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三章 寒山宗宗主
次日清晨,太阳刚蒙蒙亮。

勤劳的苦境人民就已经开始了每日的耕作,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收留阮末的小哥。

可当小哥早起农忙之前打算查看一下阮末的伤势之时,却发现草床之上,阮末早已经不见了身影。

小哥自然也不会过多在意,既然同在这个苦境之内,若有缘的话,早晚还有再见之日。

说起阮末此时究竟在哪的话,恐怕谁也不知。

太阳未升之时,阮末就已经从梦中醒来,或许是因为元功的支持,阮末觉得短短几个小时的休息就已经为自己提供了充足的精力。

再加上自己的腿伤已经完全治愈,阮末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打扰这位善良的小哥的打算。

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原本生活在苦境之内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自己又怎么会成为他的负担呢?

等到日后自己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再回过头来感谢他的帮助倒也不迟。

行走在大道之上的阮末,脑海之中还在不断地回放着自己所习的明气武典之式。

几番演练之下,对于自身气的运用,阮末可以称得上是突飞猛进。

就在阮末心神并不集中之时,却突然听见前方道路之上,隐约间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

阮末不敢贸然上前,便躲到一旁,悄然的朝着声音之处靠拢而去。

山坡之下,主道之上,几名凶神恶煞手持凶器的山贼团团包围了一名年岁已高的老僧人。

“嗯?和尚?”由于距离相差近五十米之远,阮末还无法感应这些人都是一些怎样的家伙,当然也包括那名老和尚。

而在主道之上,山贼们却是步步朝着那名和尚靠拢。

“老秃驴,赶紧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哥几个先送你去见佛祖之后,再自己去摸!”领头的山贼晃悠着自己的大刀,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力气。

被包围的和尚却是未言一语,双手合十之下,佛珠轻捻之间,尽是从容之色。

一点点靠近山贼们的阮末这才发现,这名看上去年老的和尚并不是平凡之人,单从这深厚的元功就能够清晰感觉到,此人一定是此地佛门之中的得道高僧。

“喂!老秃驴!刀剑无眼,你要是再不将钱财交出来,我的刀子可就忍耐不住了!”山贼头头明显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一个眼色之下,周围几名包围了和尚的山贼就朝着老和尚越走越近。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和尚虽然依旧未睁眼,不过此时气势已经在无形之中朝着四周散放。

根据阮末在明气武典之上所习得的御气之法,此等功力自己绝非对手!

“废言!动手!”一声令下,七名山贼直接挥刀而上,直奔老和尚的头顶而去!

就在长刀逼命之时,却见原本闭着双眼的老和尚竟然有了动作。

双眼睁开之际,酝酿已久的气同时受到了催发!

“佛言如是,寒夜无声。”老和尚双手内转佛珠,体内元功呼应已然释放的气,登时,周遭环境竟然温度骤降!

原本砍下的长刀刀刃之上,竟然出现了点点寒霜!

山贼们没等反应,老和尚掌式已出,团掌张式之间,佛珠顿生崩裂!

顷刻间围攻的山贼纷纷中招,飞出了十数米之远,躺在地上哀嚎不已,却为伤及任何性命。

而山贼头头顿时面露惊讶之色,随即恐慌的表情出现在了脸上。

“寒夜…无声!你…你是!寒山宗宗主!寒山寺的主持!尼陀罗!”

“正是老朽,施主,常行善者,福虽未至,但祸已远;行不善者,祸虽未至,但福已远。三世因果,真实不虚。今日若非遇见老朽,施主等人必将殒命。暗处的朋友,老朽所言可是?”尼陀罗言语之间,竟然直指暗处之人!

山贼头头听到此话,顿时大惊失色。

阮末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应答,看来这位名叫尼陀罗的大师所说的应是自己了。

思量片刻,阮末就从一侧的躲避的高坡之上,走了下来。

“晚辈阮末,见过尼陀罗大师了。”

尼陀罗见阮末主动以应,便对其面露微笑。

可一边的山贼头头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更加恐慌了。

“你!你又是谁!”山贼头头握刀的手已经颤抖。

阮末却是淡淡一笑,“我么?不过是一个路过的旅人罢了。”

“施主虽是旅人,可若是施主先行,可会留此等性命?”尼陀罗双手合十,双手之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串崭新的佛珠。

阮末被尼陀罗如此一问,露出了几分思索的神情。

从这些山贼的水平来看,断然不是自己的对手,说不好他们就会成为自己在这苦境之内的磨刀石。

至于性命嘛,八成就无法保证了。

见到阮末迟迟未答,尼陀罗倒是怅然轻笑,“施主年纪轻轻,却不掩饰自己的答案,倒也是性情中人。不过万物皆有灵,老朽以为如非得已,不应善取人性命,施主您说呢?”

阮末明白,尼陀罗这是在告诫自己佛理,虽然自己从不信佛,但既然对方如此客气,自己还需要以理相还。

只见阮末双手合十,随即说道:“晚辈受教了,阿弥陀佛。”

“既然此事已平,老朽就先行告辞了,施主既然与佛有缘,老朽便在寒山寺之中等候与施主再次相会。”

行礼之后,尼陀罗身形迅动之间,已然是消失在了这片大道之上,只剩下了那个已经彻底愣住的山贼头头,与一种负伤哀嚎的山贼了。

感知不到尼陀罗的气息之后,阮末才将目光转向了那名发呆的山贼头头。

“喂,我说,你这山贼当得还真是别扭啊,我以为你会挥着刀跟那位大师过上两招呢,没想到你竟然连动都不敢动啊。就这胆量,怎么当得山贼?”阮末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然后用几分戏谑的神情看着这名山贼头头。

“你…你还想怎样?”

“既然那位尼陀罗大师说了,要放你们一条性命,做晚辈的自然不会违背。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怎么样?不算吃亏吧。”

“你…你问吧。”山贼头头听到阮末并没有取他们性命的打算,心里的石头也就放了下来。

“很好,你是阳炎寨的么?”

“是。”

“你们阳炎寨有那些领导者或者说,都有谁掌权呢?”

山贼头头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同时心中暗暗想到:看来这个家伙还真的只是一个旅人,不然怎么会对我们阳炎寨的大当家二当家等人没有了解呢?

“我们阳炎寨一共有三位当家。大当家刀疤烈云,二当家财迷通万两,三当家恶书生计百施。”

对于这些人所皆知的问题,山贼头头仔细思索了一番,即便说出来也没什么影响,所以就大方的说了出来。

“很好,看到你这么配合,我也就放心了。”阮末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起身走到了山贼头头的身后,轻声的在他的耳朵旁说了一句,“帮我转告你们大当家一声,不久之后,阮末会去寻他一会。”

没等山贼头头提出疑惑,却见阮末的手掌已经击打在了他的脖颈之上,顿时,受挫的山贼头头就彻底晕厥了过去。

“嗯,看来这西南边陲的局势已经差不多了解了,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有缘遇到儒门之人了。”

阮末一边自言自语道,一边在心底,一个蓝图也开始渐渐地构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