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35章 不能让她骑到我头上
    “你知道了?”

    霍司承对方莲凤知道这件事情有些意外。

    这个事情不是公开审/判的,按理来说外人是不知道的。

    “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A市咱们这个圈子就这么小,宣/判那天就有人给我说了。”

    方莲凤把手机放在一旁,不好的心情都写在脸上。

    “事情过去就算了。”

    楚千千看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忍不住开口。

    “嗯,你养好身体出院就可以了,这些事情既然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霍司承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阮月薇已经被判刑,也开始了自己的牢狱生活,为自己曾经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再去追究什么都变得没有意义了。

    “不提?”方莲凤坐在发愣,“你说说,月……阮月薇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搞错了?”

    方莲凤对阮月薇的好感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不见。

    她还是忍不住叫阮月薇为月薇。

    “这件事情我的人查的非常清楚,而且当年的录音也有,阮月薇既然会配合沃森集团来坑我,会害千千,她小时候会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也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要判阮月薇,又把当年车祸的卷宗拿了出来,里面都写的十分清楚。

    楚家何是被同一辆车反复碾压,也就是说阮月薇怕楚家何死不了,而前后押。

    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可以看得出她的心残忍到了一定的境界。

    不过这件事情,霍司承没有给楚千千说,怕她受不了打击。

    迄今为止楚千千依然一位阮月薇是因为逃逸,楚家何才死亡的。

    “那她明明是阮氏千金,根本不需要做这些,而且她以前对我……”

    “方阿姨,阮月薇当时轧死我父亲肇事逃逸,为什么您就不肯相信她是坏人,我父亲就是被她害死的,死的这么无辜。”

    楚千千在一旁听方莲凤一直说阮月薇好,她有点忍不住了。

    在楚千千看来,阮月薇真的是坏到极致,她一次又一次的算计自己,算计霍司承,甚至利用阮月薇来让霍司承为难。

    这所有的一切,她本来都是该付出代价的。

    “我也没说什么,你父亲都死这么多年了,可阮月薇还活着,她还年轻……”

    方莲凤根本就转不过这个弯。

    “妈。”霍司承看得出楚千千和方莲凤之间又起了火药味,帮楚千千说道,“如果当年天辰因为阮月薇的算计倒了,你说现在会怎么样?”

    “怎么会……”

    “怎么会?天辰之所以会不倒,就是因为千千去找的祝氏,去找的沃森集团的里奥,不然现在A市就不会有天辰,而你恐怕连房子都没得住,更别提你那些包,衣服,鞋了。”

    霍司承直接找到了方莲凤最在意的地方,对她说。

    “儿子你这么厉害,天辰在你手里不会倒的。”

    方莲凤说着话时有些心虚。

    “不会?如果没有千千上次帮我,天辰早就不复存在了,而那一些只是因为阮月薇的一己私利,如果你现在睡在天桥底下,吃不饱穿不暖,你还会为阮月薇说话吗?”

    霍司承做的最好的,就是在楚千千和方莲凤起冲突时,他不会任其发展,而是站在楚千千这边,让方莲凤知道她是错的。

    听见这个,方莲凤才有些郁闷。

    是啊,她其实不图什么就想要过好日子,如果天辰倒了,霍乾那边的公司也会受到牵连,虽然不至于像霍司承说的那样去住天桥。

    但现在的日子肯定都没了,还会遭人笑话。

    “行了,我知道了,判了就判了吧,她这个事情就过去了,不提了。”

    方莲凤不可能认错,但是她也知道阮月薇并不适合做自己的儿媳妇。

    “嗯,那你就好好保重身体,如果需要什么就跟佣人说。”

    霍司承怕楚千千在这多呆生气,就想着带她离开。

    楚千千站在他身边一语未发。

    方莲凤看着楚千千已经显怀的肚子,没有说再见,而是问她,“你最近有去做孕检吗?”

    “我?有。”

    楚千千点头。

    “认真查着点,这个孩子不能有差错,不认我可不让你进门。”

    方莲凤看着楚千千的肚子,声线扬起,却不带攻击性。

    楚千千搞不清楚方莲凤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才这样,还是已经打算接受她了。

    “她进不进门不需要你同意。”霍司承见方莲凤还是用这个态度压着楚千千,非常不高兴,“我奶奶当年可是从来没有给你过不好的脸色,你现在如果这样对千千,那我以后也不会再来看你的。”

    当年霍奶奶在世时,即便霍清,霍湘都看不上方莲凤,霍奶奶都没说个不字。

    也真是如此方莲凤才能安安稳稳的在霍家呆着。

    “我让她好好保胎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方莲凤其实这会被儿子当着儿媳的面训,很是挂不住。

    “算了,司承,我去下洗手间,你们聊吧,别吵了。”

    楚千千不希望霍司承因为自己和方莲凤一闹再闹,明明屋里有洗手间,她去舍近求远去了外面。

    等楚千千一走,方莲凤马上就软了,“儿子,你怎么这样跟妈说话,我如果现在不立了威,以后她还不骑到我头上来,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千千根本就不是那种人,你看看你之前怎么对她的,她今天还是提出来来看你,如果你不想好好的,那我也没办法。”

    霍司承双手插在口袋里。

    “行了,好好的,好好的行了吧!”方莲凤软了下来,“只要她把孩子好好生下来,为咱们家多添人丁,以前的事情就……就当我错了。”

    其实,方莲凤心里还有一桩事情她没有说。

    霍乾出轨的事情方莲凤心里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身为夫妻虽然他们分居两地,没感情,出轨也是很正常的。

    方莲凤明白,她和霍乾这样,如果再和儿子不好,那以后有点啥事真的没个靠的了。

    “嗯,还有,我要给你说一下当年车祸的真相……”

    霍司承为了让方莲凤知道阮月薇是什么人,将当年阮月薇车祸看见楚家何没死,反复碾压的事情,一点都不保留,甚至带着一些夸张性质的全部转达给方莲凤。

    方莲凤坐在床上听着,脸色发白。

    她怎么可能相信,阮月薇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