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63章 他是睁着眼睛下葬的
    “慕总,你怎么总喜欢替别人做决定啊。”裴泽也知道慕亦非的意思,“我这是为了帮她才舍小我,为大我的。”

    他这些年,虽然对季蓝青从未表达过什么,但是他心底还是有季蓝青的一个位置。

    看着她从当年那个青涩的小女孩,飞速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画师,他为她高兴。

    但也发现自己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加上和简玫的过往,裴泽才选择藏起自己的感情。

    “解决事情的方法很多,按你这么说,被传绯闻如果想压下来,难道都得承认?”慕亦非能不明白裴泽想的是什么?

    裴泽摇头,带着几分调侃,“呵呵,绯闻怎么压,这个还是慕总你有经验。”

    二人争执时,季蓝青打开微博,却看见李玉居然在召开记者招待会!

    招待会上,李玉哭的是泣不成声,一口一个,“我虽然不是蓝青的亲生母亲,可我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

    网络上也迅速对于此话做出回应。

    大部分舆论表示:“眼泪不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不可能哭成这样。”

    李玉说的话,发的图片,录音,都找了专门的团队在背后进行舆论引导,其中就算有不同的声音也很快被压了下去。

    在记者会开完后,慕亦非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季蓝青,说道,“别怕,我帮你去发律师函辟谣,凡是参与造谣的,全部都起诉。”

    “还是我来吧,我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我外公会收她做关门弟子,本来,这个事情就和我有关。”裴泽也表示。

    而且这件事情如果谁辟谣,就仿佛占了上风。

    “行了,你们两个!”二人在争谁去发律师函辟谣时,卓如斯已经走了过来,“我已经让人发了,你们小年轻发这东西没分量,还得我来。”

    “谢谢师父。”季蓝青起身感谢。

    以卓如斯的社会地位,他只要发,肯定没人敢正面刚。

    这个传闻就是从季蓝青和李玉他们的关系发酵而来,本来就是捕风捉影。

    在卓如斯发了律师函后,几天之内,果然没有人再说卓如斯和季蓝青的不正当关系,但是这让大家在有录音证据的季蓝青和季家关系上的事情,大做文章。

    那些通稿上的所有笔墨,都是为了把季蓝青黑成一个无情无义,出了名就忘本的人。

    之前来请季蓝青参加拍卖会的那个拍卖公司,也取消了她的名额。

    季蓝青躲在书院里不敢出门,李玉却带着一大堆记者找上门来。

    是老胡开的门,他看见李玉在门口时,就马上关门,可李玉也不争,也不闹,只是抱着季民旭的遗照,在门口哭。

    外面还是有慕亦非请的保镖,他们就在保镖保护圈的外面。

    季蓝青得知事情过来,她趴在门上,就听见李玉在门口边哭边说,“蓝青,你就去看看你爸爸吧,他死前给我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再见你一面。”

    “蓝青,你知道吗?你爸爸死前因为没有看见你,眼睛一直没闭上,我帮他合了好几次眼,放了手他又睁开了,最后就是这么睁着眼下葬的啊!”

    李玉在外面,声音越哭越大。

    外面的记者都跟着吆喝——

    “太不像话了,你父亲都这样了,还在里面躲着!”

    “这样的人都能成画家,我们国家的艺术真的是没希望了!”

    “就是!”

    季蓝青在里面听着,几次想出门,都被老胡拦住。

    “妈妈,外面怎么了?”

    季蓝青在门口趴着时,溪溪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她的脚边。

    “溪溪,你怎么在这里?快回去!”

    一看见溪溪出来了,季蓝青吓坏了,生怕她听见什么不该听的。

    季蓝青一说话,外面就听见了,李玉一下子哭的更厉害了,“蓝青,你就去看看你爸爸吧!”

    她从白天哭到黑夜,到傍晚的时候,终于“晕倒了”。

    这件事情在网路上发酵。

    季蓝青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这已经超出了她的常识,她只能去找陌羽。

    陌羽连医院的视频,季家小区的视频都黑了,没有找到任何问题……

    慕亦非和裴泽那边也毫无收获。

    这件事情就仿佛一个黑洞,季蓝青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网络上所有的人都被舆论引导。

    几天之间,她就成了千人指,万人骂的垃圾,不孝女。

    任何帮她说话的,都会被骂三观不正。

    季蓝青看着网上的舆论,逼入绝境,只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画……

    卓如斯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大家都以为,一个事情的热度来了,就会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但是又过了半个月,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而季蓝青则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出来。

    连门都是反锁的。

    记者依然在门口蹲守,慕亦非开始还有所顾忌,后来也干脆不管了,直接进出。

    他一进去,溪溪就跑过来说,“叔叔,妈妈还在画画,好几天没出来了。”

    溪溪小脸哭的脏兮兮的,这几天出事,只有陈姨在管她,季蓝青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工作室里画画。

    “我去看看。”

    慕亦非听见,也有点担心。

    他在门口,敲了敲门。

    “蓝青?”

    “……”

    工作室里一片寂静,门是虚掩着的。

    “你进去吧,她不会应你的。”卓如斯也跟过来。

    这几天大家都有劝季蓝青,可季蓝青却除了画画和吃饭外,似乎什么都不做,有时候睡觉,也是在工作室里。

    “我进来了。”

    慕亦非手放在门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工作室门打开。

    季蓝青的工作室不大,只有十几平米,里面放着一个偌大的画板,支着一个没画完的画,只是那幅画色调非常昏暗,至郁。

    满屋子都是颜料的味道。

    季蓝青背对着门,拿着笔就在画板上一直画,像是着了魔一样。

    只是她拿着笔的手去取颜料时,分明已经抖的很厉害了,每一下都像是要到极限了一样。

    慕亦非看见这一幕,不禁心疼,向前走了几步,从背后把女人抱住,“休息一下吧,别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季蓝青的手被男人禁锢住,抬不起来,试了几次,才将手乖乖垂在一边,却一语不发。

    慕亦非将女人的身体转过来,低头。

    午后的阳光透过工作室的窗户照进来,洒在女人小巧的脸上,她脸颊上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颜料,一双清澈干净的眸子看着她。

    季蓝青微微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眼前的一幕,让慕亦非不由怔住,年少时的一段回忆,从他记忆最深处被唤醒。

    慕亦非微微张嘴,略带试探的唤她,“小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