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季慕】第67章 你不过是丧家之犬
    “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以后不会再来了。”

    季蓝青说完就往前走,她现在也不想和季宁雪多做交集,免得一会又从哪里跑出一些记者来。

    “属于你的东西?”听见季蓝青来拿东西,季宁雪脸色就不太好,“这家里哪还有你的东西?”

    “这和你无关。”

    季蓝青说着就要越过季宁雪。

    可,当二人走到门口,季宁雪就马上将来路档上,“这里面是什么?我要看看!”

    季民旭的遗嘱是篡改的,加上他们造谣,季宁雪怕的是妈妈不在,他们不会是来拿什么证据的吧。

    “是我自己的东西,为什么给你看?”季蓝青挡在前面。

    “爸爸去世了,这个房子现在就是我们的,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你从我们的房子里拿走东西,我当然要确认了?”

    季蓝青已经被她们搞臭了,根本抬不起投来,季宁雪也不顾忌什么,说话的时候一抬手,就直接将季蓝青推倒在楼梯前面。

    季蓝青手上的箱子,就歪在身边,里面的东西掉出来了一些。。

    “大小姐!”

    佣人小张一看季蓝青被推倒,马上去扶。

    “大小姐?你瞎吗?现在季家的孩子就我一个,没有什么大小姐了,你不懂吗?”季宁雪听见小张这么喊,气的指着她大骂。

    小张蹲在季蓝青的身边,低着头,手轻轻扶着她,却不得不跟季宁雪认错,“我知道了。”

    季蓝青想起小张在自己进来时叫大小姐,这会见季宁雪对她大呼小叫,扶着楼梯站起来,把小张护在自己身后,对季宁雪说,“何宁雪,怕你不是搞错了吧?”

    一向温和的季蓝青,这会声音也不再软弱。

    李玉刚把季宁雪带回家时,她不姓季,姓何。

    “你说什么呢?”季宁雪根本没想到季蓝青会这样。

    “我们季家从来都只有我一个女儿,你就是外来的野种,不过是沾了你妈的光,进了我们季家的门,摇身一变,从小乞丐变成了富家千金。”

    季蓝青从来都不是强势的人,更不会揪着别人的弱点去说。

    可是,父亲的去世,廉价的墓碑,李玉和季宁雪在没提前抹黑她,等等所有的事情,都让她不能再软弱。

    “我早就给你说了,我就是爸爸亲生女儿!”

    季宁雪根本没想到,季蓝青突然提这个事情。

    她根本不愿意面对从前自己的生活。

    “爸爸已经去世了,已经火化了,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而且我们季家怎么可能出来你这样的人?”

    季蓝青比季宁雪高一点,她微微低头看着季宁雪,表情尽量坚决,毫不示弱。

    “呸!就算你是季家的人,就算你是季民旭的女儿又怎么样?他死了,他辛苦大半辈子的财产现在都是我和我妈的了!”季宁雪面目狰狞,被季蓝青刺激到后,她激动的说,“我妈早就说了,别看季民旭忙乎半生,其实都是在给我们两个人打工,现在季氏是我们的,他前半生赚的所有钱都是我们的!”

    季蓝青也是一愣……

    是啊,她之前并不想和李玉以及季宁雪争什么,只觉得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

    却从来没想过,季民旭辛苦大半辈子攒出来的财产,就这么被李玉和季宁雪这两个心机深重的女人霸占了。

    “你们,你们根本没本事守住季氏!”

    季蓝青刚才的气势,因为想到父亲的心血被霸占有些慌乱,也弱了不少。

    “守不住又如何?现在有一种人叫高级经理人,根本不需要我们自己打理公司,只要坐着等收钱就可以了。”季宁雪得意。

    “像你们这样的人,就算有这样的人帮忙,季氏也会完蛋的。”

    “完蛋就完蛋啊,我妈说了,又不是我们创建的公司,不过就是捡来的,能赚钱最好,不赚钱就卖了,反正里外我们也不亏。”

    季宁雪为了刺激季蓝青,把之前李玉说的话全部重复了一遍。

    “……我,我可能让你们得逞的!我对遗嘱有异议,我要拿回公司!”

    季蓝青说这话底气不足,现在的她,怕是早就成了季氏的过街老鼠,怎么可能拿回公司?

    “哈哈哈,那你拿啊,遗嘱早就执行了,现在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婚内出轨,和老男人上床生了畸形儿的女人,最后还气死了亲生父亲,季氏现在所有的高层,对你都是嗤之以鼻,我倒是欢迎你来季氏,亲眼看一眼季民旭之前那些心腹对你什么态度!”

    季宁雪越说越爽。

    之前季民旭帮着季蓝青,她还得装,还得让着她,叫她一声姐姐,现在季民旭死了,遗产都给李玉和她了,季蓝青对她没有任何威胁,她怕什么?

    “你们……”

    季蓝青气的攥起双拳,牙齿紧紧咬着,恨得浑身发抖!

    “我们怎么了?季蓝青,现在是丧家之犬的是你!我以前为了博得季民旭的好感,不得不装乖乖女,我早就盼着他死了,现在他终于死了,我终于也不用装了。”

    暴露真实面目的季宁雪,真的是狰狞恐怖,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谁是丧家之犬,很快自有分晓!”

    不等季蓝青再说话,一直虚掩着的大门被推开,慕亦非就站在门口。

    他刚才因为季蓝青迟迟没有回来,就来看看,却没想到,听见了季宁雪的一番言论。

    “慕,慕总……”

    季宁雪前一秒还飞扬跋扈,可看见慕亦非的那一秒马上就怂了。

    她对这个男人还是有好感的,毕竟慕亦非长的很帅。

    慕亦非低头,看见歪在一旁的箱子,也没有搭理季宁雪,而是进了屋子,问季蓝青,“这些是你要拿的东西吗?”

    季蓝青低头,看见箱子里的东西掉落出来,不由脸红了一下,点头,“是。”

    慕亦非弯腰,打算帮季蓝青将掉出来的东西放回箱子里,再拿出来,可当他看见箱子里的东西时,不由一愣,很快唇角勾起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