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54章 失去才懂得珍惜
    “我先回屋了。”

    季蓝青先回屋。

    屋里只有陈姨在,溪溪今年两岁半,卓如斯说画画要从娃娃抓起,已经把她送去一个朋友家学画画启蒙,每周去三天,每次去半天。

    今天正好是溪溪去上课的日子。

    季蓝青回到屋里,打开笔记本电脑。

    她在跟卓如斯学画后,为了让自己沉下心来,在换号码的同时,把自己的智能手机也换成了老年机,除了发短信和打电话,别的都做不了。

    季蓝青对着电脑,鬼使神差的打开微博,在搜索栏里,输入了「慕亦非」三个字。

    可,这一次关于慕亦非的微博不像三年前那样多,也不是每一条都和模特,明星捆绑。

    相反,从去年到今年,近一年的微博里,=只有寥寥几条,也都是和生意有关。

    季蓝青又往下翻了翻,别说近一年了,近几年的,也没有几条关于他的。

    “难道……”

    季蓝青的心里泛起许多遐想。

    不知何时,陈姨已经走到了季蓝青的身后,看她在搜索慕亦非,先是有些意外,却很快释然,说道,“大小姐,这么多年,你心里……”

    “没有!”季蓝青听见陈姨的声音,迅速把笔记本电脑关上,解释,“我就是今天看见他了,随便搜一下。”

    只是,她说这个的事情,不禁有些心虚。

    陈姨跟了季蓝青这么多年,非常了解她,好心劝说,“溪溪现在小,不懂,你可能感觉不出来,可长大了,爸爸还是很重要的。”

    “嗯,我以后……会给她找个对她好的爸爸的,如果我可以遇见的话。”

    季蓝青心里没有底,慕亦非在她心里根深蒂固,这样的她无论跟谁在一起,都是不公平的。

    “后爸哪有亲爸好。”

    “陈姨,我收拾收拾准备去接溪溪了。”

    季蓝青知道,她和陈姨没有办法说下去了。

    只能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去接溪溪下课。

    “嘟嘟。”

    季蓝青出了画院,刚到胡同口,就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她转头正好看见裴泽的车就停在胡同外道路的树下。

    “你去接溪溪下课对吧?我送你啊。”

    裴泽把窗户降下来,冲她挥了挥手。

    “嗯。”

    平时裴泽有时也陪她去接溪溪,季蓝青也没有拒绝,直接坐上了他的车。

    在去接溪溪的路上,季蓝青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看见他了……”

    她说的“他”,指的是慕亦非。

    从刚才,季蓝青就有些纳闷。

    裴泽开着车,用余光看了一眼季蓝青,笑道,“这个啊,你画展开之后,我去了好几次,每次都能看见他在那看那副<少女的祈祷>。”

    “……”季蓝青的心咯噔一下,看来工作人员说的是真的,她默默垂下目光,喃喃自语,“他这是为什么?”

    季蓝青的心里泛着涟漪,慕亦非做的这些事情,她的心里都指向一个答案,那就是慕亦非想和她复合……

    可她上过一次当,不会再上第二次了。

    “也许,只是他这个人毕竟念旧吧。”

    “念旧?”

    季蓝青看向裴泽,不懂他的意思。

    “就和小孩子一样,喜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等属于自己了又不去珍惜,但等再失去了,又想拿回来。”

    裴泽操纵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他并没有看见季蓝青脸上的失落。

    “所以,我注定永远得不到他的珍惜,对吗?”

    “不对啊,他现在就很珍惜你啊,因为你现在不属于他。”

    裴泽脸上带着笑意,若有深意的说道。

    溪溪学画画的地方离三千画院不远,很快就到了,季蓝青下车去接溪溪,裴泽在外面等着。

    很快她就接溪溪出来。

    溪溪今天一如既往,和一个小花猫一样,小脸上满满都是各色的颜料,但底色是橘黄色的……有点像向日葵。

    “这老师是教你们用脸画画吗?”

    等溪溪上车,裴泽打趣的问她。

    “老师让我们用圆的东西画个太阳。”溪溪说道。

    她没有往下说,季蓝青和裴泽就都明白了。

    “所以你觉得你脸毕竟圆是吗?”裴泽问的时候,已经强忍笑意了。

    “对啊,妈妈不是说我大圆脸蛋吗?”

    溪溪坐在位置上,认真的回答。

    他转头看着溪溪的花猫脸,连头发上都是颜料,再看一旁的季蓝青满面愁容。

    不过好在,这里用的颜料都是安全纯绿色的,哪怕小孩子吃下去都没有关系,只是多多少少有些难洗。

    “别的小朋友都用什么画的?”

    裴泽开车,季蓝青抓起溪溪还带着彩色颜料的小手,用力搓了搓。

    “因为我用脸蛋,所以大家也都脸蛋画了太阳。”溪溪说着,漂亮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得意,“大家都夸我聪明。”

    裴泽听见,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这事你最好让小朋友们都保密,不然下次他们的妈妈就不让他们跟你玩了。”

    “为什么?”

    “因为洗不掉啊,你看你脸上的颜料,下次上课恐怕都还在。”季蓝青无奈的回答。

    “是吗?”

    溪溪歪着小脑袋,用手指搓了搓脸上的颜料,果然一点都没搓下来……

    她又用力搓了搓,还是没有搓下来,瞬间,圆溜溜的眼睛一下就变得水汪汪了,无助的看着季蓝青,“妈妈,我以后是不是就这样了?”

    “噗!哈哈哈哈,没错,你以后就这样了。”

    裴泽要不是在开车,肯定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没有没有。”季蓝青看着溪溪是真哭,赶紧将她抱住,擦掉小眼泪,说道,“妈妈回家努力给你洗掉,好吗?”

    “嗯……”溪溪撅着嘴巴,委屈的一下下吸着鼻涕。

    裴泽把她们母女送到胡同口,就说,“我不进去了,画廊还有点事。”

    “嗯,谢谢你送我们回来。”

    季蓝青道谢后,带着溪溪进了胡同,向三千画院的地方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胡同门口路边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

    那保时捷是她最熟悉的那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