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神医 > 第2565章 小喽罗而已!
    暂时不予理会,看着魏刚和陈南已经将一部分神魂隔离,并能用这一部分神魂思考。

    我便心念一动,控制阵盘启动幻阵空间禁锢的能力,“你们仔细感受这种空间禁锢能力,看看能否找到这种力量薄弱之处。”

    “确实能够感受得到,但是很凌乱。”魏刚先在心中发言。

    陈南也紧随其后:“我也感受到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大部分神魂被幻境所困,身上力量根本就调不动。”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既然能感受到空间禁锢力量薄弱之处,那么必然能够感受到神魂受到影响强弱。”

    “你们慢慢尝试,记住不能将最后这一丝神魂与其他神魂相连接,就在神魂封印之内去去感受外面神魂变化。”

    将神魂封印,这一丝被封印神魂就像是离开身体的魂魄,不属于身体,但是却能够清晰感应到身体和其他神魂存在。

    这就是保持一丝清明最大好处,也是用来破除幻阵、媚术,甚至用来迷惑敌人的最好方法。

    这种办法可比装死好用多了,有人能发现你是死还是活,但是却没有人发现你清不清醒。

    “我感觉到了,影响神魂的幻境强弱和空间禁锢之力是一样的。”陈南说这话离我教他们方法就只有几秒时间,不慢也不算快。

    但要是阵法主人想杀他们,绝对活不了。

    魏刚这次和陈南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两人神魂力量相差不大,甚至可以说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陈南才进入金丹期后期没有多长时间,在过段时间,应该能够追上魏刚。

    这时,理他们两人进入阵中已有几分钟时间,而阵法外面一群人也好像商量好了破阵方法,人群分为几群朝着几个方向而去。

    “你们两人既然已经找到破阵之法,那就出来吧!”

    我话刚说出口,就见到两人按一定规律移动,但是两人移动方位和步法完全不同。

    比如陈南先是朝后面移动一步,然后又朝左移动两步。

    而魏刚却是先朝右走了十步,才向后面退一步,阵法在每一个方位力量皆不一样,走出阵法的方法自然也不同。

    在这阵法中,不同人破阵而出,方法不但因人而异,还因时而异,也因地而异。

    每一种阵法,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对不同人,所施加力量皆不一,这或许就是阵法师少见原因之一。

    魏刚他们先前步法很慢,到了后来也就越来越快,这不是因为后面阵法力量减弱,而是随着被控制的=神魂恢复,力量也随之增加。

    没有多长时间,两人就从阵法里面走出,站在我身后。

    “轰隆、轰隆——”

    “轰隆——”

    也正是这时,阵法四周一阵阵轰鸣之声传来,声音巨大,就连浓雾也被震得抖动。

    “这是怎么回事?”陈南向前一步,走到我身边,开口问道。

    魏刚也环顾四周,将全部神识朝外面探去,可是他的神识却如同石沉大海,刚到体外就陷入阵法。

    “没事,魏兄,你将神识收回吧,一些小罗罗而已。”

    魏刚将神识收回,我便从未央中取出两块令牌,一人给他们一块,“凭借这块令牌,你们可以随意在阵中穿行。”

    “你们两人拿着令牌,将被困在阵法之中那群人送出去。”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人就朝外面走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知道将他们送那儿吗?”他们走太快,不得不补充说明。

    魏刚和陈南一想也是,送到外面范围太广了,可操作空间很大。

    “嘿嘿,知道、知道,哪儿来就让他们滚回那儿去嘛!”陈南嘿嘿一笑,就继走向外面。

    “哎,该留的还是要留下的。”就连魏刚也这么说了一句。

    不过魏刚这句才是我最想听的,“听到没有,该留的还要留下的。”

    “懂!”过了一会儿陈南的声音才从浓雾之中传来,他的声音夹在轰隆声中,只能依稀听到。

    等他么两人都进入阵中送我的俘虏们离开,我才环顾四周,最后找到一个方位,朝那边而去。

    我所去方位正是黑大个所在的地方,人还没有到哪儿,声音就先透过阵法传到这一群人耳中。

    “一群垃圾,连一个幻阵都破不开,还有什么资格在这儿。”

    要是破普通阵法,就他们这样狂轰滥炸也可能会动摇阵基,破开阵法。

    映月幻阵力量来源是龙脉之力,山脉不绝,则幻阵不灭。

    想要等着他们破阵进来,那是不可能的,就只有我出去请他进来了。

    “小子,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阵法中龟缩一背子,既然出来了就过来跪地磕头,在叫上三声爷爷来听听。”

    我还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刘黑阔就这样说道,就连和让他在一起的几人,也说了起来。

    “小子,有本事你就滚出来,叫上三声爷爷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我说你们怎么这样呢,刚才在来的路上不是都已经商量好的了吗,你看东西我都找好了。”

    最后说话之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小笼子,在里面正是上一次陈南抓来的那种洞鼠。

    看到这个东西,我杀心顿起,本来只打算将他们送出乾坤界中,既然他们自己找死,那就成全他们。

    “你们是要把这洞鼠用在我身上吗?”

    我的声音在次透过浓雾传到这群人耳中,这一次声音之中带着浓郁杀气,夹杂着滚滚浓雾压向这群人。

    他们虽然也得感受到一种透骨冷意,但是人多的时候,一个人往往更加自信。

    没有人将这种浓郁杀气放在心上,其中有几人还哈哈大笑起来,黑大个事先说道。

    “你怎么把这东西拿出来,不是叫你放好吗?你看把人家吓成什么样了!”

    黑大个训斥的话语中带着一种由衷嘲讽,而那个手中提着洞鼠的人,马上赔笑。

    “哎呀,黑阔兄说道是,你看我这记性太不好,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