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61章 被记者堵了门口
    季宁雪一愣,但她很快明白了李玉的意思,本来拨出去的号码又删掉了。

    “妈……”季宁雪看着倒在客厅里的季民旭,拿着手机的手在不停晃动。

    “死孩子,急啥啊,你没看你爸上次给季蓝青那个贱人百分之十的股份,都很后悔,你这次救了他,他一转眼说不定就把遗产的股份提高了,我们在他身边忙前忙后,结果给季蓝青做嫁衣?”

    李玉看着季民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用穿着拖鞋的脚踢了两下。

    “妈,那我们现在可是杀人啊。”

    季宁雪虽然坏,可她不敢干杀人放火的事情,现在李玉做的事情她虽然明白,多多少少有些担忧。

    李玉坐回沙发上,敲着二郎腿,拿出手机得意的说,“不是我们杀人,杀人的是季蓝青!”

    “什么意思?”

    “今天我把跟季蓝青说的话都录音了,回头找人剪辑一下,再找媒体抹黑一下季蓝青和卓如斯的事情,和录音一结合……”

    李玉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

    她说话时候,还特地又往佣人房那里看了看。

    客厅直通的只有厨房,以及佣人房,不过这个点,佣人肯定都睡了,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妈,你居然录音了?你太厉害了!”

    “小点声!”

    季宁雪咋咋呼呼,李玉瞪了她一眼。

    过了一会,李玉又踢了一脚季民旭的身体,才对季宁雪说,“来,跟我一起叫。”

    “什么?”季宁雪一头雾水。

    “现在,你爸爸刚刚晕倒。”李玉说完,就开始大声喊道,“老公?老公!你怎么了!”

    季宁雪一看就明白了,也跟着大喊,“爸爸!爸爸!”

    “愣着干什么!去叫佣人起来啊!我去打电话!”李玉大声嚷嚷。

    “哦!”季宁雪跑到佣人房门口,大喊,“别睡了,别睡了!我爸爸晕倒了!”

    她刚想敲门,却发现佣人房的们是虚掩着的,并没有锁上。

    季宁雪一把把门推开,里面是她家的两个佣人,一个是年轻的,一个是年长的。

    “怎么了?”

    两个人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季宁雪看了看两个人,脑袋里出现一个很可怕的想法,但很快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才说,“爸爸晕倒了!妈在打电话,你们快穿衣服,一会跟我们一起去医院!”

    “哦哦。”

    两个佣人听着,都穿好衣服。

    季宁雪这才出去,这会李玉已经打完120,刚把电话挂掉。

    “妈,打了吗?”

    “打了,说一会就来,他们让我们不要动他,按一下人中。”李玉说着,装模作样的蹲下来,把大拇指轻轻的搭在季民旭的人中处,一点也没有用力。

    不出十分钟,就有救护车来了,李玉指着年轻的那个佣人说,“小张,你跟着我们去医院,老刘你就留下来看家吧。”

    “好的。”

    “知道了。”

    两个佣人各自答应。

    很快医生进来,用担架把季民旭抬走了。

    但,季民旭因为急性心肌梗死,送到医院时已经去世了。

    李玉和季宁雪不但一点也没有告诉季蓝青,反而是将季民旭匆匆火化,又花高价找律师改了遗嘱……

    季蓝青因为闭馆在忙画的事情,根本没有关注季家的事情。

    季家并不是什么大企业,季民旭的去世也没有媒体报道,就这么匆匆过去了。

    直到两周之后……

    季蓝青送溪溪去上画画课时,却发现门口人山人海,都是记者!

    “季小姐,听说你发达后就和把您从小养大的父母划清界限是这样吗?”

    “季小姐,网传你父亲的死是因为知道你被卓院长包养气死的,是真的吗?”

    “季小姐,能不能谈一谈您跟三千画院的院长卓如斯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收您做关门弟子?”

    “季小姐,听说您同时和两三个男人保持不正常关系,其中包括您的前夫慕亦非,裴家大公子裴泽,是这样吗?”

    她站在门口,就被长枪短炮对着,记者们七嘴八舌的发问。

    季蓝青一下子就懵了。

    下一秒她退到屋里,想关门,记者却都涌了上来。

    三千画院一向清静,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没有保安。

    季蓝青赶紧将溪溪推到自己身后,大声喊,“溪溪你快回去!”

    她拼命关门,可记者都在往里挤。

    溪溪一看这样,也赶紧跑。

    这会,老胡走了过来,老胡今年70多岁,一直跟着卓如斯,他走到门口,看见记者都在往里涌,慢条斯理的说道,“这里是私宅,如果你们往里踏一步,就算是私闯民宅。”

    他的声音不大,而且说的很慢,但记者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大家顿时都不敢挤了,乖乖退到门外。

    季蓝青一看赶紧关门,可记者们虽然人在外面,依然用照相机摄像机卡住门缝,继续问问题。

    其中有一个离季蓝青最近的记者问道,“季小姐,你父亲去世,葬礼你都没有出席,难道你不伤心吗?”

    “什么?”季蓝青关门的手僵了一下,气愤指责,“你胡说什么!我爸爸哪里去世了!”

    那记者一看季蓝青回应,赶紧说,“果然你妈妈说,你在给卓院长当徒弟后,就不再和家里联系是真的,居然连自己父亲去世都不知道。”

    “你别胡说!我爸爸活的好好的!”

    季蓝青虽然因为知道季民旭出轨,季宁雪是自己亲生妹妹后,一度有些接受不了。

    但这几年的时间,她也想明白了,想找个时间回去看看他的。

    “这个事情,怎么可能是假的!”

    “就是,居然有你这样的女儿,连父亲去世都不知道!”

    “是啊!三千画院院长不过如此,收徒弟连品德都不看。”

    “不看品德?说不定三千画院院长的品德就不怎么样,不然怎么平白无故收个女徒弟,还让她住这里。”

    外面的记者七嘴八舌的说道。

    “你们这些记者!说我可以,怎么还说我师父!”季蓝青听着记者们不堪入耳的话,愤怒的大声反驳!

    “怎么?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

    记者看见自己的话刺激了季蓝青,也算是计谋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