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33章 打小三(月票加更)
    当审PAN员宣读完判/决书后,阮月薇马上就说,“我不服!我要上诉!我什么都没有做,不是我做的!”

    她说的时候非常激动,手拼命拍打着栏杆!

    “是啊,我们要上诉!”庄娴见女儿这样也哭了起来,“我家薇薇从小就懂事,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就是霍司承财大气粗,故意整我们。”

    “行了!”一直在旁边站着一语不发的阮海正,这次终于开口了,“居然判了,你就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点出来。”

    一家之主阮海正都说这个话了,一旁的庄娴更是哭的厉害,她狠狠的推了一把阮海正,“你凭什么这么说!这件事情都是我在做,你什么也不管,现在倒好女儿都要判刑了你还这么说!”

    “爸,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坐牢,你给我请最好的律师好不好?我不要坐牢。”

    阮月薇在里面也哭的泣不成声。

    “这怪谁?这还不是你溺爱的结果?当年出事我就让薇薇去自首,你们说的什么?说如果自首这就是人生的污点!”

    阮海正看着庄娴,脸上的表情带着埋怨和不满。

    当初阮月薇刚出师,阮海正第一反应就是去自首,他当时想着,先自首,之后他找找人至少给阮月薇弄个缓刑,也不用坐牢。

    “怪我?你居然怪我?这是我女儿不是你女儿吗?有你这样当爹的吗?让女儿坐牢!”

    庄娴两只手拉着阮海正推个不停,脸上更是眼睛鼻涕一起流。

    完全不顾形象。

    见他们在这吵吵闹闹,审PAN员直接离开。

    一旁看守所的人也大声喝道,“要哭要闹就回家闹,这里是看守所!”

    “行了,走吧。”

    阮海正听见别人这么说,知道这个事情不可逆转,也不想多花时间,转身就走。

    庄娴死死的拉住他,“你今天如果不说救女儿,那我就跟你离婚!”

    “离婚?”一听这个,阮海正转头看着庄娴,“怎么?你离婚是打算跟你那个律师小白脸好?”

    其实,阮海正早就知道江逸的存在,也找人调查过江逸的底细。

    上流社会圈子就那么小一点点,阮海正根本不费力就把江逸的老底都给掀了。

    一听阮海正这么说,庄娴的脸上马上有些发白,“你说什么呢?我找江逸是因为别人都不肯接这个案子,我是没办法了!”

    “是吗?但是你前后一共给了他二百万的律师费,连输了还给他五十万,这个价格我就不信没有更好的律师肯帮你?”

    阮海正看着庄娴,表情满满都是看透。

    之前他是看在阮月薇打官司的节骨眼上,没有跟庄娴挑明,却没想到庄娴现在居然跟他提离婚。

    “我……”庄娴往后推了两步,艰难解释,“我不知道律师费应该是多少,我又没打过官司,如果你觉得多,我去要回来啊。”

    她虽然不知道,但是因为江逸会演,庄娴给他的钱确实超过了正常的律师费。

    其中的原因,庄娴自己心里非常明白。

    但如果说她从江逸身上得到了什么好处?那可真的是没有。

    “行了,薇薇这时我不帮了,让她自己在里面好好反省一下吧,如果你想离婚,明天我把离婚协议给你。”

    阮海正说完直接扭头走人。

    阮月薇都看傻了,自己坐牢了,父亲不但不管还要跟母亲离婚。

    庄娴瘫在那里,想着自己是在看守所里,赶紧擦了擦眼泪,对阮月薇说,“薇薇你别怕,妈妈一定会救你的,一定不会让你在里面呆太久的。”

    她说完,就赶紧去追阮海正了。

    庄娴不傻,虽然她和江逸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但是阮海正如果想做什么,肯定有办法让她净身出户。

    她一直是全职太太,没有什么本事,如果就这么走了,怕是根本没有办法养活自己。

    “老公!”庄娴出来时看见阮海正已经准备上车了,她马上跟了上去,也坐到了后座上。

    “说吧,你给那个律师给了多少钱?”

    等庄娴一上车,阮海正马上问。

    “什么……我就给了那些律师费,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就要回来,反正官司失败了,我也有理由要的。”

    庄娴坐在后面,紧张的解释。

    她知道,虽然江逸那种小白脸能得了她的心,但她现在安稳的生活更加重要。

    “不用,你让他来见见我。”

    “为什么?”

    听阮海正要见江逸,庄娴的心一下子有点虚。

    她其实后来也查过了,江逸那个律师证是假的,她很怕阮海正怀疑她和江逸有什么。

    “你让他明天一早到我办公室来。”

    阮海正没有回答庄娴的问题,而是直接说了要求。

    等车到阮氏门口,阮海正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

    翌日一早,江逸得到了庄娴的消息,不得不去阮氏见阮海正。

    虽然他一万个不愿意,拿人手短,那些钱他可不愿意吐出来。

    江逸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带了个平光眼镜,倒是把他那小白脸的气息遮掩了一下。

    他一路上去,从前台到阮氏员工,甚至高级主管,都对他侧目,甚至人上来问他要电话。

    “叩叩叩。”

    江逸一路到了阮海正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

    “江律师,我们阮总在开会,您去会客厅等一下吧。”

    江逸刚敲门,阮海正的一个秘书就马上过来为他指路。

    “好,谢谢。”

    听秘书说阮海正不在,江逸也就顺着秘书指的方向,进了一间会客厅。

    只是……他刚进去,就听见“咔嗒”一声!

    门被反锁了!

    江逸瞬间就觉得大事不妙!但是这里是二十几层,窗户外面是百米高楼,如果这么跳下去必死无疑!

    门是唯一的出路!

    “啪啪啪!”

    江逸拼命拍着门,大喊,“有人吗?”

    外面无人应答。

    不多时,江逸透过磨砂的玻璃门看见外面出现了一片黑,大概有三四个人的轮廓在门口晃动!

    江逸好像明白了什么,毕竟做这种事情江逸很有经验。

    一般男人都忍不了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有一些没本事的男人喜欢打老婆,而有一些男人则是……

    打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