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四章 阅霄门
西南边陲地界,地属苦境边缘之处。

虽是边陲,却有儒气汇集之地。

而在此儒气汇集之地,一个庄严肃立的门派却早就建于此处。

“阅霄门。”李明泽看着面前门派的牌匾之上的三个大字,就知道自己一路打听而来的地方便是这里了。

刚入阅霄门地界,阮末就被两名儒生挡在了门前。

“何人竟敢擅闯阅霄门?”一名儒生主动问讯,看起来面露骄傲神色。

而另一名儒生明显带着几番看戏的神情,就好像看着风尘仆仆赶路而来的乡巴佬一样。

阮末双手抱拳,随后对着两名比自己年纪大不了多少的儒生恭敬地行了一礼。

“二位兄台,小弟阮末,本是一介平凡书生,如今感受圣贤之理,想要与掌门一谈,或许能够解得人生困惑。”

阮末十分客气,可对面的两个儒生却是不给他任何的面子。

“哼!你以为你是谁?我们阅霄门可是此地儒学的标杆,掌门是随便一个人相见就能见的么?!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

阮末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这阅霄门的大门还没有进,就已经遇到了这样的困难。

可如果在这里动手的话,岂不是过于无视儒门的高手了?以自己现今的修为,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过分托大。

“那不知兄台如何才愿意为我通报掌门?”阮末继续细声询问。

只见那名儒生直接伸出了一只手,然后就轻轻抬起了头,看向了半空。

阮末是什么人?前世的时候可是一个真正的大商人,面对这样的局面怎么会不懂对方是什么意思呢?

于是阮末随手一拿,几两从山贼头头那里搜来的银两就交到了儒生的手上。

“那个,兄台,这点银两不成敬意,就当是小弟买来一些酒水给两位兄台解渴。”

银两到手,儒生的表情倒是缓和了许多,一副对阮末如此上道的模样感到满意。

“这还差不多,现在掌门不在门内,你先离开吧!过些日子再来寻掌门就是!”儒生将银两收进了自己的腰包,口中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随意的脱出想要打发阮末。

按照这名儒生的猜想,反正好处这次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等过几日这乡下小子再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换班值守了,到时候就算真有什么要事也与自己无关!毕竟掌门此时此刻确实不在门内,这可不是他胡编乱造的。

阮末的表情此时却是有了轻微的变化,虽然脸上没有明显的动作,可嘴角间却又一丝若隐若现的颤抖。

这也是从商十几年以来每次在他心中出现愤火之时才会有的举动。

“哼哼,是这样么?”阮末压住心中怒火,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冷笑,“既然阅霄门掌门不在此处,不如今日,就让我看看你们这群阅霄门的废物有几斤几两吧!”

话罢一刻,登时间,阮末气势乍放!

看守的两名儒生原本是打算以自己的职权坑些零花钱,哪曾想,这名看上去像是乡下来的少年竟然还是个高手!

看戏的儒生见到事情不妙,连声对着门内高喝。“来人!快来人啊!有人擅自闯门啊!”

阮末听到其求援的声音,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反倒是一步步朝着两名儒生走去。

两名儒生感受阮末所放之气,心知自己二人不是对手,可两把长剑却还是握在了手中,朝着阮末挥刺而来。

阮末见状,毫无慌乱之意,举手投足之间,双手御气之法使得两人长剑根本无法临近其身,反倒是像耍玩二人一般。

没一会儿,十几道人影就从门内冲出,各执武器,看着被阮末玩弄的两人,露出了几分惊慌神情。

“你可知这是何处!竟敢来我阅霄门撒野!”一名功力在此群儒生之中最深的一名上前搭话。

阮末却是没有理会,虽然按照常理下自己不该在这里出手,可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这群儒生都是一丘之貉,倒不如以力施威,若日后自己真的屈身此处的时候也能省下不少的麻烦。

众儒生见阮末未曾理会,便各持武器喊杀而来!

阮末双手御气,见众儒生共同攻来,便右手轻甩之间,原本守门的两名儒生就像是甩出的球体一般,直接击击倒一侧冲来的四名儒生。

同时阮末双掌运气,体内元功响应明气武典之式。

“汽影腾雾!”

双掌交出之际,元功顿化气态之状,横便四野。

阅霄门门口顿是雾气蒙蒙,阮末的身影随即消失于浓雾之内。

“人呢!他人呢!”

在场的儒生顿时面生惊讶神情,慌忙之中想从浓雾之内寻得阮末身影。

但奈何这些儒生的功力十分有限,根本无法感应到阮末的气息。

只听浓雾之内,再传一声。

“气运苍玄!”

浓雾仿佛遭受元功回转,竟纷纷凝聚只中心一处!

阮末双手合力间,云雾之气运化自身元功。

倏然一掌,招式猛出之间,竟是一阵元功回荡之力!

顿时,十数名儒生猛遭冲击,纷纷躺落于地。

“诶呦喂!”

“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快!快叫临江师兄!”

几名儒生虽然受创,但阮末并未有伤人之心,更无杀人之意。

可在此时,却见一道身影,竟从阅霄门中倏然而出!

长剑为锋,直指阮末!

阮末反应迅速,双掌御气于地,身形猛然后退之间,长剑之式虽是在前,却迟迟无法临及阮末之身。

阮末眉头紧锁,此剑法精湛迅猛,虽然来人元功尚不足于自己,但想要挫败此人,此时却并非易事。

正当阮末正在思索如何对敌之时,阅霄门之中,却传来一阵威严男音。

“罢了,师弟,住手吧。”

声音刚刚传出,阮末身前之人竟听声瞬转,剑招收式,身影出现在大门之前,竟是一名与阮末此时年纪相仿的少年。

同时,另外那道声音的主人,也从门内缓步踏出。

一身儒生打扮,神情之上,略带温和之色,年纪已三十有余。

那几名哀倒在地的儒生见到此二人出现,一时间是碎言纷纷,不过内容却是相同,均是想要请二位师兄为他们报仇。

阮末见此二人模样不俗,便客气的一抱拳。

“在下阮末,特来拜会阅霄门掌教,不知二位哪一名是?”

“在下临江,此少年乃吾之师弟,名为临溪。方才观兄台之武学之基础,即使拜访掌门,又为何强闯门中?”

阮末轻轻一笑,目光转向了一边早已昏厥的两名守门儒生,随即将自己所遭遇之事尽数说出。

“这……”听到阮末言语,临江的表情顿生尴尬之意,若是如此,阮末出手之因,倒也不难解释。

“此时,倒是我阅霄门管教不严了,不知阁下拿出多少银两,我这做师兄的代为相赔便是。”

“诶,兄台说笑了,区区银两何足挂齿?既然此事是件误会,不如兄台带我去见贵派掌门如何?”银两这种东西对阮末来讲还不如地上的泥土呢,在阮末的眼中,达成目的总比花几个钱要值得多。

“是这样的,兄台,此事倒不是我刻意不愿,我阅霄门本就是西方儒门一笔春秋的支脉之一,前些日子一笔春秋传来消息,邀请掌门与执事参加儒礼大典,所以一时未归,还望兄台见谅。”临江言谈之间并无欺骗之意,再加上其态度友善恭敬,倒是让阮末心中生出几分好感。

一笔春秋么?阮末心中对于这一脉儒门并不陌生。

“即使如此,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待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便是!还有今日之事,还望兄台能够转告掌门,请他见谅。”阮末说罢,便不再停留。

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之际,临江却开口叫住了他。

“阮兄弟,今日之事,实属我阅霄门之过,想来一笔春秋的儒礼大典已经接近尾声,若是不弃的话,不如暂时客居门内,以待掌门回归,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