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3章 我们离婚吧
    “慕先生。”季蓝青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马上敏感的站了起来。

    门被打开,浓重的酒气也随之席卷而来。

    “你,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季蓝青看见一进来就东倒西歪的慕亦非,赶紧上去去扶他。

    “呵,你叫我回来,干嘛?”

    慕亦非说话时,满口酒气,吐字不清,因为喝醉了身体也变得沉重,见季蓝青来扶她,他也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体重全部压在女人身上。

    “等一下再说吧,我先帮你把衣服换了吧。”

    季蓝青知道,这样,他们也没法谈话。

    她用尽所有力气将慕亦非扶到主卧,将他扔到床上,然后,开始为他解衬衣的扣子。

    主卧的台灯亮着,橘色的灯光下,男人衬衫上三四种颜色的口红交织在一起,浓郁的香水味也扑鼻而来。

    季蓝青一边帮他解扣子,一边莫名觉得委屈,明明就是自己的老公,他身上满满都是其他女人的气息,自己却连一句抱怨都说不出口。

    慕亦非感觉到季蓝青在干什么,他睁开眼睛看见一滴泪水正顺着女人的脸颊滑落。

    心情,顿时莫名烦躁!

    “哭什么?怪我疼别的女人没疼你?”

    慕亦非根本没有想季蓝青在想什么,他一抬手,拽住季蓝青的胳膊,将她拽到床上,之后,自己一个翻身跨腿。

    将女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啊?”

    “来,老公疼你。”慕亦非说着,将自己的衬衫粗暴脱掉,男人紧致的肌肉露了出来。

    “不……慕先生,我们谈谈好吗?”

    “谈?都在床上了,衣服都脱了,你现在跟我说要谈谈不觉得太晚了?”慕亦非伸手摸到女人胳膊下的拉链头,边拉边说,“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欲求不满?没事,我满足你。”

    “不是……慕先生,你,你是不记得我了吗?”

    明明知道现在慕亦非喝的烂醉如泥,季蓝青也想告诉他,她是谁。

    她幻想着慕亦非知道自己是谁了,也许态度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喝多了?别怕,喝再多,我都记得你是那个季家为了坑我钱,硬塞给我的那个女人。”慕亦非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话刺伤季蓝青。

    “不是……”季蓝青没想到慕亦非会这么说,“我是小哑巴啊,你不记得了吗?十三年轻那个小哑巴。”

    此时,慕亦非已经熟练的将连衣裙剥离,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身下女人曼妙青涩的身姿,让他血脉膨胀。

    这会季蓝青提什么小哑巴,他也没空思考了,俯身说道,“小哑巴?我今天就治好你。”

    “不是的……唔……”

    不等季蓝青再说什么,男人的吻已经彻彻底底封住了她的唇。

    慕亦非很老练,他先是吻的很轻柔,用薄唇衔住女人的上嘴唇,一点点品尝,在她渐渐适应,甚至开始享受时,他再发动迅猛攻击,一点点抽尽女人口腔里的空气,让她完全被掌控在自己的节奏之中。

    在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想进行下一步,可,很快慕亦非就发现,很难……

    慕亦非抬起头,看着面前脸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的季蓝青,凤眸轻眯,“你是第一次?”

    “嗯……”季蓝青有些羞涩的点头。

    “呵。”慕亦非一听这个,不屑一笑,“为了骗点钱,你们季家还真是下血本。”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慕亦非还是继续之前的前戏,在很长时间之后,才一点点将她占有,又将她送到顶点。

    以前季蓝青总听朋友说第一次很疼,撕裂一样的疼,可她发现,她并不是这样……

    慕亦非高超的技巧,让她发现,原来和爱的人做这件事情,如此美妙。

    ——

    第二天,慕亦非因为醉宿的原因,醒的很晚。

    当他醒来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慕亦非躺在床上看着陌生的环境想了一会,才意识到这里是自己的婚房。

    只是他婚后,一次都没有来过。

    慕亦非看了一眼床上悬挂的表,已经快9点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房间里没有替换的衣服,要先回去换衣服。

    可,当慕亦非去沙发上拿衣服时,发现沙发上放着一套新的西服,衬衫,一旁的茶几上还放着一对黑曜石的袖扣,以及他西裤口袋里的东西。

    那套西服他从没有过,但是他喜欢的款式。

    慕亦非不由一愣,他快速穿好衣服。

    在系袖扣的时候,随便一扫,洁白床单上一抹玫红色的朱砂色格外刺眼。

    已经许久对女人都没有起太大/波澜的心,此时格外烦躁。

    他穿好衣服下楼,刚准备出门,就被身后的人叫住,“慕先生,吃一点早饭再走吧。”

    是季蓝青,虽然二人结婚这么久,她也一直叫他慕先生。

    不敢逾越。

    慕亦非转头,看着穿着他最不喜欢款式裙子的季蓝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

    “我这被子还没上过处女,既然你是,我允许你慕太太这个身份多留一阵子。”慕亦非喝了一口粥,顿了顿又说,“如果让我再查到你加拿你的名义借款,你就给我滚蛋。”

    身为夫妻,一方借款,夫妻不管离婚与否都必须共同偿还债务。

    也就是说,季家只要在婚内拿她的身份借钱,慕亦非就必须跟着还。

    听了他这么说,季蓝青心情非常忐忑,想着昨天李玉和季宁雪说的话,季蓝青知道,再借是早晚的。

    与其让人扫地出门,不如自己开口。

    她看着慕亦非一点点把碗里的粥喝完,小心翼翼的问,“需要再加一碗吗?”

    “好。”慕亦非几乎不假思索的说。

    他发现,季蓝青做的粥,咸淡正好,非常合他的口味。

    见他说好,季蓝青心情有些激动,赶紧拿过慕亦非的碗,去厨房为他又盛了一小碗。

    结婚两个月,今天恐怕是她最开心的一天了。

    慕亦非一点点把粥喝完,看了眼时间,起身刚要走,才被季蓝青拉住。

    “慕先生,我们……离婚吧。”

    季蓝青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像是压着千斤重量,快喘不过气来。

    可她知道就算再留恋,再不舍,为了慕亦非,她必须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