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56章 为什么我没有爸爸
    “妈妈!我饿了。”季蓝青往正厅走的时候,溪溪就抬着小手跑了过来,脸上颜料依旧在。

    “嗯,回去吧,陈奶奶应该已经把饭做好了。”

    季蓝青顺势抱起溪溪,往屋里走去,不再让慕亦非看她。

    看着女人离去,慕亦非不禁再次想起那一个月的时光,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现在的他格外念旧。

    季蓝青抱着溪溪经过正厅,跟卓如斯打招呼。

    卓如斯看见季蓝青才说,“蓝青,你留一下,让溪溪先回去。”

    “好。”季蓝青把溪溪放在地上,好生好气的对她说,“你先回去让奶奶给你洗手洗脸,妈妈马上就回去好吗?”

    “好。”溪溪点头,临走前还不忘记跟卓如斯说,“爷爷再见。”

    等溪溪离开,季蓝青坐下来,卓如斯才说,“那个就是溪溪爸爸吧?”

    “……是。”

    季蓝青点头。

    其实卓如斯猜出来她也不意外,溪溪和慕亦非长的太像了,尤其是那双眼睛。

    “嗯,今天他在外面敲门,说找你,老胡看他长得像溪溪,就让他进来了。”卓如斯慢条斯理的把为什么慕亦非会在这里这件事情,解释了一下。

    “我给他说了,以后让他别来了。”

    季蓝青现在想的就是,慕亦非闹到这里来,打扰了卓如斯,实在不好意思。

    “嗯,下次不让他进来了,我也觉得他没裴泽好。”卓如斯听季蓝青这么说,本来一直端着的架子一下放了下来,点了点头。

    “师父,那我先进去了。”

    “行,明天你别出去了,早上有人要来。”

    “好。”

    季蓝青应了下来,回到房间。

    她回去的时候,溪溪的小脸已经被陈姨洗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颜色沉淀,让她的小脸还有些发橘色。

    “妈妈,刚才那个叔叔是谁?”

    溪溪擦干净小手和脸蛋,就走过来问她。

    “是妈妈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季蓝青搪塞过去,她从来没给溪溪说过爸爸的事情,她从小长在画院里,里里外外都是自己人,没有人给她提过关于爸爸的话题,所以她知道溪溪不会乱想。

    可话音刚落,溪溪就小嘴一撅,有些不太高兴的说了句,“哦……我以为是我爸爸呢。”

    “……不是爸爸。”

    季蓝青没想到,溪溪怎么会问关于爸爸的事情。

    她不禁抬头去看陈姨,担心不会是她说的吧?

    陈姨迎上她的目光,也是一脸莫名的摇了摇头,示意不是自己说的。

    “来来,吃饭了。”

    陈姨为了不让气氛尴尬,招呼两个人吃饭。

    都坐在饭桌上了,溪溪还是歪着脑袋问道,“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呢?”

    季蓝青也是一愣,却又很快换上一副好奇的笑脸,“怎么突然问这个?”

    “嗯……因为我去学画画,别的小朋友都说自己有爸爸。”溪溪用自己的卡通小勺,吃了一口面前的粥,自言自语,“爸爸长什么样啊?”

    “溪溪,妈妈对你不是很好吗?有没有爸爸都是一样的。”

    陈姨好心劝溪溪。

    溪溪毕竟是小孩子,听过之后也只是点头,“嗯,我有妈妈就够了。”

    ——

    翌日一早,季蓝青起床到了正厅,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还有几个画院的画家。

    “师父。”

    季蓝青先跟卓如斯打招呼,才跟另外几名画家打招呼,之后才坐到最末端的位置上。

    这些人里,她辈分最小。

    “这为是卓院长的徒弟吧?前几日的画展可谓是轰动A市啊。”

    季蓝青刚坐下,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开始夸她。

    “没有,只是借着我师父的名字,所以才得到了媒体的重视。”季蓝青谦虚道。

    她也明白,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如果没有“卓如斯关门弟子”几个字,画展恐怕连看的人都没有,别说媒体报道了。

    卓如斯因为是名家,年纪又大,许多商人都喜欢收藏他的画,一般的画作等画家过世后都会暴涨。

    “你太谦虚了,这么年轻就有这个水平,又不是童子功,这绝对是天赋迥异啊。”穿着西装的人继续夸。

    季蓝青又客气了几句,之后又到了画家,他们的会议才正式开始。

    会议主要是有个新开的拍卖场,那个穿西服的男人就是拍卖公司的委托人,年后想举办一场名家画作拍卖,希望三千画院的几位画家能以出几幅画,捧捧场。

    大家都纷纷答应了。

    会议末了,拍卖公司委托人又转向季蓝青,说道,“卓院长的徒弟如果肯赏脸的话,希望您也可以参加。”

    “我?我不合适吧。”

    季蓝青也是一愣。

    虽然这几年的学习加上卓如斯的指导,她的进步很大,但跟在座各位比,那简直就是幼儿园级别的。

    “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

    不等季蓝青拒绝的更果断一些,卓如斯就先开口了。

    他虽然对季蓝青在专业方面很严格,但是季蓝青在这方面的天赋,是他认可的。

    “对对,如果您手上没有适合的画的话……过了年就是鸡年了,要不您就画个以凤凰为主题的,过年嘛,也图个吉利,怎么样?”

    语气上虽然是在问她的意见,其实就是在给她提要求。

    季蓝青说到底不过是个学徒,能参加已经是莫大的机会,被提要求也无所谓了。

    她很快应下,“那就凤凰吧。”

    “当然了,您的画展我也看了,我觉得您还是油画更出彩一些……”

    “好的。”

    季蓝青明白他的意思。

    这件事情敲定,会议才结束,季蓝青并不介意只有她被提了要求这个事情,毕竟她是学生。

    等人都走了,卓如斯又把季蓝青叫住,“蓝青,画展上你卖的那几幅画,款都打过来了,除掉乱七八糟的费用,其他的我都打到你的卡里了。”

    “谢谢师父。”

    季蓝青激动,虽然她这几年也有卖过一些画为生,但这次因为有卓如斯的名号帮忙造势,她将几幅质量好的作品挂在画展上出售,标的价格不低却都卖了出去。

    买家与其说是看重画,不如说是看重季蓝青未来的成长性,和她画作的投资价值。

    “你这个钱有什么打算?”卓如斯试探性开口。

    “一直住在您这也不方便,我想在附近买个房子,然后给溪溪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她以后长大了,肯定不能一直和我住。”

    季蓝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