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45章 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哦……是这样,我……”

    季蓝青大脑一片混沌,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要表达什么,内心中升起强烈的矛盾。

    想给慕亦非解释,又觉得不应该这样,他都这样说了,自己不能太掉价。

    慕亦非在季蓝青还在纠结时,慕亦非将女人一把推开,大步向病房内走去。

    “别!”

    病房就这么小,季蓝青再想去拦住时,慕亦非已经走到了溪溪婴儿车的面前。

    只出生几天的溪溪,安静的躺在婴儿床里睡觉,小肉脸嘟嘟着,眼睛闭着,可以更加清楚的看见长长的睫毛。

    可,慕亦非很快就看见溪溪脸上那个不大不小的窟窿。

    那么刺眼,和女孩这安静可爱的小脸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这……”

    慕亦非愣住,他似乎一时间明白为什么季蓝青会拦着他,不让他进来。

    季蓝青一步上前,站在婴儿床和慕亦非的中间,水眸带着愤怒的看向慕亦非,问他,“我可以签合同,不管这孩子是谁的,我都不会以任何方式要你的一分钱,可以了吗?”

    其实,她这么说就已经间接承认了,这孩子就是慕亦非的。

    “我要做亲子鉴定。”

    慕亦非看着季蓝青,他感受的到她的变化,明明只是短短十个月,季蓝青已经不再是当初他回家时,看见的那个青涩的女孩。

    这几个月的时间,她仿佛成长了不少。

    “不要……”

    “为什么?”

    “这……这不是你的孩子。”季蓝青明明不想否认,可她只能否认。

    她之前那么期待慕亦非认这个孩子,认她,可是现在她明白,怀孕期间发生的事,让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那我也要做亲子鉴定,我只相信数据!”

    慕亦非已经猜到,季蓝青会这么说!

    “不能,求求你了溪溪还这么小,不要伤害她好不好……她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不是。”

    这是她一个人的孩子。

    “让开,不要逼我动手。”

    慕亦非像入了魔症一样,他想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然后将季蓝青和这个孩子都名正言顺的拿回自己身边。

    “不要……”

    季蓝青依然挡着,她整个人都护在婴儿车的旁边。

    慕亦非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那么提防的看着自己,让他的心情变得很糟。

    以前他就算那样对她,季蓝青对他总是一副期待,讨好的样子,就好像他做什么,她都不会生他的气一样。

    可现在,他们却变成这样。

    “不让?”

    慕亦非看着女人,冲动向前,大掌突然钳住女人的后脑勺,薄唇落上。

    许久不见的气息,陌生又熟悉,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再次闯入季蓝青的口腔,让季蓝青的大脑在一瞬间内一片空白。

    慕亦非从前的吻都很温柔,可是这次他却不是,在男人扑上来的一瞬间,季蓝青口腔中大量的空气就被男人村村掠夺。

    带着十足的侵略性!

    “唔!”

    季蓝青只是愣了几秒,就很快将男人推开!

    “哇哇哇!”

    在她推开男人的一瞬间,溪溪哭了起来。

    季蓝青在转头抱溪溪的时候,却看见慕亦非的手上拿着几根细小的头发!

    原来,刚才他是在趁机拽头发。

    她还以为是……

    季蓝青一时间非常懊恼,她恨自己分不清情况,在这样的时候还会对慕亦非抱有幻想,对说出那种话的慕亦非抱有幻想。

    “把头发还我!”

    季蓝青去抢头发。

    慕亦非往后大推一步,说道,“照顾好我的孩子,等我拿到结果,我就来接你们回家。”

    来接你们回家,这句话,如果是从前,季蓝青得多么高兴。

    可这会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慕亦非顾忌不了那么多,他拿着头发,转身就往门口走。

    刚走到门口,就与刚进来的裴泽撞了个满怀。

    慕亦非看见裴泽来,脸色黑了黑,他想说什么,但又怕发生冲突弄丢了来之不易的头发,才趁着裴泽没反应过来时,赶紧离开。

    “裴先生,麻烦你抓住他!”

    季蓝青抱着溪溪,看见裴泽进来连忙求助。

    “慕亦非?怎么了?”裴泽看见慕亦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拿了溪溪的头发,要去做亲子鉴定。”

    一听季蓝青这么说,裴泽马上掉头去追慕亦非,可慕亦非这会早就跑的没影了,但他依然追了出去。

    季蓝青也追了出来,看见病房门口空空荡荡。

    不多时,裴泽才回来,说道,“他开车走了,没追上,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他跟我说……如果孩子是他的,他就要带我和孩子回家。”

    季蓝青在说这句话时,心情不但不好,反而很苦闷。

    “那你怎么打算的?”裴泽关心的是这个。

    “我……我想让你带我去画院学习,我要自己养溪溪,至于慕亦非……”季蓝青垂下睫毛,情绪有些失落,“我和他已经不可能了,从离婚后,其实我就和他已经回不去了,只是我看不开罢了。”

    “那你可以选择我啊。”裴泽歪着脑袋,用食指指着自己。

    “……裴先生,我在百度查了关于你家的事情,也查了三千画院的院长,你能帮我我很高兴,但是我配不上你,对不起。”

    季蓝青认认真真的说道。

    “什么配得上配不上啊。”裴泽不爽,“我啊,就是我家最不成气的一个,我家亲戚都拿我当反面教材,所以我家那些事情和我也没啥关系。”

    “裴先生,我离过婚,带个孩子……而且我暂时真的不想再考虑结婚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努力,把溪溪养大。”

    季蓝青心里清清楚楚,无论她明白自己和慕亦非怎么回不去,她也不能轻轻松松的将慕亦非从心里抹去。

    “那我等你,等你想通了来找我,怎么样?”

    “裴先生……我……”

    裴泽看季蓝青那副为难的样子,马上打断他,“停!不要拒绝我好吗?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被你拒绝多了,我也会得抑郁症自杀的。”

    “……好吧。”

    季蓝青只好闭嘴。

    见季蓝青同意不拒绝他,裴泽马上说,“对了,我给你联系了个月子会所,是我找了关系好不容易才插队的,你明天出院直接去那里吧。”

    “月子会所?那是什么?”季蓝青云里雾里,从阵痛那会,她就愈发觉得裴泽好像懂很多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