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五章 定位秘卷
夜渐渐深了,阮末独居阅霄门客房之内,脑中思绪却是流转不停。

原本打算离开阅霄门的他之所以选择了停留在此,主要还是因为现今阶段,自己尚需要一地容身,同时儒门又是最适合自己的一处,再加上临江主动邀请,倒也符合他之心意。

白日的谈话,让阮末大概了解了现今阅霄门的结构构成。

除了儒术高深的掌门乘扬之外,还有一名剑术执事曲临风,也就是白日与自己交手的少年临溪的师父。

然后就是四儒才子,临海、临江、临河、临溪,以及一众在此修行的儒生。

按照临江的话来说,阅霄门之中除了掌门与执事之外,武学天赋最高的便是临溪,但毕竟其年纪尚小,再加上不善言谈,所以一时间还没有真正的散发光彩。

而实际上四儒才子之中修为最高的便是临海,以阅霄门掌门的话来讲,就是“日后此子必能代替我统辖阅霄门”。

不过照阮末自身的观点看来,这四儒才子之中即便是修为再高,实际上也就那么回事。

作为一个地处边陲的儒门支脉中的支脉,能有多少的实力?

当然这种话,他自然不会拿出来反驳临江,可经过一探谈论之后,阮末的心中却有了一个其他的想法。

只不过契机未到,阮末一时半会儿无法施展。

将气息四散检查了周围的情况并没有任何人监视之后,阮末就以元功催动体内九耀圣化珠的威能,再次进入了属于自己的心境空间之内。

果不其然,在熟练了明气武典之后的阮末,再次进入此境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隐约间,阮末已经看见了那最初阻挡自己的屏障,那是一种淡淡的白色薄层,很显然是一种气的形态。

就在阮末将自己的气扩散开来之时,突然间感觉到在自己的天顶之上,竟然始终存在着一个特殊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阮末猛然抬头,随即伸手一抓。

气出之际,一道秘卷就从阮末的头顶上方处落了下来,掉在了阮末的手中。

“难不成,这又是什么秘籍么?”阮末带着几分怀疑的神情,缓缓打开了这幅秘卷。

果不其然,在秘卷完全打开的一瞬,秘卷也散发出了先前与明气武典相同的金芒!

随即无数的讯息就出现在了阮末的脑海之中。

不过这一次,并非是猜想之中的武学秘籍,反倒是一个个熟悉的姓名,以及他们所处的位置。

“这!这是定位雷达么?”惊讶了半天,阮末才想到了这么一个词汇来描述自己此时的感觉。

因为自己脑海之中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其中有着众多自己所熟知的苦境名人姓名甚至还有自己所不知的姓名,总而言之,整个苦境之内,几乎稍有名气之人所在之处竟然尽数存在于阮末的脑中!

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阮末的双眼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没想到上天竟然如此帮助自己,自己猜刚刚有了一个猜想,这本特殊的秘卷就给了自己实现的可能,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整理了一下自己兴奋的心情之后,阮末就在这处神秘空间之内再次修行了起来。

阮末不是傻子,虽然说一时半会儿之间,任何人都无法修炼成绝顶的武学高手,可时间不就是一点一点积攒出来的么?

再加上自己现在客居阅霄门,算是休闲之身,所以倒不如好好抓紧夜晚睡眠的时间,抓紧提升一下自己的功力,好为下一步的行动增加一定的可行性。

整整六个小时的练功之后,阮末就从心境空间再次回到了现世。

按照阮末的推想,这个时间应该是刚刚好的时间,无论是接下来正常的与临江早间相会,又或是做些其他的什么事情。

可当阮末打开了房门想要踏出的时候,却发现夜晚的颜色依旧彻黑,而月亮的高度也与自己六个小时之前观察的高度完全相同。

难不成……

阮末心中有了猜测,虽然先前第一次触发九耀圣化珠之时自己就已经有了疑惑,可毕竟当时的自己并不会利用武学,更无法计算生物钟的时间,与此时的自己完全无法同日而语。

“看来明天得想个办法,能够确认自己所处的时间才行,或许九耀圣化珠的心境空间与现世空间的时间完全不同呢?”

阮末心中既已做好了决断,便不再多加思索,而是躺到了床上进入了睡眠的状态之中。

同一时刻,阅霄门主殿之内,却是灯火通明。

两道身影各坐一端,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师兄,你为什么要留那个家伙在门内?万一他图谋不轨的话,掌门回来我们可无法交代。”临溪的脸上透露出几分不满,很显然,现在的他仍对白日未与阮末分出胜负之事心有不甘。

“呵呵,师弟,掌门先前告诉过你什么?看事情要直接看其本质,而不是单纯的去看表面。这个阮末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或许还是深藏不露呢。”临江轻轻一笑。

“怎么可能?先前白日我出剑的时候,他明显被我的剑招逼入了慌乱,要不是师兄你出言制止,最多三招,我一定能够击败他!”临溪自傲的说道。

可此时,一向夸奖他的临江却是摆了摆手,“师弟,虽然不想告诉你,不过这一次师兄可以确定,如果白日你们继续交手的话,最后的败者一定会是你。此人年纪与你相仿,可其元功却甚是深厚,甚至连我都自愧不如。”

“什么?这怎么可能?!”临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也正是如此,我才擅自做主将其留在了门内。你也知道,我们西南边陲三教虽然保持对峙局面,可我阅霄门的实力相对于其他两门还是略弱一番,如果此人真是可造之材,说不定会成为我阅霄门的助力,从而提升我们在儒门一脉中的地位。”

临江的一番话,已经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

目光长远,不肯放弃任何一丝的机遇。当初之所以临江能够以平庸的天赋成为四儒才子的老二也正是因为乘扬看中了这一点,相信他能够在日后成为阅霄门的最大助力。

“可我怎么都觉得有些无法相信,师兄,不如这样,明日让我与他再切磋一番如何?!”临溪的目光露出了几分兴奋的神情。

这可是他第一次听到师兄夸奖其他同龄人的武学修为,心中除了有些许的吃醋之外,更多的是出于武痴的本质。

临江看了看临溪的双眼,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小师弟要是不与阮末切磋一番怕是接连几天都无法入眠,只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也罢,既然如此,明日你可自己以切磋之名,与阮末兄弟相请。不过切记,不要强人所难。”

“是,师兄!那师弟我就先告退了!”临溪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随即就面带喜色的离开了,留下了临江一人处于主殿之内静静地看着殿外的夜空。

“阮末…阮末,你真的是能够给阅霄门带来变数的存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