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9章 结扎手术知情同意书
    看见慕亦非这样,季蓝青第一反应是这件事情让他没有想到,又说了一遍,“我怀孕了。”

    慕亦非听见之后,变脱衣服边往里走,将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淡定问道,“谁的?”

    “嗯?”季蓝青眨巴眨巴眼睛,自然的说,“当然是你的呀。”

    她和慕亦非之间应该已经很好了。

    “我的?”

    “对啊。”

    慕亦非见女人一口咬定孩子是自己的,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独自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漫不经心的低头玩着手机,也不说话。

    季蓝青不知道男人在想什么,赶紧坐过去,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工作上遇见不开心的事情了?”

    她看得出慕亦非不高兴,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现在终于听见明白了一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慕亦非这句话说的声音很淡,可,握着手机的手却在渐渐收紧,骨节微微泛白。

    “嗯?”

    “以前都是我给别人带绿帽子,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头上也会长出青青大草原。”慕亦非冷笑。

    季蓝青一听整个人都顿住,“什么意思?你怀疑孩子不是你的?”

    她这才知道,刚才慕亦非那句「谁的」,不是在开玩笑。

    之前没反应过来,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慕亦非居然会怀疑她的忠贞!

    “等一下。”

    慕亦非起身去了书房,不多时又出来,手里拿着一张A4纸。

    一扬手,将那张纸扔到季蓝青的脸上,“好好看一看。”

    季蓝青捡起纸,这是一张复印件,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输精管结扎手术知情同意书》。

    底下龙飞凤舞的牵着慕亦非三个打字。

    而男人名字下面的日期,正式他和季蓝青结婚后的一周。

    也就是说,如果手术是成功的,季蓝青是不可能怀孕的。

    “可……我这个真的是你的孩子啊。”

    同意书上写的清清楚楚,季蓝青一时间脑袋都懵了。

    连她自己都没法解释发生了什么,难道是睡梦中被人给强了?

    慕亦非坐回沙发上,身体压上,修长的手指勾着女人的下巴,眉头轻佻,“你说说,我和那个男人,谁比较厉害?”

    “老……慕先生,我真的真的没有别的男人啊。”季蓝青本来下意识叫慕亦非老公,刚刚开口就知道,这个称呼已经不合适了。

    慕亦非现在看她的眼神,比之前更冷。

    男人都讨厌女人给自己带绿帽子。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术失败了?”

    “也许,也许是这样呢!”

    季蓝青拼命点头!

    这件事情只有这样,解释才是合理的。

    慕亦非看季蓝青神情忐忑,一双杏眼紧张的盯着他,明澈如泉眼,这让他本来笃定的心神,一时有些动摇。

    片刻开口,“呵呵,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让你死的彻底一点,明天跟我去医院检查。”

    “好!”

    季蓝青点头,神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她相信只要过了明天检查结果出来,就能证明她的清白了。

    季蓝青赶紧跑去厨房,“吃饭吧,我今天还做了鲫鱼汤,很好喝的。”

    慕亦非看季蓝青那如释重负的样子,就好像明天的检查结果,一定会是手术失败一样。

    心情难免有些复杂。

    毕竟,他做这个手术的地方,是A市最顶尖的。

    手术失败?怎么可能。

    ——

    第二天一早,慕亦非公司也没去,就开车带季蓝青去做手术的地方检查。

    车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季蓝青虽然心情很郁闷,可她不停安慰自己,“一切冷战都是暂时的,只要检查证明手术失败,误会就解除了。”

    二人到医院时,季蓝青跟着慕亦非一下车,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过来。

    “慕总,手术怎么会失败,你是不相信我的技术?”女医生看着慕亦非,眼睛里满满都是控诉。

    “呵,不是我不相信,是她不相信。”慕亦非看了一眼季蓝青,“这个检查我必须做,不然我太太以为我冤枉她。”

    慕亦非的脸上带着公式化的淡淡笑容,凤眸里却满满都是讽刺。

    那女医生看了一眼季蓝青,眼里满满都是鄙视,“这是慕夫人?慕总您可真是给她留面子。”

    女医生相信自己的技术,自然一定认定了是季蓝青出轨。

    被慕亦非冤枉就算了,居然还被医生冤枉,季蓝青站在那,很不高兴的与她争论“这种事情谁能说好?说不定就是你搞错了。”

    见季蓝青生气,与人争执,慕亦非也有些意外。

    “呦?偷吃还这么大口气?检查就检查。”

    女医生也不怕,带着二人进去,之后让慕亦非进了采集室。

    在采集物有了之后,女医生就拿着去检查。

    不多时,检查结果出来,女医师看着结果说道,“看见了吗,米青子为0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个数据已经很充分的说明,慕亦非不具备让人怀孕的能力。

    季蓝青看着结果,整个人也懵了,喃喃,“可,可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慕夫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了点傻,以为装傻充愣就能解决吗?”女医生看着慕亦非帅气的脸,不禁摇头,“没想到慕总这么帅,到头来也是接盘侠。”

    “不是的!你不要胡说!”季蓝青急了。

    慕亦非在一旁靠墙站着,开口,“说吧,孩子父亲是谁?”

    “是你,真的是你。”季蓝青跑到慕亦非身边,想去抓他的手,却在刚刚触碰到男人的手时,被男人不着痕迹的躲开。

    之后,慕亦非拿出一张手帕,把她碰过的地方仔细擦过后,就把手帕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这一系列动作做的很自然。

    季蓝青看的脸色发白,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证明这个孩子就是慕亦非的,自己真的没有做对不起慕亦非的事情。

    “你可真不知足。”女医生抱怨。

    “不是的,慕先生,你要相信我,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只有你一个男人啊。”季蓝青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她很少这样据理力争,以前嘴笨,吃亏也就吃了。

    可这次,她知道自己必须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