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51章 轻松就可以影响她的情绪
    别放在心上……

    “原来人家就是拿我喝醉了消遣的,我还……”

    季蓝青抿着嘴唇,自我调侃,可心里的酸涩难以抑制。

    昨天那个吻,那句话,把她心底那道刚刚结疤的伤口再次掀开,她以为这次可以放心了,却没想到,一切不过是男人的醉话罢了。

    可,季蓝青还是拿出手机,回道。「嗯,没事。」

    只是,拿着手机的手怎么抖的这么厉害。

    干涸已久的泪腺,有泪水不禁往外涌。

    “真是没出席啊。”

    季蓝青擦着眼泪,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慕亦非可以平平淡淡的说一句别放在心上,而她却自己在这里难过。

    想来这些日子,所有的难过,不快乐,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他。

    凭什么,他可以轻轻松松的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季蓝青不服气。

    “叩叩叩。”

    “蓝青,我记得你说今天早上要出门是吗?”

    季蓝青还在床上看着手机发呆时,门外就传来陈姨的声音。

    “对,今天要去画院。”

    季蓝青这才想起来,她现在分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却被慕亦非弄的忘了正事。

    她换好衣服,化了淡妆,梳了头发。

    临出门前也给溪溪喂了奶,好好抱了她一会才下楼。

    门口,裴泽的车已经等在那里了。

    等季蓝青坐上去,裴泽只说了一句,“昨天的事情抱歉。”然后就再也没有说啊。

    一路到了三千画院。

    季蓝青本来以为三千画院应该是一个像是博物馆一样的地方,可当车停在一个胡同口,裴泽带着她又走了几百米,在一个古香古色的院落门口站住。

    “是这里?”

    季蓝青看着面前仿古的大门,大门旁边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牌子,写着:三千画院。

    “对。”

    裴泽说着,上前按了一下旁边的可视对讲。

    这种地方,用可视对讲,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很快,可视对讲亮了起来,沉默片刻后,里面传出了个苍老的声音,“大少爷来了,您稍等。”

    语毕,数秒后,门口传来“滴滴”两声。

    裴泽走到大门口就将四合院的门推开,之后转身向季蓝青说,“走吧。”

    今天的裴泽有些沉默。

    三千画院是个三进式四合院,他们进去时,有个穿着唐装的老人在门口等着,看见裴泽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大少爷,请跟我来。”

    裴泽带着季蓝青往里走,很快就到了主厅。

    主厅正中间坐着一个老人,也穿着白色的长袖唐装,袖子上沾染了黑色的墨汁。

    老人背挺得笔直,显得神采奕奕。

    “外公,这就是我跟您说的,季蓝青。”裴泽一进去,就赶紧走到老人的面前,向老人介绍季蓝青。

    “您好。”

    季蓝青听裴泽叫老人外公,知道这就是三千画院的院长,卓如斯。

    她站在那里,十分拘谨,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被赶出去。

    “嗯。”卓如斯打量着季蓝青,点了点头,“那有纸和笔,画副速写吧。”

    “速写?”

    季蓝青有些意外。

    “对,画吧。”卓如斯稳稳的坐在座位上,也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季蓝青在裴泽画廊工作的日子,闲暇时偶尔也会画画速写,但比起以前是退步了不少,这会有些紧张。

    但这会,卓如斯既然让她画,她也不敢不画,只得拿起旁边的画具,忐忑的问,“画什么?”

    卓如斯思考了一下,指着裴泽说,“你小子,去外面跑三圈。”

    “我?”

    “还有谁?你总不能让老胡去跑吧。”卓如斯说的老胡,就是刚才带他们进来的老人。

    “好吧。”

    裴泽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是照做。

    他刚开始跑,卓如斯就指着裴泽说,“你就画他跑步的样子吧。”

    “好。”

    季蓝青点头,其实这个时候,她已经知道考题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裴泽,开始下笔。

    “你们高考考速写,我记得时间是十五分钟吧,我也给你十五分钟吧。”卓如斯说着,端起旁边的八仙桌上的一杯茶,吹开上面的茶叶,喝了一口。

    季蓝青专心致志的画画,裴泽在外面跑步。

    十五分钟后,季蓝青将自己画完的速写交给卓如斯。

    卓如斯看见,不禁皱眉,语气不悦,“你多久没画速写了?”

    “大学毕业后,就没画过,只是前阵子在裴先生画廊里上班时,偶尔画画。”季蓝青实话实说。

    裴泽看自己外公表情不好,赶紧解释,“她之前结婚了,遇人不淑,对方不让她画画,然后她……”

    “行了,喜欢画画的话就没这么多借口。”

    卓如斯嫌弃的看了一眼裴泽。

    “卓院长您说的对,是我以前为了讨好别人,迷失了自己。”

    那段决定嫁给,和嫁给慕亦非的日子,季蓝青真的是迷失了自己。

    就连昨天晚上也是……

    他那么轻而易举,就让她好不容易建筑起来的高墙全部倾塌。

    卓如斯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季蓝青,女孩眼睛里是懊悔,是酸涩,不禁瘪了瘪嘴,把画扔在一边,说道,“告诉你,在我这里卖惨是没用的,这个世界上比你惨的人多的是。”

    “我知道。”季蓝青点头。

    她此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会画什么?”

    “我主要擅长油画,水彩也会。”季蓝青赶紧说道。

    裴泽也趁机说道,“就是前几天我拿来的那幅画,就是她生孩子前画的,我觉得非常好。”

    卓如斯瞪了一眼裴泽,才说,“这样吧,看在你是这小子介绍过来的,我教你两个月,如果你可以,我可以收你做我的关门弟子,教你两年,最多三年,如果不行,那也不要说我没给过你机会。”

    “谢谢您!”

    季蓝青高兴的鞠躬道谢。

    “别高兴的太早,我是最近太闲了,但如果你不努力又没天分,谁介绍过来的都没用!”卓如斯说道。

    “好,谢谢您给我机会。”

    季蓝青谢的,是卓如斯给她机会。

    “别谢。”卓如斯毫不留情,他看着季蓝青刚才画的那副速写,连连摇头,“我看你这功底,有九成可能会走人,不对,十成。”

    “咳咳咳!外公!”裴泽在旁边提醒。

    “好吧,九成。”卓如斯说道。

    季蓝青看着这对爷孙,一时间觉得二人有点像,卓如斯虽然年龄大,却有点像是老顽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