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四章 孤寂廖
云道漫长,有了充足准备的阮末与临溪再也没有出现任何差池。

反倒是这天险峡谷如画一般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了两人。

阮末身处仙鹤身上,看着下方的画面不停变换,心中却是掀起了波澜。

好像在上一世的时候,自己从来就没有此等欣赏大好河山的兴致吧,反倒是无穷无尽的数字和逐渐增加的高楼大厦占据了自己的主要生活。

现在想想,反倒是觉得那些所拥有的东西,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就在阮末感慨万千之时,前方领路的文泽帆却是开口了。

“两位注意,前方便是我灵飞派的驻地。”

阮末的注意力被文泽帆吸引回来,目光也是转向了前方。

只见面前所现景象更是令人讶异。

一道如同圆柱一般的陡峰从深渊之内直插期间,而在陡峰之上,则是一番世外仙境一般的场景。

道家的门派选址这么看来还真是比儒门更加超脱,最起码做到了表面上的远离俗世。

仙鹤从高空直飞而下,停落在了陡峰的一处平台。

阮末大致观察一番,此处平台面积亦是不小,再加上从表面上看去十分干净,很显然每日都有专门的人士打扫此间。

“二位,请,掌门师兄就在玉虚殿等待二位到来。”文泽帆语气虽然保持尊敬,可行为举止却是以前辈自居。

这也难怪,虽然阮末顶着的名号是阅霄门副掌门,可单就年龄一眼便可得知乃是黄口小儿罢了,对方不予尊重,阮末也不会多加在意。

毕竟自己此行的目的不在与他人斗气,而是打算以武立本,彻底在西南边陲打响自己阅霄门副掌门之名。

缓步踏上玉阶,玉阶之上则是一座看似简朴实则布置精致的宫殿。

而在殿外,一尊六口天鼎正在焚烧寥寥香烟,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

阮末目光扫至,发现周围的道生仿佛并没有在意自己二人的前来,难不成对方这是在故意降低阅霄门来拜访的格局么?

心中已经大概有数,阮末与临溪两人随着文泽帆踏入玉虚殿之内。

玉虚殿之中,供奉着三尊巨大的神像,阮末一眼便识出,这是三清天尊的神像。

同时心中也对这灵飞派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看得出这只是普通的道教派系,并没有什么独特的专职供奉。

而在中间的太清神像之前,道团之上,一位苍老道人坐立其中,双眼轻闭,周身上下则有气流流转,看上去正在修行高深内功。

“掌门师兄,阅霄门副掌门阮末与四儒才子之一临溪已经带到。”文泽帆施行门派之礼后,站到了一旁。

阮末与临溪两人静静观察着眼前的老道,却是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

此人看来便是灵飞派掌门孤寂廖,如此深沉的气境,却能够在此平凡之所修行,看来这灵飞派掌门在武学之上尤胜乘扬几分。

倒是临溪,目光则紧紧注视在孤寂廖背后所背的木剑之上。

身为剑者,临溪对真正的用剑高手有着特殊的敏锐感,虽然孤寂廖身后之剑看似只是普通木剑,却丝毫无法掩盖其剑之上散发的点点光芒。

阮末见到临溪的表情已经渐渐兴奋,连忙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稍加控制,随后主动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晚辈阅霄门新任副掌门阮末,见过前辈。”

临溪也是随之而言,“四儒才子临溪见过前辈。”

言语相问,团座之上的人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双眼虽睁,但功体却未收。

“嗯,好,阅霄门倒是出了难得的后辈。”孤寂廖的目光扫了两人之后,停在了阮末的身上。

深邃的眼神竟然让阮末感觉到心口处产生了一股压力。

好强的元功!阮末心中暗道,随即轻闭双眼,催动体内元功,游走周身奇经八脉才将凭空施加的压力缓解开来。

就在压力被阮末泄劲化解之时,孤寂廖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带有着些许的欣赏。

双手划天,运功之势收于无形。

孤寂廖站起身来,走至二人身前,“不知此次阅霄门派二位前来所谓何事?”

阮末稍加拱手,“前辈,是这样的,我儒道释三派本应为一体,现今西南边陲,阳炎寨作乱之事想来前辈尚有耳闻。所以掌门之意让我前来道门问好,顺便询问道门是否愿意与我儒门共同剿灭阳炎寨一事。”

“哦?阳炎寨么?”孤寂廖眼神轻眯,目光却停在阮末的身上,仿佛想要看出阮末是否具有其他意图。

虽是目光灼人,但阮末以前遇到这类的眼神简直是多的数不胜数,怎么可能会表露一丝痕迹?

微笑之间,却是展现出自己的真诚。

“嗯,阳炎寨的确作乱许久,但上次三教共同伐之也未得奇功,虽然不想承认,但阳炎寨所据特殊地势即便是吾等也是束手无策。”孤寂廖说道。

阮末点了点头,“当然,前辈所言,掌门也曾告知于我。可在下却想,即便是吾等真无法将阳炎寨彻底覆灭,也需要表明一个态度。”

“哦?什么态度?”

“三教同心。”阮末一字一字的说道,“前辈应该有所耳闻,自上次三教同剿阳炎寨未竟全功之后,阳炎寨的山贼就开始大肆的活动,而寒山宗宗主尼陀罗闭关不理世事,导致阳炎寨愈加强大。如今阳炎寨已经危及西南边陲所有平民百姓之生活,管此局面,实在是令人心痛。”

阮末说到此处,缓缓低下了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之意。

“想不到阮副掌门竟然有如此心怀天下之心。”孤寂廖的表情有些古怪,在他的印象之中,阅霄门的乘扬是个正直的人,却丝毫没有圆滑之感,反倒是这个叫阮末的年轻人,简单的言谈之间就已经让他有些找不清这究竟是否是他的真心。

“虽然阮副掌门有此灭贼之心,吾灵飞派亦有卫道之心,却不知如今的阅霄门可有能够对付匪首之人?”孤寂廖问道。

“前辈此言何出?纵观西南边陲,何人不知我阅霄门掌门乘扬与执事曲临风之名?”阮末说道此处,刻意露出几分不满神情,“而年轻一辈尚有四儒才子,这位临溪便是曲临风亲传之徒。”

“呵呵,如此倒是老道我失言了,不过还有一人副掌门仿佛忘了。”

“何人?”阮末问道。

“阅霄门新任副掌门,阮末啊。”孤寂廖露出一丝别样笑意,仿佛其后尚有其他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