的男人从来都是捧着她,就算她现在三十几了,也比一般女人漂亮有味道,却被霍司承说,连楚千千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

    霍司承到了医院后,还没进去,就看见一个带着银丝眼镜框的男人站在门口。

    他一看见霍司承,第一句话就是,“我要保释阮月薇。”

    “祝瑾轩,你消息够快的。”

    霍司承有些惊讶,前脚警察把阮月薇带着,后脚祝瑾轩就来找他了。

    “一般吧,霍司承,你当初说了,我们举办婚礼你就把项目给我们,怎么你现在是想坑钱,说话不算数是吗?”

    祝瑾轩是生意人,只能从生意人的角度去揣测霍司承。

    如果现在阮月薇坐牢了,霍司承当初的承诺就不可能实现了,那么项目也就不可能给他们祝氏了。

    霍司承看了一眼祝瑾轩,透明的镜片下,男人的眼睛如鹰一样锐利,他微微勾唇,“项目你们拿去,但是阮月薇如果你想娶她,恐怕有的等了。”

    “什么意思?”

    祝瑾轩没想到,霍司承很痛快答应给项目。

    “别急,你很快机会知道了,到时候要不要娶她,你自己再做决定。”

    霍司承说着,绕过祝瑾轩,就往医院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