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38章 阵痛
    “结束了?”

    慕亦非抓着季蓝青的手腕,明显感觉到女人的手肿的厉害。

    看见她月份这么大,却还在上班,慕亦非的心里莫名烦躁!

    “对,结束了。”季蓝青轻轻抬起眼皮,看着自己被男人抓的泛白的手腕,也不敢吭声。

    “呵,你孩子还没打掉,还没有证明它不是我的,你凭什么说我们结束了?”

    慕亦非的手劲一分分变大,似乎在宣泄着他内心的愤怒!

    季蓝青极力扔着,可最终还是没忍住,牙缝里挤出了一个“疼”字。

    只是,她不明白慕亦非的话是什么意思。

    “慕先生,以前都是我坚持……现在我不坚持了。”

    以前都是她死缠烂打,让慕亦非相信她等等她,慕亦非都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可为什么现在他却要说他们没有结束?

    “不坚持了?想算了?”

    “是。”

    季蓝青点头。

    慕亦非脸上虽然挂着笑,可额角的青筋微微凸起,在极力忍着怒意,说道,“你当初天天说孩子是我的,让我相信,我现在打算相信了,怎么?你给我玩欲情故纵是吗?”

    “慕先生,我这个孩子确实不是你的。”季蓝青假装淡定,掩饰着颤抖的声音,说道,“是我的错,我开始想……想利用你,帮我养孩子,可我现在不……”

    “你他妈给我闭嘴!”

    “砰!”

    季蓝青话没说完,慕亦非直接将她的手摔出去!

    犹豫他的力气过大,季蓝青又是孕妇,没站稳,往后退了几步,撞在身后的画架上,还是摔倒了。

    季蓝青刚刚画好的油画,也应声而倒。

    慕亦非低头,第一眼就看见季蓝青身边的画,此时正是黄昏,金色的夕阳透过窗子,正好洒在地上的画上——

    画上是一个年轻的少女,站在一片荒芜的废墟里,双手合十祈祷,画的一角有光明照射进来,仿佛给画上这失落的城市带来了生机,带来了希望……

    “你的画?”

    慕亦非的看着画,他是个外行,对画不太懂,但是这幅画他只是看了一眼就非常喜欢。

    季蓝青一只手勉强的支着身子,另一只手摸着肚子,低声问,“慕先生,你找我有事吗?”

    她现在想明白了,慕亦非没事怎么会来这里?

    “我……我本来是想接你一起回季家,今天答应好去你家吃饭。”

    慕亦非说话时,居然有些无措。

    他看着季蓝青一点点艰难的站起来,想去扶,却又放不下身段。

    “我不去了,谢谢慕先生,你走吧。”

    季蓝青一点点看着不远处沙发上的手机,想一点点挪过去打电话,她这会已经明显感觉到,下/身隐隐有些疼痛……

    这个月份,非常害怕摔出问题。

    如果有问题,那她必须马上去医院,想到慕亦非和季宁雪的关系,想到自己的孩子有唇裂,她极力忍着。

    只是不希望送自己去医院的人是慕亦非。

    “那幅画……卖吗?”

    慕亦非站在原地,双拳微微攥紧,明明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不太好,可,他还是说了。

    季蓝青转头看着自己的那幅画,那副代表着她要同过去告别的画,摇头,“对不起,不卖。”

    此时,季蓝青已经渐渐觉得肚子有些许的阵痛,她不确定这是什么感觉,但非常害怕,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去医院!

    她怕极了,怕自己就这么生了。

    “那……”

    “你走啊!”

    季蓝青大吼!

    她真的怕级了自己出问题,最后闹的不得不让慕亦非送自己去医院。

    慕亦非也是一愣,以前那个不会大声说话,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季蓝青,这会却一反常态?

    但,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女人吼他?

    慕亦非看了一眼季蓝青,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铃铃铃。”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外面,穿着T恤休闲服,提着一大包东西的裴泽正好进来。

    “慕亦非?你来干什么。”

    裴泽进来,一看见慕亦非,马上做好要攻击的姿势。

    他抬眼看见后面季蓝青站在那里,因为离得远,他没有看出季蓝青的异常,以为没有出什么事情。

    慕亦非低头,看裴泽手里的塑料袋里,装的是婴儿用品,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裴泽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答。

    这些日子,季蓝青对慕亦非的感情他看得出,可他自己也发现自己对季蓝青感情上的变化。

    一个自私的想法从他心里冒出,只是,在他刚要开口时……

    “砰!”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季蓝青硬生生的倒在地上,嘴里还痛苦的喊着,“疼,疼,疼……”

    “蓝青!”

    “季蓝青!”

    慕亦非和裴泽二人第一反应都是迅速冲过去!

    可,明明裴泽站的远,但是他去拼命推开慕亦非,第一个冲到季蓝青的身边,将她抱起来。

    “别怕,我送你去医院!”

    裴泽抱着季蓝青,安慰。

    “我……”

    “慕大总裁,我现在没空跟你说什么,但是如果她出任何问题,你别怕,我会去找你的!”

    慕亦非一开口,裴泽就马上将他的话打断。

    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裴泽,这会格外严肃。

    季蓝青的肚子在疼的要命,裴泽抱着她经过慕亦非时,她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却好像看见男人眼里的担心。

    “一定是我疼糊涂了,都疼出错觉了。”

    季蓝青任由裴泽把自己抱着放在副驾驶上,喃喃自语。

    这会她突然又不疼了,才自己将安全带系上。

    裴泽把画廊大门锁上,直接开车离去。

    没有人再看慕亦非一眼。

    “你怎么样了?是开始阵痛了吧?”

    路上,裴泽问她。

    “我现在好像不……啊疼疼疼!”

    季蓝青开始觉得不疼,可刚说话,肚子又开始阵痛,她这才想起来,这是之前医生说的宫缩。

    让她奇怪的是,阵痛这个词算是非常专业了,在听医生讲之前季蓝青是完全不知道的。

    可,裴泽却可以准确的说出这个词。

    这会正是下班时间,路上非常堵,季蓝青大约每十分钟左右一次阵痛,在不疼的时候,他们还可以正常聊天。

    “慕亦非今天怎么来了?你不是还没到预产期?他是不是打你了?”

    裴泽看着季蓝青一会一次的阵痛,脸上满满都是担心和着急,就恨这车走的太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