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52章 慕亦非,好久不见
    卓如斯答应了之后,跟季蓝青提了要求,每天早上6点到画院,下午4点回去,迟到一分钟就不用来了。

    季蓝青都一一应下。

    回去的时候,裴泽送她回去。

    到了陌羽家小区的门口,裴泽安慰道,“你放心,我外公没那么严格,就算迟到了他也不会真的不让你来的。”

    “没事,我不会迟到的。”

    季蓝青笃定。

    她属于非常不服输的性格,她从小就喜欢画画,很小就知道三千画院,大学时也曾去看过他们的画展。

    如今有能跟三千画院院长学习的机会,她一定不能放弃。

    “嗯,我相信你。”

    “谢谢你送我回来。”

    季蓝青说着,开车门准备下车时……

    “蓝青。”裴泽突然叫住她。

    从刚才开始,季蓝青就发现裴泽几次欲言又止,她猜应该是关于简玫的事情。

    “裴先生,有事吗?你说吧,不然我明天开始要去卓院长那里学习,可能会毕竟忙……”

    听季蓝青这么说,裴泽先说,“你能别叫我裴先生吗?”

    “嗯?”

    季蓝青没想到裴泽说的是这个。

    “那……叫你什么?”

    “叫我裴泽吧。”

    裴泽说道,他总觉得,一个先生似乎将两人隔了十万八千里。

    “裴……泽。”季蓝青叫的有些艰难,但是她觉得裴泽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如果这点要求都不答应,自己真的太矫情了。

    “嗯,还有。”

    “还有?”

    “我和简玫的事情。”

    听裴泽要说他和简玫的事情,季蓝青又坐回车上,关好车门。

    “嗯,你说,我听。”

    季蓝青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裴泽倾诉的对象,多的,她不会去想。

    “我和简玫大学时候认识的,和你还有慕一样,是大学毕业就结婚了……”

    “嗯。”

    “后来,简玫怀孕了,生孩子的时候,孩子难产,在产道缺氧,直接引产。”

    裴泽在说这段的时候,很慢,像是在回忆痛苦的回忆。

    季蓝青也是一愣,“然后呢?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不是应该更珍惜彼此,为什么会分开?”

    她说出自己的疑问。

    可,说完就知道自己说多了。

    “对,你说的对,孩子出生前,我们对未来都抱着非常美的期望和憧憬,可孩子没有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了,然后我给她说没关系,我们以后不要孩子了,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偏要和我离婚……”

    “……”

    “然后我们就离婚了,她就出国深造了,一直到前阵子才回来。”裴泽说完,看着季蓝青,“这就是我和她的故事,没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怪不得,你懂那么多关于怀孕的事情。”季蓝青心里的谜团,一下子解开了。

    原来裴泽曾经作为一个父亲,陪着自己的妻子经历过这些。

    “嗯。”裴泽点头,“但我和她都是过去式了……”

    季蓝青在男人说这个的时候,不禁响起简玫的话,她不禁问道,“那你觉得你喜欢我,真的不是因为我和大学时候的简玫有点像?”

    “我……”裴泽一时语塞,但他立即否认,“不是。”

    “裴先,裴泽,今天谢谢你,你好好想一想,如果连这个也想不明白,对谁都不公平,不是吗?”季蓝青的手搭在车门的把手上,想了想又说,“我现在,很难忘记慕先生……这样的我不可能给你回应,因为这样对你不公平。”

    季蓝青说完,开车,离开。

    其实,季蓝青心里也很郁闷,每当她要决定忘记慕亦非的时候,慕亦非就会出现,扰乱她原来的步调。

    搞的她如此狼狈……

    ——

    翌日,季蓝青开始了她的学习生活。

    本来,她以为卓如斯会叫她非常难的东西,却没想到,卓如斯最开始,不过是让她画素描,速写,这些初中高中都画过几千次的基础,只是数量和质量的要求远远高于上学的时候。

    但季蓝青不敢说,只能照做,白天画不完,晚上溪溪睡觉后她再画,最开始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而已,但后面随着基本功的提升,速度也快了,睡觉的时间也渐渐补了回来。

    后来卓如斯又提高了要求。

    两个月转眼就过去了。

    季蓝青的努力,自然也得到了卓如斯的认可,她顺利成为了卓如斯的关门弟子。

    在卓如斯的特批下,陈姨和溪溪也住到了三千画院的后院,自然也省去了季蓝青每天在路上的时间。

    溪溪在5个月时做了手术,季蓝青除了那阵子请假全天陪着溪溪,其他时间,都在跟着卓如斯学习,按部就班的完成他布置的作业。

    转眼,就是两年半的时间。

    这两年多的时间,季蓝青换了号码,和慕亦非断了联系。

    裴泽偶尔会来,但是每天季蓝青都很忙,没有太多的空和他说话,他也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季蓝青画画,也会陪溪溪玩。

    溪溪的手术很成功,嘴唇虽然会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样,但是也不明显了,从当初小婴儿渐渐长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只是……

    溪溪不像别的小女孩,眼睛又大又圆。

    相反她的眼睛很长,一双标准的凤眸,像级了慕亦非。

    慕亦非本来就有些男人女相,长着一双凤眸,眼角微长,看人时会带着浅浅的笑意。

    ——

    两年半后的元旦,季蓝青作为卓如斯的关门弟子,开了第一个个人画展。

    这个画展由季蓝青亲自取名,叫做——“蜕变”。

    画展,从季蓝青这两年多的作品中选出来的,当然也包括当年季蓝青生产前画的画,她为它取名为《少女的祈祷》。

    因为她是卓如斯的弟子,画展自然得到了媒体的关注。

    画展一共举办十五天,在画展举办的最后一天,季蓝青带着墨镜,口罩,全副武装的进去。

    刚进去,就看见有个男人,穿着黑色的羊绒外套,却带着一条纯白的围巾,站在她那副《少女的祈祷》面前,盯着那幅画出神。

    工作人员是认识季蓝青的,看见季蓝青看那个男人,就赶紧凑过来说,“季小姐,那个男人好像有问题,我们这几天一直考虑要不要报警抓他。”

    “怎么了?”

    “他第一天来问那幅画卖不卖,我们说不卖,他就每天来看,从开管看到闭馆,不知道是不是有问题……”

    季蓝青听见工作人员的画,脚如灌了铅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男人站在那里,抬头看着画,阳光照射进来,仿佛为男人侧面的轮廓镀了一层金光。

    慕亦非,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