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7章 喜欢心思单纯的
    “我明明说我没事,等会出去,你为什么要开门?你故意的!”季蓝青怒吼。

    她的性格想向来不会大声说话,这会被慕亦非看见自己这副模样,肯定他会像曾经的人一样讨厌她,远离她。

    一想到这个,季蓝青心内又是不安,又是愤怒。

    “季蓝青你是不是疯了?你以为你这个鬼样子我们愿意看?”李玉一看自己宝贝女儿被砸了,心疼的不得了。

    “姐,对不起,我没听见你说的话,我不是故意的。”季宁雪被砸了,还不忘帮季蓝青说话。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每个看见季蓝青这副模样的人,都会吓得抱头鼠窜,这种事情在以前就发生过。

    “你是故意的,你给我吃辣是故意的,让我难堪也是故意的,我都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季宁雪一步步走向季蓝青,她的眸子里满满都是计谋得逞的得意,却带着哭腔说,“姐,对不起,你要打我,要骂我都可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姐夫看见你这个样子的。”

    “你滚开,滚开,滚开!”季蓝青一把推开季宁雪,看向她身后一直一动不动的慕亦非,“你是不是也要走?那你走吧,要离婚明天我就跟你去办。”

    季蓝青说着,就往外走,刚走到一直没有任何表现的慕亦非,突然抬手将往外冲的女人揽到自己怀里,低头,柔声问,“你这样,是需要去医院吗?”

    男人的凤眸看着她,很坚定,也没有闪躲?

    季宁雪一愣,“姐夫,你,你不害怕吗?”

    季蓝青也难以置信,她连忙用袖子无助半边脸,说,“不用,我吃药就可以了。”

    “家里有药。”一直站在一旁的陈姨,赶紧跑去厨房里拿出一盒药。

    李玉没想到家里居然还有药,满脸不爽的问,“这药还能吃吗?是不是过期了?”

    “能吃,能吃,上一瓶过期了,我才买的,就是怕大小姐回家的时候犯病。”陈姨回答了李玉的质疑,又将一杯温水和药片送到季蓝青的手上,“大小姐,先把药吃了吧,”

    季蓝青看着眼前的药片,眼眶一下子湿润了,“谢谢陈姨。”

    她张开双臂,将陈姨抱住。

    还记得为她买过敏药的陈姨,怎么会专门做这么一道看起来不辣,吃起来却辣的菜坑她?

    等季蓝青吃了药,要等一会过敏症状才会消,她就主动跑去厨房帮陈姨洗碗。

    慕亦非被季民旭招呼道客厅。

    另一个佣人帮季宁雪处理额头上的伤。

    伤口处理好后,季宁雪还是委屈巴巴的揪着慕亦非的袖子,“姐夫,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没听见姐姐说的话。”

    “是吗?”慕亦非撇了她一眼,脸色并不好看。

    “宁雪很单纯的,她没那么多心思,要是听见了肯定不会开门的。”季民旭猜得出慕亦非的心思,连忙帮季宁雪说好话。

    都是一家人闹得不愉快了可不好。

    “那我没吓得拔腿就跑,你们是不是很失望?”慕亦非说话时不动声色的从季宁雪的手上,把自己的袖子抽开。

    “说明姐夫爱姐姐啊。”季宁雪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

    “我确实喜欢心思单纯的。”

    慕亦非本来意思是,刚才一切他都明白,可,季宁雪却一直因为上次医院慕亦非撩她,对他抱着幻想。

    刚才季民旭说她单纯,这会季宁雪自个儿就对号入座了,小脸一红,娇滴滴的叫了一声,“姐夫~”

    慕亦非看她一眼,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他在女人堆里混了这么久,谁是白莲花,谁是绿茶婊,别的男人看不出来,他却一眼就能看明白。

    季蓝青帮着陈姨洗完碗,才过来。

    药开始起效,她脸上的红疹也慢慢消退,差不多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季蓝青看见季宁雪就挨着慕亦非坐,短裙下露出的腿,紧紧贴着男人的西裤,表情很明显有不悦,她拉起慕亦非,说,“脸好了,可以走了。”

    男人当然读得懂她脸上的表情,笑道,“嗯,那走吧。”

    “这就要走啊。”季宁雪一脸恋恋不舍。

    她精心打扮,慕亦非连睁眼都没看她一眼,让她很是不爽。

    慕亦非在出门前,看见站在厨房门口的陈姨,开口,“对了,这个陈姨,她做的饭很好吃,以后就去我家吧。”

    “陈姨?”

    季蓝青根本没想到慕亦非会突然说这个。

    “姐夫,你如果喜欢吃陈姨做的饭,以后经常来啊?”季宁雪贼心不死。

    “对啊,陈姨做的饭我们也吃得惯。”

    李玉也不愿意陈姨走,主要陈姨如果走了,说一下今天晚上虾仁的事情,她和季宁雪计划的事情就全穿帮了。

    “别担心,我明天会给你们调一个厨艺更好的佣人。”慕亦非紧紧握着季蓝青的手,笑道,“每天都是我老婆亲自做饭,我都心疼她了。”

    季蓝青很愿意为慕亦非做饭,但她为了能带走陈姨,这会也不说话。

    季民旭看慕亦非主意已定,也没法拒绝,只好说,“好吧,你不用帮我们找佣人了,我自己再找一个就好。”

    他都利用慕亦非借了几百万了,哪还敢要他一个佣人。

    陈姨一听,赶紧说,“那我去收拾东西。”

    “嗯,我们等你。”季蓝青说完,又躲在慕亦非的身后,小声道,“谢谢。”

    ——

    当晚回家的路上,陈姨就把虾仁的事情说了,是李玉让她那么做的。

    但这件事情就算不说,季蓝青和慕亦非也心里都清楚。

    到家之后,季蓝青将陈姨安置好,才回到卧室浴室卸妆,然后洗澡,谁知,她刚脱了衣服,还没下水,就看见浴室磨砂玻璃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轮廓。

    “等一下,我在用浴室。”季蓝青以为慕亦非走错了,连忙解释。

    “嗯,我知道。”男人说话时,已经推门而入。

    季蓝青当时身上丝寸未挂,她连忙扯过一旁的浴巾挡住重要部位,匆匆忙忙的说,“你要洗澡吗?你先!”

    她刚要出去,却被慕亦非从后面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