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58章 不能剧烈运动
    “是这样?”

    林皓一听这个,有些惊讶。

    “是的,肇事司机都被警察带走了,所以你们劝一劝,了解下情况两家好好谈谈吧。”

    刘医生看着那边两个女人越吵越凶,眼看着就要上手了,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生怕她们在这打起来,又多两个病患。

    林皓听见这个赶紧转身去拉自己老婆,“算了。”

    “林皓?希希不是你女儿是吗?她现在被人家骗着把肝都捐了,别人都不念她的好。”

    杜丽宁本来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可这会尹高兰和傅兴然的态度,让她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宝贝女儿少了肝叶,虽然她不太懂少了肝叶的影响,但毕竟是人体器官,哪个都一样重要。

    “不是不是。”林皓靠近杜丽宁的耳朵,小声说,“他们儿子是为了救希希才被车撞的,如果不是他们儿子,现在出事的就是希希了。”

    “是这样?”

    杜丽宁有些意外。

    “走吧,去看希希吧。”

    林皓拉着杜丽宁就走。

    ——

    林皓和杜丽宁只是在第一天来过,之后就安排了一个佣人,一直在林希病房陪她。

    林希在确定刀口长好的第三天,她就可以下地了,因为她和傅海青的情况不一样,她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披着一件外套去傅海青的病房。

    一进去,就看见傅海青坐在床上,给一旁的一个医生讲东西。

    林希站在后面等了一会,傅海青还没讲完,她就忍不住抱怨道,“工作狂。”

    听到这声,病房里的两个人才注意到身后站了一个人。

    “你怎么下地了?医生同意了吗?你这才几天?”

    傅海青一看林希就这么披着一件外套就过来了,紧张的不得了,却忘记了自己的情况比较严重。

    “医生说可以了啊。”林希歪着脑袋走到傅海青床边坐下,一旁来问事情的医生连忙拿着东西出去。

    “医生说了?你这才三天吧,最好是三至七天才下床,你这样不行。”

    傅海青念念叨叨,其实如果是别对比病人,三天下床他也不过是嘱咐几句,可换了林希就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还有吗?”

    林希又往傅海青旁边坐了坐,问他。

    “你要注意……”

    “可我想你。”

    林希不等男人说下去,就马上开口,说完她微微俯身,薄唇在男人的唇上蜻蜓点水停留了一下。

    这一个猝不及防的吻,让本来想说林希的傅海青,居然微微有些脸红。

    “那你就搬到这个病房来。”

    傅海青一边说,一只手臂微微支起身子,另一只手将要躲开的女人揽到自己身前,反客为主,将女人的唇封个彻底,却没有肆意掠夺,而是一点点侵占,让这个久别重逢的吻更加长久。

    “唔……”

    林希根本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傅海青居然这么主动,她只是反应了一下,就将用胳膊劝住男人的脖子,还以深吻。

    病房里暧昧的气氛渲染开来。

    在一切都变得刚刚好的时候,傅海青突然将林希推开,“可以停了。”

    “嗯?”

    林希偏头,看见男人纯棉质地的条纹睡裤微微支起帐篷,就秒懂了!

    她的脸迅速窜红,自己也赶紧站了起来。

    “你搬到这里来。”傅海青指着旁边的空地,“我一会给他们说,今天开始你在这里,我看着你,免得你乱吃东西,剧烈运动。”

    傅海青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伤员,都不能剧烈运动。

    “我才不会剧烈运动好吗?”

    “从你的病房走到我的病房也算剧烈运动。”

    “这哪里算?”

    “我说算就算。”傅海青说话时身体微微向一旁挪了挪,“你坐这里,我让他们挪床。”

    他说着就按了一旁的求助按钮。

    整个医院都知道这个病房里住的是股东傅海青,他的按钮一亮,护士站那边,马上就有护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过来。

    “傅医生,有事情吗?”

    护士站在门口一边喘气一边说问。

    “把她的床拉过来放这里。”傅海青的大掌一直拉着林希的手没有松开,即使是跟护士说话也是如此。

    “好的。”

    护士会了意,马上去办。

    这里的床都是那种带轮子的,只要把锁打开,是可以随意移动的,不一会林希的床,包括那边其他行李就直接被搬到傅海青这边。

    林家给林希找的佣人这会也跑了过来。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看东西都被搬走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呢,可当她站在傅海青的病房门口,看着林希正坐在傅海青的床边,二人又说有笑。

    “没事,你回去吧,告诉我妈我这边没事了,不需要佣人了。”

    她和傅海青分开好几个月了,现在要重新回到二人世界,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任何电灯泡来打扰。

    “要不您给夫人说吧,我怕她以为我没做好。”

    小佣人满脸委屈,她哪里知道自己被视为电灯泡,全然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林希要把她赶走。

    “那我一会就打,你先回去吧。”

    林希挥了挥手,也不了解佣人的这些心思。

    傅海青躺在那里,看着林希摆着自己的东西,他想帮忙却不行,他刚做完手术,前几天最重要,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

    “林希,小刘把情况都给我说了,谢谢你把肝叶给我。”

    傅海青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说,她也不知道除了谢谢,自己能说什么。

    可这句话又偏偏见外的很。

    林希听了,停下手上的动作假装生气,“谢什么?说谢谢要给钱的,以后一句一万块。”

    “啊?”

    傅海青完全不知道林希这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再说了,我帮你也不是白帮的,我也有收获。”林希把手上的面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虽然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任性,可她还是说道——

    “傅海青,咱们一辈子都别结婚了行吗?我喜欢你,可我不喜欢你妈,我不想去讨好她。”

    她在林家就是大小姐,别人都让着她,在公司也是如此。

    所以,她不要在傅海青家受罪,不要去看尹高兰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