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53章 请你永远消失在我生活中
    季蓝青这几年的时间里,除了画画就是带溪溪,生活简单枯燥,而且十分忙碌。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对慕亦非的那份感情,在她内心的湖水里一点点下沉,仿佛已经沉入看不见的湖底。

    当此时的她看着慕亦非,那个看着那幅画的慕亦非时,脚下却如灌了铅一样。

    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她甚至连上去说一句“好久不见”的勇气都没有。

    季蓝青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罩和眼镜,确认自己应该没有被男人发现,才若无其事的转身,快步往外走。

    “季小姐,您刚来就要走啊?”

    工作人员看见季蓝青要走,好心询问。

    因为季蓝青已经走出去两米了,工作人员的声音就稍微大了一些。

    季蓝青草草摆了摆手,“我刚想起来师父让我办点事。”

    她边说边走,还不忘在心里暗暗祈祷,祈祷慕亦非没有听见工作人员喊她。

    季蓝青埋头走,突然面前出现一堵“黑墙”,等她看见时已经刹车不急,直愣愣的撞了上去!

    “对不起,对不起。”

    季蓝青一边扶着被撞歪的墨镜,一边抬头道歉。

    当她抬头,看见那身熟悉的黑色羊绒大衣,纯白色围巾,以及上面那更熟悉的面孔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

    不等男人说话,季蓝青赶紧绕开。

    想逃!

    可,她刚走一步,就被男人拽住领子。

    身后传来慕亦非带着愠怒的声音,“你这次逃走,还打算消失多久?”

    既然被认出来了,季蓝青也只能转身,将口罩,墨镜全部去掉放进包里,然后客客气气的跟慕亦非打了个招呼,道,“慕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快三年了,你居然消失了快三年的时间,如果我不是无意中在电视上看见那幅画,我恐怕真的会以为你是人间蒸发了。”

    慕亦非低头看着她,那如旧的凤眸里透着伤感。

    季蓝青一时觉得,是自己恍惚了。

    慕亦非这么无情的人,怎么可能有伤感?

    季蓝青一直以为,自己对他已经可以心静如水。

    此刻真正面对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在他心里根深蒂固,藏的再深,只要再次遇见,过往的一切都会翻江倒海。

    “慕先生,我和你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季蓝青说话时,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让男人看不出自己内心的翻涌。

    慕亦非看着面前的季蓝青,看着她平静的面庞,一时语塞,说道,“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对不起,没空。”

    季蓝青拒绝的干净利落。

    见卓如斯前的那个夜晚,男人吻着她说重新开始,第二天却只是一句喝多了就搪塞过去。

    那种酸涩的心情,她至今没有忘怀,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会再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

    “那……你现在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慕先生,我和你已经离婚了,请你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可以吗?”

    季蓝青抬头,肯定的说道。

    慕亦非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已经不再是他记忆中那青涩的模样,现在的季蓝青更加自信,更加从容。

    而对于他,在她看来似乎已经成了曾经。

    “我……”

    慕亦非一时语塞。

    “慕先生,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季蓝青微微鞠躬,她要离开。

    她现在一个人很好,溪溪也很好,坚决不能再让慕亦非来搅乱她们的生活。

    “等等。”

    “还有事?”

    “你去哪,我送你吧。”

    “不用了。”

    季蓝青再次拒绝。

    说话间,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季蓝青招手,上车。

    连一句再见都没有给慕亦非说。

    在出租车启动后,季蓝青连头也不敢回。

    直到出租车司机开口,“姑娘,后面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什么?”

    “就是刚送你上车的那个,我看他在后面站了好久。”

    听出租车司机这么说,季蓝青没忍住,才转头,小声问,“是吗?”

    见她转头,出租车司机又说,“我们这都拐弯了,拐弯前我看他还在那站着呢。”

    “哦……”

    季蓝青将头转回来,心里却有些复杂。

    慕亦非站那,看她?

    两年多不见,他这又是要做什么?

    ——

    季蓝青回到画院,看见主厅里,卓如斯正在跟裴泽聊天。

    她进去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师父,我回来了。”

    卓如斯看了眼表,季蓝青从出门到回来连一个小时都没用到,问,“你去过画展了?”

    “啊……去了。”

    季蓝青点头。

    “怎么这就回来了。”卓如斯问。

    “我……我突然有点事情,所以……”

    “她看见慕亦非了,逃回来了。”

    不等季蓝青把慌撒完,坐在一旁的裴泽就帮她把话说了。

    “嗯?慕亦非是谁?”卓如斯好奇的看向裴泽。

    “是她前夫。”

    “……”

    季蓝青没想到裴泽这么干脆就把这事说了。

    她在画院学习这阵子,卓如斯都不太过分她的私事,所以对于溪溪亲身父亲是谁,为什么离婚了之类的事情,他一概不问。

    只是,今天听了之后,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来说道,“是吗?现在还在那吗?我要去见见他!”

    “啊?师父,您这是要干嘛?”

    季蓝青赶紧冲上去揽住。

    “我啊?我看看你前夫和这小子比怎么样。”卓如斯边说,就要去拿衣服出发。

    “外公,你就别去了,这会蓝青都回来了,他肯定也走了。”

    裴泽也意外,卓如斯一向不问世事的性格,这会居然这么八卦的要去见慕亦非。

    “这样啊……”卓如斯觉得裴泽说的有道理,又坐了下来,指着季蓝青说,“下次你把他叫过来,让我见见!”

    “……师父,我和他已经不联系了,这次是巧合。”季蓝青也有些意外,卓如斯这是怎么了?非得见慕亦非。

    “哦。”卓如斯指着裴泽,说道,“你小子要努力啊,小季前夫都已经出局了,你怎么还追不上呢。”

    “是是,我一定努力。”

    裴泽乐呵呵的应了卓如斯。

    自从卓如斯收了季蓝青后,每次裴泽来,卓如斯就撮合裴泽和季蓝青,以前季蓝青还解释解释,时间旧了她也就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