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神医 > 第2571章 来自魔界!
    让他们两人压制实力,最大的原因就是这样,想要塑造他们,就一定让他们在每一个境界都达到真正的圆满之境。

    在我还没有恢复这一部分记忆之前,我并不在意这些,但是当恢复记忆,那么这就是必然选择。

    还好,他们两人境界也只是在金丹后期而已,要是境界太高,必然要用洗经化髓之法将他们全部修为化去。

    就如同当年的我一样,不但将一身魔攻全部化掉,就连实力也回到原点。

    他们要想在将来有所成就,从现在开始,就必修这样做。

    看着两人将丹药服下,入定开始修炼,我的思绪也飘飞到地球上面。

    在哪儿还有几个我最为关心之人,也不知道她们修炼如何,要是我在地球上就能想起这些,她们也能够更快来到灵界中。

    不过想到最后,我也有些宽慰,在地球也有在地球的好处。

    如今的灵界,我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也不知道慢慢修行长路之中,我还会不会如同前世那样,一生征战。

    观截教最近这些动作,别人或许不止截教为何这样做,这恐怕除了截教那个掌教真人就没有人知道。

    但是这些却在印证邪眸白虎之言,也印证了我记忆中那些蛛丝马迹,只有在动乱时代,道佛两门才会开启杀戮之门。

    让教中弟子在动乱到来前,适应这种杀戮氛围,现在恐怕不止截教试炼是这样,九州其他势力,甚至整个灵界都是这样。

    “邪眸!”

    我将神识透入丹田之中,唤醒还在沉睡的邪魔白虎,声音完全恢复成了前世样子。

    邪眸白虎在听到我的声音时,一个激励,就从沉睡中醒来,“龙帝!”

    他的声音和我一样,充满沧桑,声音虽然平常,但是在其中却能够听出那种时代之感。

    “龙帝,你恢复了记忆!”他先是震惊的叫了一声龙帝,然后才这样问道。

    以往他们这么叫我,我总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但如今邪眸白虎在这样叫,我却感觉到无比自然。

    “没有全部恢复,至少我还不知道我为何会成为如今这样。但始终是想起了一些东西,更多的慢慢回想吧!”

    神魂封印不知为何,最近解禁愈加快速,我所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封印就能够完全解除。

    这一次将邪眸白虎唤醒,最大目的就是为了证实我记忆中那些蛛丝马迹,我知道记忆不会骗我,可是关于后面的记忆还不得而知。

    “邪眸,你原来说过,万年之后将有一场大劫,这场大劫所指的就是动乱吧!”

    邪眸白虎或许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然后才若有所思,好像已经陷入无边回忆之中。

    过了好久,他方才说道:“具体是什么大劫,我也不是太清楚,当年你将我封印在地球的时候,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时候你说过,当你在人世间再一次出现,万界动乱将再次降临。可是你没有告诉我这万界动乱所指的是什么,所以我也只知道这些。”

    之后,邪眸白虎又猜测,这些东西证道强者应该能够推演出来一些,在我的时代,最强大的几个证道强者为我、道祖、魔界至尊还有妖族共尊的皇。

    提到这些人,邪眸白虎又继续说,“在你的时代,虽然你纵横万界,星空之下在无敌手,但是我偶然听到至尊在说,你在准备什么。”

    “可是当我再次寻问至尊之时,他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在我离开时,我听到至尊在叹息,这种叹息,我们在至尊身上从来没有听到过。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至尊,在这之后,我与魔界其他几大王尊,就在也没有见过至尊尊。

    而没有多长时间,你就找到我,那时候我才知道,准帝与最强大的帝级强者到底有多大区别。

    当年的你,只用了一招,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你封印在地球,你走时也只留下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白虎说了很久,当你我是怎么封印他的,为何只是将他封印,这一切都是未知,在记忆还没有彻底恢复之前,这些都不过是凭借现在的记忆去猜测。

    听邪魔白虎这么一说,我倒是很好奇那个家伙怎么会突然消失,难道他也知道些什么吗?

    “邪眸,他在消失之前,有留下什么传承吗?”

    只是这一句话我一说出口,就有一些后悔,邪眸白虎要是知道,早就说了。

    “没有,即使有我们也不得而知,不过我猜测应该会有,因为随着他消失的还有八部魔众。”

    “什么,八部魔众也随他一起消失。”邪眸一开口,我发现我没有白问,八部魔众,如同名字一般,他们一共有八部,分别由八部之首率领。

    而八部之首,每一位实力都与邪眸白虎相当,地位也与他们这些魔界王尊一样。

    魔界的八部魔众由来已久,魔界第一位至尊证道后,就建立了八部魔众,之后把八部魔众就一直效力于魔界至尊。

    不管是谁,只要他是魔界的至尊,八部魔众就一定会效力于他,没有人知道,我与他曾经都是八部魔众中之一。

    “邪眸,你知道我来自魔界!”我抬头看向天空,问出了这一句话。

    “这是至尊告诉我的,至尊在说道你的时候,很生气。

    至尊说:‘龙帝,他本生于魔界,最后却化去一身魔气,成为弱小人族的守护者,还帮助人族数次抵御我,他就是我魔族叛徒。”

    听邪魔白虎这话,我陷入那一段回忆之中,时间过了很久,我方才喃喃自语:“叛徒吗?”我的声音低沉,说这话时邪魔白虎也看向我。

    此刻,要是我注意看,在他的眼中必然能发现一种莫名的光芒,像是激动。

    “邪眸,他有告诉你,我与他都是八部魔众之一吗?”

    “什么?”邪眸白虎听我这一句话,就像是听到震天雷声一样,他耳中轰鸣作响。

    心里面也因为这一句话而翻江倒海,他在想‘这怎么可能,一入八部魔众,终身皆是八部魔众,留之则生,去之亡。”

    这是一句流传在魔界之中的话,这话就像是魔咒一样,魔界众人,从来没有人敢不相信这一句话。

    八部魔众更是将这一句话作为至理,同样也用一生来奉行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