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20章 我有几句话跟前妻说
    就在这时,慕亦非一行人,正好从那块经过,只是看了个侧面,看见裴泽和季蓝青居然在车上接吻!

    一时冲动,抬脚,“砰!”的一下就踹在了车上。

    这时,裴泽才把头抬起来,放下玻璃,看着一旁的慕亦非,装出满脸意外的样子,“呀,慕总,这是几个意思?不能把我这破车认成你那好车了吧。”

    “没事,就是有几句话跟我前妻说一下。”

    慕亦非看向季蓝青,眼角微长的凤眸此时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好像一点也不为刚才看见的事情生气。

    季蓝青不想被误会,先开口,“慕先生,我和他没有,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角度……”

    “这已经不关我的事情了。”他的话被慕亦非无情打断,“我就是想告诉你,之前所有的协议,全部取消,就算孩子是我的,我也不会跟你复婚。”

    末了,慕亦非又补了一句,“当然,现在看来,这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男人说完,大步离开。

    “不是的!”季蓝青看慕亦非走,一下子就慌了,她开车门想下车,却发现自己身上系着安全带,但等她解了安全带去追慕亦非时,男人的车,已经呼啸而去。

    季蓝青在后面拼命的追,其他那些老板都对她投来各异的目光也全然不顾。

    她拼命的追,拼命的跑,她一路追到停车场的出口,才被裴泽拽住。

    “你够了吗?”

    裴泽大声问道。

    “裴先生,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目的,可是,我真的只是在你店里打工而已。”季蓝青想拼命挣脱裴泽的手。

    她这会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

    她的理智,随着慕亦非的扬长而去,全然崩塌。

    “你说了不算。”裴泽不想引来更多人的主意,他一把将季蓝青公主抱起,之后,将她强制性塞到车上,为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才说,“如果想解除误会,能帮你的人,只有我。”

    他的一句话,让本来想下车的季蓝青,突然就安静了。

    裴泽这才一路开着车,将女人带回画廊。

    等到了画廊,裴泽坐那里,点了一根烟,想到季蓝青是孕妇,又掐掉,问道,“说吧,你和他为什么离婚。”

    “因为他做了结扎,而我却怀孕了,可我真的只有他一个男人……”

    季蓝青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哦,他怀疑你绿了他,对吧?”裴泽这才听懂。

    “对。”

    “你和他一起多久了?”裴泽翘着腿坐着,满脸狐疑,“我认识你这才一个月吧,都知道你这种人,给个胆子都不敢出轨,他就是想跟你离婚,随便找个借口吧。”

    季蓝青这种性格,胆子小,怂上天,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还出轨?

    “不是,他都做了结扎了,我怀孕了,他怀疑是应该的……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专门去网上查了,输精管结扎就是把输精管切断了,一定不会怀孕的。”

    “那你这孩子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

    季蓝青无奈摇头。

    裴泽把翘着的腿放下来,身体前倾,认真的说道,“季蓝青,现在这个孩子,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父亲不要他了,你生下来,只会为自己徒增烦恼,不如就打掉,重新开始。”

    他虽然平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毕竟年纪也不小。

    许多道理,他比季蓝青看的明白。

    “可……可我想证明给他看。”季蓝青捂着肚子。

    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自己没有背叛慕亦非,甚至成了季蓝青的一个执念……

    “就算证明了,那又有什么用?他还是不会回到你身边,你还是要一个人带孩子,面对经济压力。”裴泽认真分析。

    “因为……因为他是慕亦非。”

    “什么意思?”裴泽不解。

    季蓝青看着裴泽,开始说,“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去世没多久,我爸爸就娶了后妈进门,后妈带个妹妹,那时候后妈和妹妹一起排挤我,做坏事栽赃我,有一阵子爸爸很讨厌我。

    也就是那阵子……我得了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就是不想说话不想见人,每天除了画画什么也不干,那会爸爸工作忙,继母和妹妹有时候连饭都不给我吃,后来我就离家出走了……”

    “然后你就遇见了慕亦非?”裴泽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对。”季蓝青点头,“就算别人说他是花花公子,说他纨绔子弟,在我眼里,他永远都是我小时候遇见的样子,很善良,很热心,很温柔……”

    裴泽看着季蓝青,看着她在回忆慕亦非时,嘴角挂着浅笑,明澈的眸子里有爱慕,有期待。

    这都是她在提及别人时,不曾有过的样子。

    裴泽看到这里,居然有些嫉妒,他用手撑着脑袋,歪头说道,“你错了,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认知,是你留在心里的故有思维。”

    “不是的,他……”

    “是的。”裴泽不等她说完就打断,“我和他初中开始就是同学,他这辈子就爱过一个女人,叫阮月薇,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不爱了,但,那个女人在他心里绝对是根深蒂固,就算现在他绝口不提,也只是他将这份感情藏起来了,而不是消失了。”

    “不是的,阮月薇我知道,之前她出事,慕先生还特地出庭作证……他……他已经不爱她了。”

    季蓝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心那么苦涩,那么难受。

    她根本没有底气,亦或者,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不可能的,慕亦非当年爱她爱到,为她死都愿意,这样的感情是根深蒂固的,如果是你,你会说不爱,就不爱吗?”裴泽肯定。

    他的质问,让季蓝青慌了神。

    在裴泽问出这个问题时,她的心里就有了答案。

    慕亦非在她的心里,就是这样存在,就算外界如何诋毁,就算他这样对她。

    她也不能做到不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