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24章 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季蓝青闭着眼睛,听着头顶传来中央空调“呼呼”吹着冷风的声音。

    居然,连季蓝青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死的。

    会是被空调冷风冻死……

    这个时候,季蓝青有点后悔,她不该在门口坐以待毙,就算这里空间狭小,她也应该运动运动,让自己的身体有足够的热量。

    这样自己肯定能多坚持一会。

    万一一会有人良心发现,来救自己……

    可,一切都太晚了。

    季蓝青躺着,坐以待毙。

    她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宝宝。

    时间,又过了很久。

    “砰!”

    一声激烈的声音传来!

    “砰!砰!砰!”

    季蓝青本来已经昏迷,可这声音,以及身体靠着的门,一下下震动,很明显有人在踹它。

    门外的声音很嘈杂,季蓝青听不清楚。

    她听见有好几个人的声音。

    可隔着门,她听不见外面的人在说什么。

    “砰!”

    在片刻的停歇之后,门再次遭受巨大的撞击!

    季蓝青只感觉自己靠着的这个门,猛然一下打开,她整个人也因为巨大的惯性被甩了出去!

    巨大的暖空气从外面涌了进来。

    可她太冷了,这一点点的暖潮,根本无法让她恢复。

    季蓝青闭着眼睛,她觉得自己头脑好像是清醒的,可眼皮很沉,无论如何都无法睁开。

    模模糊糊之间,她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话,那声音熟悉,悦耳。

    只是听见她就觉得自己的意志被重建。

    那个人好像在说……

    “小哑巴,就算你不会说话也没关系,因为你会画画,你的画就会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小哑巴,你笑起来可真好看,你要记得经常笑。”

    “什么?小哑巴你会说话啊?那你为什么不说话,光我一个人说话唉无聊了。”

    “小哑巴,你要记得,我叫慕亦非,爱慕的慕,亦是亦非的亦非。”

    季蓝青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她的小时候,梦见了她和慕亦非的初遇。

    “慕先生……”

    季蓝青缓缓开口,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面前,是白色的墙。

    而身边,则是她刚才梦里的男人。

    只是他长大了,那张稚气的脸也长开了,更加俊逸,更加惹女孩子喜欢。

    “你醒了。”慕亦非坐在一旁玩手机,看见她醒了,淡淡开口,“醒了我就走了。”

    “慕先生……”

    “有事?”

    慕亦非起身要走时,听见女人叫他,才顿足,回头看她。

    “慕先生。”季蓝青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慕亦非救得他,可他现在在这,她就要说最重要的事情,“我和裴先生真的没什么,当时他只是在帮我系安全带……”

    “哦,其实这些你没必要跟我解释,是和你已经离婚了。”

    慕亦非虽然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略微有些舒缓。

    “我……我要跟你解释,因为我很在意对我的看法,我不想被你误会。”季蓝青认真的说。

    无论如何,她都不希望被慕亦非误会。

    “嗯,我知道了,你休息吧,我走了。”慕亦非双手插在口袋里,点头,离开。

    他对女人,一向脾气不错,她们做错了事情,他的宽容度一向很高。

    可唯独面对季蓝青,慕亦非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

    慕亦非离开病房,走到护士站,嘱咐“她醒了,好好照顾,押金不够再跟我联系,我就不来了。”

    “好。”护士点头。

    慕亦非在走的时候,听见护士长出来,给几个护士说,“那个季蓝青怀孕了,你们注意一下剂量,尽量保守治疗。”

    “好。”

    护士应下。

    慕亦非本来已经走远了,可听见这个,鬼使神差的回头,叫住护士长,问道,“季蓝青怀孕多久了?”

    “九周左右。”

    护士长知道季蓝青是慕亦非送来的,他问,她也就直接说了。

    “九周?那……什么时候怀孕的?”

    护士长看了一眼远处的年历,算了一下才回答,“八月……中下旬吧。”

    “谢谢。”

    慕亦非道谢。

    他不禁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自己打听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事情,有些可笑。

    不管季蓝青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他都已经做了结扎手术。

    她怀孕永远都不可能和自己有关。

    一定是这样的。

    慕亦非想着,快步离开。

    ——

    护士进病房的时候,她赶紧问,“护士,我的孩子怎么样?”

    这是她最担心的。

    “放心,目前看来没有太大问题。”护士看着报告说道,“我们会根据你的情况对你进行保守治疗,如果问题不大,过几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好,谢谢。”

    季蓝青听见孩子没事,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她现在才怀孕两个多月,还在危险期,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什么闪失,孩子恐怕真的就没了。

    季蓝青躺在那里,先给裴泽发了个短信,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请三天的假。

    很快,裴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蓝青,你怎么了?白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了?”裴泽的声音满是关切。

    “我……”季蓝青犹豫片刻,才说,“突然有点感冒,已经在医院住下了,医生说过几天就好了。”

    “感冒怎么需要住院?你在哪个医院?需要我去看你一下吗?”裴泽关切的问。

    季蓝青这才注意到,自己说错了。

    确实感冒根本不用住院。

    “不用,咳咳咳。”季蓝青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紧张的解释,“医生怀疑我有点肺炎,加上我是孕妇,就让我住院观察一下。”

    她想和裴泽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不要有工作之外过多的接触。

    “那……好吧,你放心休息,我这几天都会在画廊,你不用担心这里。”

    “嗯,谢谢。”

    季蓝青道谢。

    挂了电话,她正打算给陌羽打个电话时——

    “宝贝!你怎么了?我刚才给你打电话,居然是慕亦非接的,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陌羽就从突然从病房的门外奔了进来。

    两只手拖着她的脸,左看右看。

    “没事……你刚说,慕亦非接的电话?”

    和慕亦非有关的事情,她都不自觉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