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47章 何不放自己一条生路
    “好,那我过几天等他晚上值班的时候就抽空过来,反正你一直在这对吧?我尽量多来,直到碰到他为止。”

    林希觉得事情搞定了,就打算走。

    “唉,你这就走?”

    江逸看事情谈好,林希把手上的手机扔到包里,就知道她是要走的。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林希了,这次好不容易见到,自然不希望林希走。

    “对啊,今天傅海青不在,他明天在,我明天下午来。”

    林希虽然和傅海青交往不久,但是对傅海青哪天上班了如指掌。

    江逸就这么看着林希提包出去走到门口,赶紧大喊,“别走,你陪我一会啊,我给你唱歌,给你讲笑话啊,啊……”

    一个激动,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砰!”

    “疼疼疼!”

    林希出门,就听见非常大的响声,不用想也知道,是江逸从床上掉下来了。

    “林希,救命啊。”

    江逸知道林希没有走远,在里面大喊。

    可他没想到的是,林希连头都没有回,直接提包走人,到了护士站的时候,给现在在上班的护士说道,“009号床的病人从床上掉下来了,你去看一下。”

    说完扭头就走。

    江逸本来一直抱着幻想,认为林希肯定会回来。

    以他平时对女人的了解,见他这种帅哥有难,女人们肯定都会出手相救的。

    他就这么在地上躺着,听见脚步声走远,不一会又有脚步声接近。

    而且脚步声很是混乱,一听就不止一个人,江逸躺在地上,做出痛苦的样子自恋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是帮我叫护士了吧?我原谅你。”

    “江律师,你,你怎么这样了?”

    “这位女士请你让一让,我们需要把病人抬到床上。”

    江逸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装痛苦脸时一共听见两个声音。

    一个是庄娴,一个就是护士。

    江逸心情顿时陷入绝望,在心里暗暗服气,‘林希,你还真是一朵奇葩,去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很快他被两个医生用架子抬到床上。

    “这么宽个床,你怎么掉地下了?”

    医生把他放到床上后,一边给江逸检查各个部位,一边问他。

    这里是私立医院,虽然患者不是睡的那种双人大床,但也是一米二的床,比起普通医院那种80的床大出不少。

    “我啊……”江逸撩起眼皮看了看身边满脸担忧的庄娴,说道,“我就是做梦了,我本来睡觉就不老实。”

    他当然不能提林希了。

    江逸知道,在一个女人面前不能提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是基本中的基本。

    “行了,没啥问题,你们聊吧。”

    医生给江逸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才出去。

    等医生出去,庄娴坐在一旁看着江逸问道,“你刚说……谁舍不得你?”

    果然!庄娴还是听见了。

    “啊哈?我刚说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江逸将唯一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手神奇来,挠了挠脑袋。

    装傻。

    “是吗?”

    “当然了,庄阿姨,你今天怎么来了,是霍司承确定要告你女儿了吗?”

    江逸马上岔开话题,这个话题不能深究,男人的谎言撒得再好都没用,毕竟女人都是侦探。

    “对。”庄娴听江逸问到这个,脸上马上又挂着忧伤的表情,“霍司承真是要逼死我家薇薇,他真的起诉了,而且这次是拿着录音,算是薇薇直接坐实了这个事情,我问了几个律师,他们都拒绝给我打官司。”

    庄娴明明知道江逸可能是假律师,可是她这次还是希望江逸帮她。

    毕竟上次,庄娴发现虽然江逸一知半解,但是他身后还是有高人的,多多少少可以帮得上忙。

    “庄阿姨,不是我不想帮你,你看我这样……”

    江逸面前抬了抬自己被固定着的右手,又抬了抬自己缠着绷带的脚,最后又用左手指了指脸。

    他如果这样出庭,怕会成为笑话。

    “那我怎么办……上次官司败诉之后,现在大家听见是我找律师,都不愿意见。”

    庄娴说着,眼眶又有些湿润。

    她心疼阮月薇。

    江逸看着她这样,说道,“庄阿姨,其实这件事情是你女儿自己惹的事情,还需要你给她收拾烂摊子……”

    他想说,要不然就别管了。

    “可她是我女儿啊,如果是个阿猫阿狗我就不管了,可她是个活生生的人。”

    “你老公都不管,你一个女人,又一直没有抛头露面,我上次也说了,如果是你一个人这个官司就算可以打,也很难赢。”

    江逸说话时不忘阮海正交代的任务。

    “可他就是不管,我有什么办法。”

    庄娴说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江逸看着她哭很是心烦,却依然耐着性子,“庄阿姨,要不你跟你女儿聊一聊,也许她说出真相,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现在阮月薇已经开始服刑,家人已经可以探视了。

    “唉,好,我是打算去看看她,给她送点东西,也打点一下,别让她在狱里过的太苦。”

    “那,你老公要去吗?”

    “他……他肯定不去。”

    江逸知道这个是很好的时机,马上说道,“那这还算老公吗?这样的老公要了和没要有什么区别,我真替你不值,你一个人为女儿这么辛苦的奔波,他都不闻不问。”

    “是啊……”庄娴并不知道江逸的目的,听他这么说只觉得说到自己心坎里,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真的是太命苦了,当初年轻真是看走眼了……”

    她变说边哭,一下子把妆都哭花了。

    江逸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如果他说一句稍微过一点的话,庄娴肯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跟阮海正离婚。

    那样他和阮海正之间的交易就结束了。

    他也可以堂堂正正的去追林希了!

    想到这个,江逸把自己的说辞在心里倒腾了七八遍,才说,“庄阿姨,其实你不算太老,而且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还有很多好男人,你为何不放自己一条生路。”

    江逸这句话说的柔情似水,他没提自己,却足以让庄娴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