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八章 第一张底牌
无暇居,无暇居。

世外罕有人迹的隐居之所,今日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只见阮末缓步踏入居所范围之内,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精致的草庐。

“看来,这里应该就是他所在的地方了吧。”

正当阮末自言自语之时,忽然间只见面前草庐屋门瞬开!

一道剑气蕴含强悍内劲,直奔阮末面门而来!

阮末大吃一惊,此等元功完全远胜于自己,心中更是不敢大意。

双掌催动之间,明气武典第五重即刻倾现!

“凝气潭渊·万容万覆!”

元功催动之际,只见浩瀚元功化成偌大水湍。

剑气击在水湍之上,竟似击中了无尽的水潭之内,威力一时间难以发挥,可剑气却依旧不散。

“喝!”阮末见招式已然承受到了极限,双掌极出之际,登时气爆湍流。

强悍剑气猛遭反扑,在无尽气流之间消散于无。

正当阮末胸口的石头刚想要放下之际,却见异变突生!

本该消散于己身招数的剑气竟然再次化形汇合,一瞬之机,正中阮末周身!

剑气入体一瞬,阮末整个人胸口受创,顿时陷入重伤之中!

“哼,小辈竟能阻我一剑,虽是不足,却可留你一命。”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华丽身影出现在阮末的视线范围之内。

阮末半跪于地,口染朱红,缓缓抬头间,却见面前之人面容呈现文质之相眼底却又深敛霸气之色。

身着衣势尽显华贵之气、尊贵之姿,丝毫不像隐居于江湖潭底之人。

“看来,前辈就是,玉儒尊驾了。”阮末强忍着身体的伤痛,体内已经被残留的剑气摧残的七七八八。

虽是如此,阮末却依旧保持从容之态,隐隐间催动自身元功,想要将残存剑气逼出体外。

“你是何人?竟然知道我身在此地,要知道,就算是儒门之人,已经很久都不曾拜会我这名老人家了,说不定在德风古道之上,我的名号已经刻在了古今圣贤的石碑之上了。”玉儒无暇说到此处,表情虽是没有变化,言谈之间却隐隐有所不满。

“不瞒前辈,晚辈正是崇敬前辈之名,所以多方打探,才在偶然的情况下得知尊驾隐居之所,还望尊驾能够见谅晚辈擅闯之责。”阮末可是十分清楚这名玉儒无暇的性格,现在的情况已经对自己相当不利,如果一句话说错,很可能自己就会直接身陨于此。

“哦?呵呵,你是德风古道之人?不过你身上可没有任何儒门功法的气息,想要以此言诓骗我,岂不可笑?”玉儒无暇话落之际,却是缓步向前,阮末顿觉自己陷入了无限杀机之内,仿佛随时都会死于此人之手。

“晚辈虽然并非儒门之人,但着实对尊驾之名心生向往。所以希望尊驾能够收我为徒,好让我承继尊驾之名行走江湖,为儒门效一番力。”阮末说到此处,立刻恭敬地低下了头,谦卑之姿毫不保留。

听得此言,玉儒无暇停住了继续向前的脚步。

“呵呵,有趣,承继我之名号?抬头。”玉儒无暇冷言之下,阮末抬头与玉儒无暇四目相对。

“哈哈哈,我能看出你的眼中有所谋划,不过观你年纪应该不到二十,竟有如此深厚之元功,就算是委名于吾之下也未尝不可。不过,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阮末面色沉稳,缓言回到:“很简单,因为我认为,我能够让尊驾之名,重新名扬于天下之间,让世人明白,即便是离开了昊正五道,尊驾的随便一名徒弟,都能够成为儒门之首!”

正所谓明眼人不说瞎眼话,阮末心知自己的提议已经打动了玉儒无暇,此时若是隐瞒自己的企图,反倒是会起反作用,不如直言相告,或许能够得到其帮助与支持,这样即便是真正入了儒门之中,自己也不仅仅是一个平凡的儒生。

玉儒无暇面色如常,表面未变,心中却是思索此事。

片刻之后,只见玉儒无暇轻声一笑,“很好,报上你之姓名。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玉儒无暇的关门弟子。不过有言在先,我只允你师徒之名,却不会教你师徒之实。至于权势地位,也要靠你自身去争,不过有言在先,若是你辱了吾之名号,吾定叫你生不如死,你可愿意?”

阮末听到此言,心中暗自窃喜,随即立刻跪身于前,依师徒之礼进行跪拜。

“师尊在上,徒儿阮末特此行礼。”阮末忍着锥心之痛,说出了此言。

玉儒无暇轻声念道,“阮末么?你倒是有趣之人,如何?我的剑气可不好受吧?”

阮末此时心中已经默念MMP了,估计现在自己的脸上已经都快没有了血色吧。

“还请师尊能够助我驱除残存剑气,不然,弟子的武脉怕是快要到达极限了。”

突然,只见玉儒无暇手指轻点之间,登时残存于阮末身体之内的剑气尽数消散,同时一股软流融入自身经脉之中。

原本遭到摧残的经脉脉络在如此高深元功的协助之下,竟然已经恢复**之状。

“既然你已经达成目的,就自行离开吧。在你拥有能够让我正眼看待的实力之前,别指望我会出手相助。”话罢一刻,没等阮末回应,只见玉儒无暇右手一扬,衣袖挥动之间,阮末就像是一个断了的风筝一般,直接飞出了无暇居所在。

摔倒在地的阮末心中也是郁闷异常,虽然早知道这名玉儒无暇的性情有些过于苛求极端,却没曾想竟是如此夸张真实。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然达成,虽说玉儒无暇已经提前告诉自己不会插手,但毕竟自己顶着他的名号,如果真的遇到什么无法应对的敌人话,他真的会坐视自己的名号被无视么?

阮末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中对于接下来盘算的计划已经是全数有底。

而在无暇居之内,玉儒无暇眼望阮末被自己扇飞之方向,不禁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呵呵,阮末、儒门、天下之名,这些东西真的有意义么?不过是我找寻乐趣的工具罢了。不过有了这个特殊的家伙,应该能够给不久后的儒门带来足以惊异的震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