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21章 这回算将功补过
    祝瑾轩是跟在霍司承后面出来的,他一直没有说话。

    霍司承见他如此才问,“需要送你吗?”

    自从霍司承的腿出事后,他极少自己开车,也就是上次给楚千千送钱自己开了次车。

    这次也自然是带着司机来的。

    “不用了。”

    祝瑾轩摇了摇头,上了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轿车。

    他这会心思很是烦乱,明明不愿意承认自己失败,但事实就在眼前。

    刚才那件事情似乎一下子推/翻了之前阮月薇所有的话,也就是说,是他自己傻傻的相信着女人。

    那天之后,警局开始就绑架案,已经十年前的案子进行翻查,因为那个案子被发现顶包,虽然过了十年,依然可以追查。

    而阮月薇被关押,阮海正和庄娴那边迅速得到了消息。

    “怎么办!”

    庄娴得到消息后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阮海正的办公室里打转。

    他们都知道十年前车祸的事情,也相信阮月薇可能真的会一时糊涂帮助肖峰。

    “怎么办怎么办,你除了问怎么办还会什么?你在这帮不上忙,还不赶紧回家里去?”

    阮海正看庄娴在这里转悠,他就觉得头疼,郁闷的要死!

    “我帮不上忙,你可以吗?当初薇薇又不是没给你说过肖峰的事情,你就没当回事,让她自己去办,现在好了吧,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怪我?当初她自己开车撞人造下的孽,还不是我给她擦的屁股,现在倒怪到我头上了?”

    当年阮月薇出事,就是阮海正给她想的办法,才让她免于牢狱之灾。

    而且当年他们已经给了肖峰家里一笔钱,谁曾想过肖峰是这种贪得无厌之辈。

    “那我不管,薇薇马上都结婚了,这件事情不能让祝家知道,要赶紧把薇薇保释出来,不然影响可大着呢!”

    庄娴知道,因为阮月薇和祝瑾轩的原因,阮氏和祝氏也有不少合作在谈。

    如果他们知道阮月薇出事了,说不定连婚礼都会取消,到时候对阮氏也是一种损失。

    “这我还能不知道吗?我刚已经给警局那边联系过了,说她嫌疑重大不让放!”

    “不让放就给钱啊,那个词怎么说来着,提保候审!先让薇薇出来再说,看守所什么地方,吃的喝的能好吗?现在天这么热肯定没空调,薇薇哪里受过那个苦!”

    庄娴在说的同时,一想到阮月薇在看守所里吃不好,住不好,眼睛就红了一圈。

    “行了!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听他这么说,阮海正也有些心疼,毕竟阮月薇也是他女儿,哪里有父亲不心疼女儿的,可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让她出来。

    “我不走,你今天不让薇薇出狱我就不走!”

    “我说了能算吗?”

    “你找找人啊!你好歹阮氏老总,这点事情都搞不定?”

    听庄娴这么说,阮海正一拍桌子,气的说,“你以为阮氏在A市大是不是?可是这次绑架的是霍司承的母亲和妻子,霍司承给保着,谁敢放了薇薇!”

    阮海正这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

    庄娴微微一愣,她一下子也明白了,这次如果绑架的是阿猫阿狗不知名的人就算了,偏偏是楚千千和方莲凤,霍司承对楚千千她也是明白的。

    出了这档子事情,霍司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怕是一定要让阮月薇坐牢的。

    “那……那我们去求求司承,咱们说起来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不能那么狠心驳了我们的面子吧?”

    “这阵子我和天辰打交道不少,你还当霍司承是当年的小屁孩?他现在拽的不得了,谁的面子都不给。”

    阮海正和霍司承也有些生意上的来往。

    对霍司承的行事风格非常熟悉。

    “那我不管!我要去找他!”

    庄娴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阮月薇在牢里多呆一天,就多受一天的罪,她这个做母亲的可受不了!

    “回来!”

    阮海正看庄娴去,想拦她,可庄娴已经下了电梯,他也只能跟着。

    ——

    庄娴到了天辰前台,被前台告知霍司承不在,她一下子没了主意。

    而这时阮海正的电话打来,告诉她霍司承正在警局,让她也一起过去。

    等二人到了警局,霍司承正在会客室里和张警官说话。

    “霍总。”庄娴也顾不上打扰不打扰了,进去就说,“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家薇薇吧。”

    在这之前,庄娴觉得算得上贵妇,穿着打扮都很得体,说话更是温温柔柔的,不会激动。

    可这会,礼仪和教养在阮月薇这件事情面前,她也全然顾不上了。

    “庄阿姨。”

    霍司承坐在那里,双腿交叠,看见庄娴进来,后面跟着的是阮海正,表情无比淡定。

    “霍总,薇薇是一时糊涂,可是她也是被逼的啊。”

    庄娴也不敢叫霍司承为司承了,只敢叫他霍总。

    “庄阿姨,如果阮月薇当年不让肖峰顶包,怕是肖峰这种地痞无赖,一辈子都没有缘分跟你们这种家庭的人说上话。”

    霍司承喝了一口面前茶杯里的水,淡淡的说。

    每个字都不带感情,就是在称述一个事实。

    听见这个,庄娴和阮海正的脸色都变了,但是庄娴还怀着一丝希望说道,“霍总,您都说那人是地痞无赖,他的话能信吗?我们怎么可能和他这种人有瓜葛?”

    “庄阿姨,我们这证据确凿,有些事情不是您不承认,就不是事实。”

    “霍总,我家薇薇真的是被冤枉的。”

    “二位,我今天来,是和张警官谈另外一个案子,也和阮月薇有关,你们要听吗?”

    霍司承见庄娴和阮月薇一个套路,证据确凿也不承认,就耗着,也没有了耐性。

    “什么?”

    一旁的阮海正看见霍司承黑眸里透着一丝不耐烦,就知道他已经没有耐心跟庄娴说什么了。

    “张警官,你说一说,几年前,我太太一行人上山拜佛,被车撞了的那个事情吧。”

    听霍司承一说,马上提醒了庄娴,她迅速说,“是啊,霍总,当年我们薇薇还救过霍太太,这回就算将功补过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