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战曹仁
    曹仁将城池留给了鲍韬,自己则是率领陈留城中的精锐兵将,直奔着陶商的大营而去。

    曹仁身为曹操麾下的重要将领,亦是最擅长用兵的一位,做事自然是雷厉风行。

    他打定主意,率兵直奔着陶商的大营而去。

    身为曹氏宗族的第一将领,曹仁自然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后退,他要替曹操分担压力,瓦解陶商的这次进攻。

    一行兵马直抵陶商的大寨,行动速度极快,路上,曹仁问身后的曹休道:“文烈,此番随我出战陶营,你可惧否?”

    曹休纵马奔驰,年少的脸上全都是畅快之色。

    “叔父说的这是哪里话?休得蒙司空厚赞,被喻为曹家千里驹,自当不愧此名,为曹氏大业出力!休道这次随叔父出战足可胜券在握,就是死了,也死的轰轰烈烈死得其所,有何惧哉?”

    曹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能有此心,我便放心了!陶商不是凡人,诡计百出,难保不会在大营内留下重兵,这一战实乃是关键一战,但同时也定会是艰苦的一战。”

    曹休道:“将军放心,我知道您是何意,休已经做好了准备!”

    “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少时,陶商的大寨已经出现在了曹仁等人的视野中。

    曹仁勒令三军将士停住脚步,并在原地列阵。

    他驾马在阵前,来回扫视着身后的精锐兵将们。

    少时,却见曹仁扬声道:“你们这些人中,当年有许多是随我一同走出谯县的,当时我曾亲口许诺过,我一定会带你们活着回到谯县。”

    顿了一顿,曹仁继续道:“但是时至今日,十多年过去了,是我失言了,许多老兄弟折损在了大汉的各处州郡县城,或是山野江河,是我对不起他们,枉费了我当年的许诺……”

    说到这,曹仁面色一正,又道:“可是今日,司空陷入危机,我等却不能不救!往日的许诺,本将没有做到,是本经对不住诸位,待此战过后,本将愿以性命偿还当年之言!以报这些年折损在沙场上的诸位老兄弟们,慰其英灵于九泉之下。”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一名偏将打马走了出来,他微微一笑,伟岸的身躯微微前躬语调平缓地说道:“愿随将军浴血战场。”

    话音落时,便见他的身后,那些曹军骑兵们各个面显凛冽杀气,高举手中兵刃,放声高喊。

    “杀敌报国!”

    “愿随将军血战到底!”

    “誓死追随司空大人!”

    曹军将士们神色虽然平静,但语调却豪气冲天,声震云霄足可穿云裂石。

    曹仁听了这话,眼眶一红顿时泪水纵横。

    值此艰难时刻,他能依仗的只有这些久随他在战场征战的老兵。

    这些年来,他把他们的容貌,每一个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少时,却见曹仁一转马头,遥遥的看着远处的陶商大营,心下一横。

    他高举双臂放声狂呼:“将士们,随我奋勇杀敌……冲啊!”

    曹军士卒们随着曹仁一同看向陶营的方向,一个个神情兴奋同声回应:“奋勇杀敌……”吼声如雷直冲霄汉。

    曹休亦是仰望天声嘶力竭的喊道:“奋勇杀敌!”

    曹军凶猛如潮的冲了出去,三军将士无一人滞后。

    ……

    主寨之内,太史慈全副武装,率领着一众精兵强将,看着远处向着己方奔驰而来的曹军,脸上不由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太史慈的身后,胡才给他递上了长戟。

    “将军,曹仁的兵将杀过来了!”

    太史慈接过长戟,叹道:“这支兵马,跟咱们原先交锋过的曹军,不一样!”

    胡才没太弄明白他的意思,不都是曹军的将士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但眼下这个时候,太史慈没有时间去给胡才想明白了,他高举着战戟,扬声道:“擂鼓!出兵!”

    冲锋的战鼓在陶营中猛烈的轰鸣着。

    而太史慈则是一马当先,率领着将士们冲开了己方的营寨,跨过鹿角,丝毫不曾有所停滞。

    不多时,大营之外,战场上的太史慈军和曹仁军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双方士卒都杀红了眼,拼尽全力,酣呼鏖战,在战鼓声的催促中一个个奋勇当先悍不畏死,搏杀愈发惨烈。

    而与此同时,奉命埋伏在大营附近的阿飞和黄叙,亦是率领两支精锐,从东西两个方向冲来,他们和太史慈呼应,呈包夹之势,将曹仁的兵将紧紧的裹在其中。

    阿飞和黄叙各自指挥左右两翼的方阵稳步推进,战场上的金陵军就像是一个威猛的巨人狂吼着奋力击出了双拳,曹军如中重击一般纷纷倒退,折损者越来越多。

    但面对这样的情况,曹军却没有显示出丝毫的慌乱,他们只是结成一个又一个固守的方阵,互相支持,互相坚守,不显示出一丝的慌乱,就算是战友一个一个的倒在身边的血泊中,也丝毫不能影响他们的战意。

    看到曹军如此顽强,太史慈不由深为感慨,他询问身边的一名骑卒道:“曹仁在什么位置?”

    那骑兵一扬手,大致为他指出了一个方向。

    太史慈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长戟提了一提,道:“带上五百人,跟我走!”

    ……

    曹仁和曹休在战阵中指挥兵马厮杀,二人此刻也没有主将的威严和气度了,两个人都是浑身浴血,仿佛刚从地狱里面挣扎爬出来的魔鬼,让人望之心惊。

    曹休一枪刺死一名扑上来的金陵兵,对曹仁道:“陶军早有准备,敌方的人数太多了!”

    曹仁长叹口气:“难不成,这陶贼当真便是毫无破绽?”

    “叔父,敌军数量太多,眼下不是和他们硬拼的时候,还是权且撤退,在想其他的破敌之法不迟!”

    曹仁苦涩一笑,道:“敌军这么多?怎么退?”

    “我断后,叔父领兵从后面杀出去!”

    曹仁环顾了一下四面的战场,看着漫山遍野的金陵军士卒,不由的长叹口气。

    眼下也只能是依照曹休的办法来了。

    曹仁召集麾下兵马,转身刚要走,却见一支骑兵从侧面横向而来,挡在了曹仁的面前。

    阿飞将长枪向着胸前一横,道:“曹仁,你要往哪里去?你的陈留城,此刻已经被我军的内应鲍韬将军拿下,你已无家可归,今日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