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15章 我替姐姐给你道歉
    “不要告诉慕家。”季蓝青赶紧说道。

    这个孩子虽然她肯定是慕亦非的,可这个时候告诉慕家,慕家肯定会给慕亦非施压,让他们复婚。

    那个时候,她和慕亦非的关系可能真的会到不可反转的地步。

    “为什么?”李玉不懂,“你怎么的?打算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养着?”

    “我……”

    “不行!必须要说,咱女儿不能白白吃亏,你这好歹是慕家的种,听说慕亦非是家里老大,慕家二老都为你们着急呢,怎么能瞒着?”

    李玉这会脸也不要了,破天荒的叫了季蓝青“咱女儿”。

    一下子又认她这个女儿了。

    “我和他都离婚了。”

    如果李玉破口大骂,季蓝青还可以反驳,这会李玉脾气好,季蓝青反而不知道怎么说。

    “离婚也可以复婚啊,你不好意思说是不是?我帮你打电话说。”

    李玉说着,拿起来电就要拨号。

    “不要,别!”眼看着号码拨出去,季蓝青急了,她一下按住手机,磕磕巴巴的说,“这个……这孩子……不是慕先生的。”

    “你说什么?!”李玉惊讶。

    “果然。”季宁雪得意。

    “蓝青,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季民旭开始以为孩子是慕亦非的,着急,这会听见孩子不是慕亦非的,更着急了!

    “季蓝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的浪蹄子?”

    一听孩子不是慕亦非的,李玉马上原形毕露,抬手就推了一把季蓝青。

    她开始觉得季蓝青性格弱,应该不会做出偷人这样的事情。

    只要孩子是慕家的,就算慕亦非不想和季蓝青复婚,孙子在手也能问慕家要一比。

    这会季蓝青的话把李玉的如意算盘都打碎了!

    “姐姐,孩子的爸爸是谁啊?慕总知道吗?”

    季宁雪这会还装好人,其实心里都乐开花了。

    “我……我先走了!”季蓝青知道这个事情没法往下说了。

    只能往外走。

    刚才李玉激动的时候正好给卧室留了个缝隙,她趁机逃出卧室,开门离开。

    在关门前,她还听见李玉在那跟季民旭大吵大闹,“老公,你看看这就是你女儿,不守妇道!”

    季蓝青出来时,心都慌了。

    怀孕的事情败露了,她又亲口承认孩子不是慕亦非的,有季宁雪在,恐怕这件事情早晚得传到慕亦非的耳朵里。

    她最怕的是,慕亦非信以为真。

    而事实,也就是如此。

    第二天,季宁雪一早就化了个漂亮的妆,到自己的岗位——前台等着。

    慕亦非自从步入30以后,虽然也玩,但不像二十几岁那么夸张,重心也渐渐往工作上转移。

    他每天早上会早一点到公司。

    这一天,慕亦非也是一样。

    季宁雪站在前台,看见慕亦非之后,如往常一样精神饱满的说了一声,“慕总好。”

    慕亦非也如往常一样,看都没看季宁雪,直接往里走。

    季宁雪看慕亦非没有理自己,大喊,“慕总!等一下!”

    这会是上班时候,她一喊,所有人都看向这里。

    慕亦非也只好停下脚步,问道,“有事?”

    “有……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您单独谈谈,是很重要的事情。”

    季宁雪以为慕亦非不知道季蓝青怀孕的事情,觉得自己揣着的,是个惊天大秘密。

    慕亦非看她一眼,直接说,“没空。”

    说完,抬脚就继续往里走。

    季宁雪看着人要进去,一时情急,大喊,“是关于我姐姐的!”

    这一句话出口,慕亦非又重新顿足,他看了看季宁雪,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表,才说,“那你11点10分上来,我给你20分钟的时间。”

    “好!”季宁雪赶紧点头。

    一旁和她一样是前台的路露,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季宁雪,“你疯了?你姐不是和慕总离婚了,你还要说什么?”

    慕亦非的公司本来就不算很大,这种事情在同事间传的很快。

    “嘿嘿,以前我不知道我姐跟慕总为什么离婚,可我昨天知道了。”

    季宁雪本来就觉得昨天的事情是个大事,她早就憋不住了,这会路露问起来,她马上迫不及待的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为什么?”

    “因为我姐出轨了。”季宁雪满脸得意,这就是她认为最理想的结果。

    “什么?不是吧,你姐守着慕总都能出轨?”路露哪里敢信。

    “真的,昨天啊……”

    季宁雪毫无保留的把这件事情说了出去。

    等到中午11点10分的时候,季宁雪也赶紧上楼,去给慕亦非说这件事情。

    这是季宁雪第一次进慕亦非的办公室,说实话,比季民旭的大多了。

    偌大的办公桌,旁边还放着白色的真皮沙发,玻璃茶几,另外一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水吧。

    季宁雪进去的时候,慕亦非正在自己冲咖啡。

    “找我什么事情。”慕亦非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猜不出他的情绪。

    “慕总……那个这个事情很大,希望您听了之后要淡定,虽然昨天我也吓了一跳……”季宁雪小心翼翼的说道。

    “说吧。”

    “昨天,我姐到我们家,然后……”

    “说重点。”

    季宁雪刚要像给路露说话那样,长篇大论从长计议,就被慕亦非无情打断。

    “哦。”季宁雪遇冷也不影响她的挑拨之心,直接说,“我姐怀孕了,我们都以为是您的,昨天我妈本来说要跟您父母商量,结果我姐说孩子不是您的……”

    听她说话,慕亦非在搅拌咖啡的手顿住,一向挂着浅笑的嘴唇抿成一条不耐烦的直线。

    片刻才转身看着季宁雪问道,“她自己说的?”

    “是啊。”季宁雪装出满脸惋惜,“慕总,对不起,我姐姐以前很好的,我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

    “我知道了,你走吧。”

    一听慕亦非要赶她,季宁雪赶紧装出诚恳的样子说,“慕总,我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也不能为她辩驳什么,但作为她的妹妹,我替她跟您道歉。”

    她说着,站在原地进行了九十度的鞠躬。

    从语气到表情,满满都是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