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22章 就当我们没生过这个女儿
    一听这个,霍司承和张警官都忍不住一乐。

    “将功补过?这位女士,您还是听完吧。”

    张警官先开口。

    “怎么?这件事情你们不会也不想认了吧?我加薇薇好好的姑娘,就是为了救楚千千才把腿伤了,还一度得了抑郁症,她都在这么惨了,你们不会说翻脸就翻脸吧。”

    庄娴看二人这样,马上就不爽了。

    但阮海正不一样,他看见霍司承和张警官的态度,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拉着庄娴小声说,“你听他们说完。”

    “海正你怎么也这样?女儿现在这样,当年救人的事情却也不能不算啊!”

    庄娴是没有反应过来的。

    “女士,当年那个案子的司机前阵子我们已经找到了,而且也把他抓来了,他对自己当年做的事情供认不讳。”

    听见张警官这么说,庄娴的表情轻松不少,一副得了理的样子,“我就说嘛,这件事情薇薇是出于好心……”

    “他承认当年是阮月薇买通他去装楚千千,但是因为力道没有控制好,才会将阮月薇的腿给压断。”

    不等庄娴把话说完,张警官就把自己的话说完了。

    听见这个,庄娴和阮海正脸色都变了。

    “不可能!”庄娴往前走了一步,她想去看张警官手里的记录里写了什么,“我加薇薇不是那种人,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

    “庄阿姨,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

    霍司承看庄娴这么激动,知道她此时根本不可能相信这个事实。

    “这个司机银行卡上有一笔钱,是来自阮月薇的卡,而这比钱转账时间,也正好在出事时间前几天。”

    “那又如何?也许他们,他们根本就是提前认识,是巧合!”

    庄娴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心虚了。

    但是她还是不信阮月薇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在她看来阮月薇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些事情?

    “而且有路人证实,在出事的三天前,阮月薇去寺庙门口和那个司机接触过。”

    张警官继续说。

    庄娴见他们表情的笃定,和阮海正在一旁不做声,就知道他们都给阮月薇定了罪。

    可她是做母亲的,她如果都不帮阮月薇,就没人了,庄娴壮着胆子,指着霍司承说,“你们谁能说,这不是你霍司承为了公报私仇,故意逼迫那个司机这么说的?”

    她这么一说,霍司承也是没想到。

    “所有证据都在这里,没想到庄阿姨您还想反咬一口。”

    霍司承笑着摇了摇头,表情淡定从容。

    “反咬一口?我看你就是想用钱,让他们都招认,好让我家薇薇坐牢。”

    庄娴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你为楚千千报仇。”

    “为她报仇?”

    “对,同时打击我们阮氏,肖峰死了,这个司机这样,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不是霍司承找人让他们做假证的?”

    庄娴越说,越觉得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

    不过,不得不说,庄娴这一招倒是很有效,至少有效拖延了时间。

    如果要证明这个,确实需要重新搜集证据。

    不过张警官是相信霍司承的,他只能说,“我们会重新搜集证据,以及使用测谎仪等,证明司机并没有说谎。”

    听见这个,霍司承凉薄的唇角勾了勾,他斜眼看了下一旁的庄娴,开口,“呵,庄阿姨可真是高看你们阮氏,我打击阮氏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你说是吧,阮总。”

    听见霍司承这么说,阮海正脸色大变!

    “行了,你闹够没有!快别丢人现眼了,走吧!”

    现在的天辰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阮海正明白霍司承话中的意思,他赶紧拉着庄娴走。

    “我不走!我……”

    “啪!”

    不等庄娴把话说完,阮海正一巴掌就抽在庄娴的脸上,庄娴一个没站稳,直接往桌子上倒去。

    阮海正也不管不顾,拖着她就往外走。

    警局里只留下女人的一串哭喊声。

    等阮海正把庄娴拖到车里,庄娴捂着脸大哭,“阮海正,我要和你离婚!”

    “离!快离!谁不离谁是王八蛋,你知道吗,你刚那句话是要害死阮氏!”

    阮海正刚才那一巴掌是冲动,是打给霍司承看的,他这会出来多多少少有些后悔。

    “什么意思?他们凭什么说薇薇做过那些事情?”

    庄娴不服气。

    “首先,你知道现在的天辰什么情况吗?霍司承想搞我抬抬手就可以了,还需要这样?第二,上次那个事情,确实是咱女儿自己弄的!”

    一听阮海正这么说,庄娴脸色突变,“你,你什么意思?你也相信他们是不是?你也不相信薇薇?”

    “当年出了车祸,我是怀疑别人要杀薇薇,就要深追究的,可薇薇主动要求私了,而且只要了十几万块钱,你说咱家缺这十几万吗?我逼问下,薇薇才给我说了实情!”

    阮海正手拍了一下膝盖,长出一口气。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出事后,阮海正一直很淡定,他甚至相信阮月薇做得出这种事情。

    就是上次之后,他发现,女儿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了。

    “骗人……”

    “真的!所以这个事情就别管了,咱们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

    阮海正说着,启动车辆。

    听男人这么说,庄娴只觉得头皮发麻,她一只手搭在阮海正的胳膊上,怔怔的问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说,就当我们没生过这个女儿!”

    阮海正这次说的斩钉截铁。

    他是生意人,在他的眼里,阮月薇可以说是一个弃子了,如果再多做留恋只会危害阮氏。

    “她是咱们的女儿啊!”

    “那又如何?我阮氏几千员工,我要为她一个人让阮氏倒闭,让这几千个家庭吃不上饭吗?”

    阮海正义正言辞的拿出企业家的责任那一套,来跟庄娴说。

    “可是你忍心让女儿坐牢吗?”

    “这不都是他自己做的选择吗?”

    一听阮海正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了,庄娴就泣不成声,她一个女人,相帮阮月薇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