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42章 她进了慕亦非的房间
    “我知道。”裴泽听季蓝青愿意卖,马上说,“我家不但开博物馆,还有拍卖公司,最近有个拍卖会,拍卖的都是一些当代名人字画,如果把你的混进去,如果有人喜欢可以卖个好价钱。”

    “不行,我的水平我自己清楚,别说大师了,就算是老师也是有差距的。”

    季蓝青明白,自己这水平放在这种小画廊里卖一卖还可以,和高手作品放一起,一眼就能分出高下。

    “那……你愿不愿意进画院学习,我家有人是三千画院的院长,你加进去,在里面学习,过两年不管你进步如何,只要镀了这层金,你的画就能卖上价格。”

    “三千画院?”

    季蓝青虽然在绘画上造诣很浅,但她还是知道三千画院的,算是国内最知名的画院了,里面全部都是大师级人物。

    “对啊,你想去吗?”

    “我想!”

    裴泽一问,季蓝青马上就同意,但她也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我这种新人,进去跟人家交流学习,也不是一个水平啊。”

    “这种问题你就别管了,只要你愿意,其他的交给我吧!”

    “我……”季蓝青看着裴泽热情你慢慢的样子,明明很想答应,却还是说道,“算了,如果你不嫌弃我,我还是在你的画廊里卖画吧。”

    她欠裴泽的太多了,却无以为报,不能再得寸进尺。

    季蓝青的心思太简单,所有的心情又像是写在脸上一样,裴泽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就是为了让你更好的卖画啊!我以前就说过,等你成大师了,你的画贵了,我不也多赚点,你如果觉得欠我的,就多给我提点成。”

    裴泽信心满满的说。

    他的说法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但他的这种说法,让季蓝青稍稍放下了一些心理负担,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那万一我成不了大师怎么办?”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个不是有信心就有用的,这是天赋……”

    季蓝青有些气馁,想想要去见三千画院的大师,她心里直打鼓。

    “哇哇哇。”

    裴泽怀里的溪溪哼哼唧唧的哭了起来。

    “看,溪溪都不爱听你说这个。”裴泽故意这么说。

    季蓝青将溪溪接过来,用手指在溪溪嘴边点了点,反击,“她是饿了。”

    知道季蓝青要喂奶,裴泽赶紧起身,将病房里的一个帘子拉上。

    厚布帘一下就将整个病房隔成两个空间。

    ——

    医院里还是那样,季民旭离开医院就去上班了,李玉独自坐车回家。

    李玉回到家里看见季宁雪躺在沙发上,跷腿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平板电脑。

    季宁雪这副样子,和她平时示人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你这是怎么坐的?幸亏你爸没跟着回来!”李玉一看她这样,马上指责,“万一让你爸看见你这样,肯定又要说了。”

    “大白天的,他怎么会回来?”季宁雪听了李玉的指责一动不动,反手拿了个薯片放进嘴里。

    李玉见她不听自己的,也不再说这事,而是问,“大白天的,你怎么不去上班?”

    “上班?这几天慕总出差,我上班装给谁看啊。”

    季宁雪合同就签了一年,这转眼还有一个多月到期了,她来不来,大家也都不太管她,。

    李玉坐到单人沙发上,问他,“哦……那他这次出差怎么没带你?”

    “妈,我这级别,慕总出差怎么会带我?”

    “那你上次不是说跟慕亦非去出差?”

    李玉记得,就在几个月前,季宁雪以陪慕亦非开会为理由,有一晚上没回来。

    “那次是特殊情况。”

    季宁雪知道李玉说的是哪件事情。

    那次并不是慕亦非要呆季宁雪去,而是季宁雪从慕亦非秘书那里搞到了他的行程。

    想着自己马上要离开慕亦非的公司,可这几个月她和慕亦非毫无进展,本着自己得不到也不让季蓝青得到的自私想法……

    季宁雪本来想对慕亦非投怀送抱,却不小心撞见喝的醉醺醺的慕亦非……

    她本来想趁着男人喝醉和他发生关系,却没想到喝醉了的慕亦非非常谨慎,她一过来,慕亦非就认出了她,说了一些让她滚的话。

    可,季宁雪不甘心,她从男人身上摸到了身份证,就下楼,去前台又办了一张房卡。

    之后她在外面等着,一直到一个小时候,房内彻底没有动静,她才开门进去,帮男人脱了衣服,拆了一个浴室的TT,然后照了相……

    ——

    李玉坐在那,也吃了几片桌子上的零食,赶紧拉着她说,“对了!我刚和你爸去医院看季蓝青了,看见她生的孩子了,可没把我吓死!”

    “怎么了?”

    李玉的话将季宁雪从回忆里拉回。

    “是个怪胎!畸形儿!”李玉表情嫌弃,但眼神中却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什么?!她没有做产检吗?”季宁雪的表情和李玉如出一辙,“姐姐她真是的,为了跟慕总复婚,什么样的孩子都敢生啊。”

    “可不是嘛!还是个女儿,这下慕家能要她?能认这孩子?当时我一看脸上一个大窟窿,真是要吓死了。”

    “我看就是她基因缺陷!慕家怎么说也得要个健全的儿媳妇。”

    李玉和季宁雪你一言我一语的,话里话外,对季蓝青生的孩子是兔唇没有同情,只有高兴。

    “不过。”李玉话锋一转,脸色又有些不好,“你知道儒依博物馆吗?”

    “什么博物馆?我知道这个干嘛。”

    季宁雪不明白李玉为什么问这个。

    “是吧……我今天在季蓝青的病房看见了个男的,长的挺高的,年纪应该比慕亦非小一些,如果这个畸形儿不是慕亦非的,那就是这个男人的。”

    “什么?季蓝青的小白脸现身了?”

    “是,不过这个男人说自己爷爷是儒依博物馆的馆长,你爸说他们家可厉害了,可我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李玉对裴泽的身份,将信将疑。

    “厉害?一个博物馆馆长能厉害到哪里去?他爷爷如果是大领导还值得一说,一个馆长而已。”

    “嗯,我也这么认为……”

    季宁雪和李玉一个思路,见女儿这么说,李玉也不住点头。

    “妈,我下个月的毕业舞会差件礼服,你陪我去买呗?”季宁雪成绩不好,读的是私立大学,所以毕业才有毕业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