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36章 他就是泰迪成精
    挂掉电话时,季蓝青本以为自己会哭,会难过,可她居然出奇的平静。

    就好像经历了这一番生死,慕亦非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仿佛,他只是生活在她上一世里。

    只是,连季蓝青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之后一直拿着手机,一直看着,看着……

    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那个手机一直在那里,没有再响起。

    季蓝青中午在吃孕妇餐的时候,就听见走廊里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

    下一秒,陌羽就出现在病房里,她出现的气势和上次季蓝青住院差不多。

    “啊啊啊你要气死我啊!”

    陌羽看着季蓝青这会居然悠然自得的吃饭,一肚子的怨气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说。

    季蓝青看见她进来,表情倒是没有变化,只是端起面前的碗,问道,“吃饭了吗?”

    “你还有胃口吃饭,昨天你怎么回事呀,趁我不在家居然搞自杀?”

    陌羽走到季蓝青床边,一下将她面前的小桌子上的托盘端了起来,眉毛竖着,带着质问的语气。

    “意外……”

    “什么意外,要不是我回去,你就死了知道吗?”

    “嗯,谢谢你了。”

    不知为何,季蓝青在说起昨天这件事情时,非常淡定,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她和陌羽的态度,截然不同。

    陌羽看她这样,反而更加不安,又把手上放着吃的的盘子端回原处,坐在床上,认认真真的问,“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昨天去做了四维彩超,结果发现我的孩子有唇裂。”

    这件事情,季蓝青也不打算瞒着陌羽。

    “唇裂?不会吧!”陌羽有些意外,可她马上说,“你为这个事情自杀?不就唇裂嘛,干妈出现给他治!”

    “不是……”季蓝青摇头。

    “那是什么?”

    “昨天晚上,我又收到季宁雪的微信……”

    “那朵白莲花又给你说什么了?”

    陌羽知道,提到季宁雪,准没好事。

    “她好像和慕亦非在一起了。”

    本来,季蓝青真的觉得自己经历生死已经不看着慕亦非了,却没想到,再说这件事的时候,胸口依然闷闷的。

    连呼吸都变得有些苦涩。

    “不是吧?慕亦非果然不是一般的瞎。”陌羽忍不住大骂。

    “嗯,是瞎。”

    上次家宴的事情,季宁雪做出那样的事情,季蓝青总觉得慕亦非应该是有底线的。

    却没想到,他真的连底线都没有。

    陌羽看季蓝青在这个事情上一反常态,表面上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反应,才更加担心。

    她赶紧安慰,“他们就是婊/子配狗,不值得你生气,慕亦非那烂人就是泰迪成精,是个女的就上,不挑食,垃圾堆里的东西他也吃的下,真是服了他了!”

    以前慕亦非身边的女人,至少也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季宁雪真的没有任何地方能与那些女人匹敌,如果慕亦非看上季宁雪,是真的瞎了。

    “算了,以后这也不关我的事情了。”

    季蓝青强掩内心的难过,低头,专心吃饭。

    季蓝青因为发现及时,血也流失的不算很多,只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在陌羽为她办理出院手续时,护士八卦的问道,“孩子父亲呢?”

    “死了。”

    陌羽果断回答。

    这几天护士们都发现,季蓝青一直都是一个人,来看她的除了陌羽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这样啊。”

    护士们都相信了,还有人说道,“怪不得孩子会得唇裂,孕妇的心情也会影响到胎儿发育。”

    听见这个,陌羽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孩子,突然会得唇裂了。

    陌羽在办完出院手续后,准备走了,有人在背后叫她,“季蓝青的家属。”

    “嗯?”陌羽一听就知道在叫自己,这几天护士们都这么叫她,转头,看见是一个小护士,问道,“有事吗?”

    小护士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季蓝青的症状应该是产前忧郁症,一般这样的孕妇很多都会出现二次自杀,我们这里接收过好几个,所以麻烦你多注意一下她的症状。”

    “好……”陌羽打量着小护士,有些疑惑,“没想到你挺关心她的嘛。”

    这种关心,有点超出正常范围。

    小护士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其实我也是先天唇裂,我出生以后我家人就把我扔了,所以我很同情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希望她可以好好对她肚子里的小宝宝。”

    “你也唇裂啊?”

    “嗯,看不出来吧?现在医学很发达的,以后做手术,肯定看不出来的。”

    小护士把给季蓝青说的话,又给陌羽说了一遍。

    陌羽不住点头,“你放心,由我看着她,不会再让她胡来的。”

    听她这么说,小护士才放心的离开。

    ——

    办好出院,陌羽开车带季蓝青回家,二人刚到楼下,有个穿着咖啡色羽绒服的中年阿姨站在门口,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

    “陈姨?”

    季蓝青一下就认出了那个人。

    按理来说,陈姨应该是留在慕亦非家的,怎么会在这里?

    “是慕先生把我送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你的电话,只好在这等着。”陈姨搓着手,一看就是站了许久了。

    “先进屋吧。”

    季蓝青挺着大肚子,她要帮陈姨拉行李,却被陈姨拒绝了。

    等三人上楼,陈姨坐在沙发上,季蓝青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陈姨看着季蓝青的肚子,迟疑片刻,才问,“慕先生说你把孩子打了,所以才让我离开的……”

    “嗯,我骗他的。”

    季蓝青也坐下,睫毛微微垂下,双手交叉,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陌羽却在一旁忍不说道,“陈姨,幸亏你是今天来的,万一是昨天来的,你就有得等了,我刚把蓝青从医院里接出来。”

    陌羽和季蓝青从小就认识,也常去她家玩,自然认识陈姨。

    “陌羽。”季蓝青想打断她的话,可陌羽已经说完了。

    “从医院出来?怎么回事?”陈姨一听大小姐住院了,紧张的不得了。

    “慕亦非简直不是人,他居然……”

    陌羽说起慕亦非就一肚子火,一时没憋住,把季蓝青孩子的问题,以及慕亦非和季宁雪的破事都给陈姨说了。

    陈姨听完,心疼的不得了,她握住季蓝青的手,诚恳的说道,“大小姐,如果你不嫌弃我老了,干活慢了,就让我伺候你吧,我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