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48章 他都满足你了什么?
    “放自己一条生路?”

    庄娴抬头,眼睛看向江逸,自以为自己读懂了男人眼中的意思。

    “是啊,等你走出来就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很广阔,你可以去旅游,去结交新的朋友,过新的人生。”

    江逸看着庄娴那满是深情的眼神,知道自己成功做到让她误会的意思。

    但是他也赶紧把话说的更模糊,万一以后庄娴赖上他,他也可以解释。

    “你说的对!”

    庄娴点头。

    她坐在那里看着床上躺着的,比阮月薇还小好几岁的江逸,心里翻腾了几翻。

    庄娴一直觉得自己成熟,高雅,她努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有品位的女人,她也一直相信这样的自己是有魅力的。

    这会面对江逸,她甚至觉得江逸是臣服于自己的。

    “嗯,庄阿姨,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支持你的。”江逸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对了,我有朋友是做私导的,我可以把他介绍给你,你去哪里玩他都可以全程陪同,并且做你的翻译和向导。”

    “好。”

    庄娴看着江逸,觉得自己本来已经一团糟的人生,突然看见了新的希望。

    “庄阿姨,我有点累了,我先继续睡了。”

    江逸知道,自己该说的也说了,剩下的就要靠庄娴自己去做思想斗争了。

    当然,他也不想看见这张老脸了,就赶紧找了个借口赶她走。

    “好的好的,那你休息,我计划一下明天去见阮月薇。”

    庄娴临走的时候,还贴心的帮江逸盖了一下被子。

    ——

    庄娴第二天就去探视阮月薇。

    这次出来的阮月薇头发比上次更短了,但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要比之前好了。

    “有事吗?”

    阮月薇出来拿着电话跟庄娴讲话,她完全是冷着脸,表情漠然的厉害。

    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来探视她一样。

    “薇薇,是妈妈,你在里面过的好吗?”

    庄娴看着阮月薇,心疼的不得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当年的大小姐现在是阶下囚,这种落差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受不了,更何况阮月薇本人。

    “我很好,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阮月薇说话时,声音也变得不一样了,她以前总喜欢捏着一点嗓子说话,那样说话的她声音很柔和,非常好听。

    可她现在说话声音有些粗,不如以前好听却很真实。

    “薇薇,我只你说的是气话,这次霍司承又要起诉你,他还拿着你在医院的录音,妈妈想找个律师给你打官司,可都没有人敢接这个……”

    “不用打了,我不需要打,不就是无期嘛,我都已经被判了16年了,也不差这四年。”

    不等庄娴把话说完,阮月薇就直接将她的话打断。

    “薇薇你怎么这么说,四年也是青春啊。”

    “青春?我的青春早就在轧死楚千千她爸的时候被葬送了,我的清纯从那一刻起就活在噩梦里!”

    阮月薇拿着电话,怒吼!

    “什么……”

    “你知道吗?我刚去国外留学的时候,做过多少可怕的梦,我每天晚上都能梦见楚家何那张脸,看见他用期盼的眼神对我说‘救我’。

    后来好不容易不做梦了,可我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呆着,我必须去酒吧派对这种人多的地方,晚上睡觉我都是开着灯的,我怕楚家何来找我!

    我用了多少年的时间终于逃脱了厄运,可突然有一天我知道楚千千的父亲就是楚家何,那个噩梦又回来了!你前阵子不是总问我为什么睡觉不关灯吗?因为我怕做噩梦!”

    阮月薇拿着电话,非常用力的控诉!

    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做了亏心事后,内心被恐惧吞噬。

    这才是她恨楚千千的地方,楚家何已经击垮了阮月薇的意志,楚千千又抢走她爱的人!

    “怎么会这样,女儿,那个事情不怪你啊,你还太小,一时慌神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不要怪自己,要怪就怪妈妈,是妈妈给你买的车。”

    庄娴看着阮月薇双眼瞪得很大,也kin为短发,她的样子有些狰狞恐怖,吓了一跳。

    以前那个端庄美丽的阮月薇去哪了?

    现在里面坐着的这个,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庄娴听着阮月薇内心被谴责,她此时还是想为阮月薇开脱,她依然觉得这不是阮月薇的错。

    如果要怪,就怪自己。

    “是啊,是你的错!我逃逸了,我去在好慕亦非顶包,慕亦非拒绝我后我就清醒了,我去找你,可是你还是提议让肖峰替我顶包!如果不找肖峰,我去自首,我爸完全可以给我弄缓期执行!”

    缓期执行后来阮月薇查了,如果判2年缓期2年就不用坐牢,只要定期去警局报道就可以了。

    可当初她年轻,她是法盲她不知道。

    她以为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坐牢,她不要坐牢。

    而且那时候庄娴也拼命护着她,告诉她,她不能坐牢。

    阮月薇后来在监狱里想了很多,她突然觉得,这一切确实是庄娴的错!

    “可你一个女孩子,有个记录以后别人都会知道的,妈妈是为了保护你啊。”

    “是啊,你为了保护我,现在我马上要被判无期了,你却被一个假律师骗的团团转!”

    假律师!

    庄娴知道,阮月薇说的是江逸。

    “他不是假律师。”

    “不是?”阮月薇看庄娴还被江逸骗着,冷笑,“你知道第二次开庭的时候,为什么之前都很顺利吗?你以为那个主意是他想到的?”

    “不是吗?”

    “那个假律师之前带了一个女人来,说那个女人是他的助理,可在说话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女的才是律师,你请的那个就是骗子!”

    阮月薇看人还是很准的,她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江逸的身份!

    可,这会庄娴已经不自知的陷进去了,根本不愿意听阮月薇说这个。

    “薇薇,他是在全A市律师都不愿意帮妈妈的时候,唯一一个愿意帮我的,我这么努力的帮你,你不能这么说我。”

    “说你?你是觉得我说他了吧?”阮月薇这么精明的人,就算不调查她也看得出江逸是干什么的,她把脸一下子贴到玻璃墙上,一双眼睛盯着庄娴,一字一句的问她——

    “你说吧,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上过床了吗?是不是我爸没满足你的,他都满足你了?”

    阮月薇的问题非常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