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二章 牛刀小试
“什么?”乘扬面露惊讶之色,“这…玉儒尊驾可知此事?”

“当然知道,师尊放我一人行走江湖,目的就是为了多加历练,日后若有机会好为儒门一展玉儒无暇之名。”阮末回到。

“阮少侠抱歉,且让我稍加思量一番。”乘扬说罢,坐在了位上,细细的品了品茶杯中的浓茶,很显然在思索此事。

阮末倒也好不着急,静静地观察着乘扬的一举一动,相信很快他就会有自己的答案。

“好吧,既然是玉儒尊驾高徒,乘扬没有拒绝的理由,既然入门,不知阮兄弟能够接受何位?副掌门之位可否?”乘扬开口说道。

阮末摇了摇头,“前辈这是哪里话,既然是入门,一切就必须按照规矩来办才行。临江兄弟等人可不知道我是玉儒无暇之徒,还望前辈能够保守此秘,以免脏了师尊之名声。”

乘扬听闻此言,心中对阮末的评价又提升了一个阶段。

如果说先前他还是有几分怀疑的话,现在从自己的初步感应阮末的高深内力加上圆滑的贪图以及不俗的仪表,即便他并非玉儒无暇之徒能够加入阅霄门对阅霄门来讲也是极其有利之事。

只是……

乘扬想到了某种特殊的可能性之后,不禁心中疑心大作。看来向玉儒尊驾问询之事还是不能轻易放下。

就在此时,阮末却是开口了。

“既然掌门同意阮末入门了,那阮末也就不隐藏心中所想了。”

乘扬好奇的看了一眼阮末。

“吾观掌门衣着边角之处带有血迹,还有几位弟子身上同样带伤,莫非是在回返的途中遭到他人阻截?所以才会延迟了归来的时间么?”阮末双眸之中冒出精光,一语说中乘扬回归之后迟迟未言之事。

被阮末一语道破心中迟疑,乘扬才面色一变,严肃之意再次浮上面容。

“没错,就连临江那孩子都没有看出,或许看出了也没有问什么,却不曾想阮兄弟竟然如此直接。”

“既然阮末已经加入门中,自然是抱有为门内出力的打算,不知掌门可看出拦截之人究竟是何人?”阮末问道。

乘扬长长的叹了口气,“拦杀之人武学并不高深,可施展之武学套路,倒是与寒山寺的罗汉拳掌腿三式有所相似。”

“寒山寺?”

阮末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人影,正是当初与自己见过一面的那个老和尚,尼陀罗。

虽然过去了几日,阮末却还记得,当初那名山贼的小头目就曾经说过那名尼陀罗便是寒山宗宗主也是寒山寺的住持。

如果是寒山寺的话,岂不是再说拦杀乘扬的乃是佛门之人?

“寒山寺事关重大,我阅霄门代表西南地界之儒门,寒山宗则代表其佛门,如若是寒山寺的人半路截杀,那性质就难以判定了。”原来,乘扬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是否应该传播出去。

可在此时,阮末却轻声的笑了出来。

“阮兄弟这是?”乘扬不解阮末之意,开口问道。

“还请掌门恕罪,不过对方此等伎俩如此鄙陋,实在是让人不难生笑。”

“哦?”

“很显然,掌门刚刚所言乃是招式相似于罗汉拳掌腿三式,可并没有确定究竟是否是其招式,是否?”阮末问道。

乘扬点头。

“再者,如果是佛门之人,想要截杀掌门的话,没有必胜的把握又怎会轻易出手?其他人不说,阮末曾经所见一名高僧,名为尼陀罗,若有他出手的话,想必掌门此时生死还未在其数。”

“什么?尼陀罗?阮兄弟你见过尼陀罗?”乘扬听到此言却是面露惊异。

阮末点头,“就在数日之前,当时我正欲往门中拜见掌门,途中我与尼陀罗两人遭遇了阳炎寨的山贼。”

“没想到,他竟然出关了。据我所知,尼陀罗已经闭关二十余年,却不曾想今日他竟悄无声息再次入世。”乘扬说道。

“所以,如果我是佛门之人,想要迫害掌门的话,岂能不做完全把握?”

“照你此言的话,那凶手会是谁呢?”

阮末微微一停,然后缓缓地说道,“道门或者是阳炎寨的山贼。当然,我本人更倾向于阳炎寨的山贼。”

“哦?这又是为何?”乘扬有些不解。

“很简单,如果按照掌门所言,尼陀罗入世之事,除了我知道之外,那名山贼也会将消息带回到阳炎寨。如果是如此的话,对方的心情肯定也会像掌门一般,稍有紧张。除此之外,据我所知,三教曾经合力围剿过阳炎寨,如今寒山宗主持再出,谁知道会不会再次围剿阳炎寨呢?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分化三教,以保自身不败之地!”

阮末的一席话是有理有据,分析之处尽数展现了三方之间所存在的利益关系点,乘扬听闻顿时对阮末的分析百分百的倾向。

“果然是玉儒尊驾之高徒啊,没想到阮兄弟竟然能够从一些外来的条件就能够推测至此,看来我阅霄门从今以后要沾玉儒尊驾的光了!既然如此推断,那我们下一步应该如何去做?”乘扬问道。

阮末淡然一笑,“现在我们做的一切不过是推测罢了,想要正式确定,还需要一事。”

“何事?”

“等。掌门应该吩咐同归弟子不得将事情外传出去,接下来就看今日会不会有什么江湖传闻出现。如果传闻之中有佛门寒山寺截杀阅霄门掌门乘扬的话,就能够证实我的推测应该能够准确七八分了。至于究竟是哪一方所为,就让在下替掌门出行一趟便是。”阮末说道。

“哦?你打算去何处?”

“道门,灵飞派!”

殿内交谈才刚刚结束没有多久,第二日清晨,数名游走江湖的儒生回归阅霄门之时,就将流传在外的消息一并带了回来。

果不其然,仅仅一日光景,寒山宗密谋截杀阅霄门掌门之事就传遍了整个西南边陲。

一时间,激起了众多儒生对于寒山宗的愤恨之情,而此时,只有阅霄门的乘扬清楚,看来一切都如同阮末分析的那般,这幕后黑手,尚有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