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五章 太极剑?
阮末听闻此言,连忙一笑,“前辈说笑了,晚辈年纪尚浅,怎堪战力?”

“呵呵,阮副掌门也不用多加谦虚了。既然拜访老道的灵飞派,不知可否与本门中人稍加切磋?以定老道与儒门共抗贼患之决心。”孤寂廖话是如此,心中却只是对这个阅霄门空降的二号人物有着几分好奇,当然了,这份好奇也是出自于自身对其元功的判断。

临溪听闻此言,已是双眼冒光,不停的给阮末施以颜色,希望阮末能够立刻答应。

阮末见此也是恭敬地对着孤寂廖鞠了一躬。

“既是前辈之言,晚辈自是无理拒绝。”

话罢,一行四人便从玉虚殿转至殿后不远处的真武坪。

真武坪之上,众多道生正在修行武艺,阮末大致一观,发现其三修之路完全隔断。

其中修炼剑术之人最为稀少,而修炼符术与道术之人却是人数大致相同。

见到孤寂廖与文泽帆两人到此,众多道生纷纷恭敬行礼。

“掌门、长老。”一声声的问候,四人便来到了这真武坪最中间的黑白太极之地。

看来此处是专门为了习武之人切磋所准备之所。

孤寂廖站在场中看了一眼文泽帆。

长久以来师兄弟的默契即便是不用多言,文泽帆清楚师兄之意。

文泽帆上前两步,张口说道:“众弟子,此二位乃是阅霄门的客人,由于客人们年纪尚浅,所以想要见识一下我们灵飞派的武技绝学,不知道哪个愿意上来与客人一试?”

阮末听闻此言,心中对这名文泽帆有了新的评价。

客人?直接避开了自己的副掌门身份,看来这位文长老对阅霄门的态度值得思量啊。

底下的众多道生听闻此言,则是纷纷请战。

只见推嚷之中,一名少年道生走上了黑白太极。

道服之后,一把木剑横立背后,看模样应该是孤寂廖的崇拜者,因为打扮的方式与孤寂廖几乎无二。

“那…那个…师叔,让我来…可以么?”这名年轻的道生明显有些许的害羞,可阮末却是已经感觉到此人的不俗。

如果说先前第一次遇到临溪的时候,他感觉遇到的是一柄锋利的剑,那这个少年呈现的则是宛如剑鞘一般沉稳的气息。

而且单就观气而言,此人在元功之上的修为也要略高于临溪。可此人的名号,仿佛在灵飞派并不出名吧。

阮末心中念头转动之际,却见临溪已经是主动上前。

“四儒才子临溪,特来请教。”

阮末眉头微微一皱,原本按他的打算,这第一场还不想让道门取胜,却没曾想临溪竟然主动上场,还真是弄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好,第一场便由道清对阵临溪。”文泽帆说道,便与孤寂廖一同走下黑白太极。

阮末走过临溪身边,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此人不简单,一定要万加小心。”

临溪点了点,可手上的长剑此时已经处于兴奋的状态,很难保证阮末的提醒,他真的已经听进去了。

而在阮末下台之后,台上的临溪与道清两人也是互相行礼,礼毕之下,却是双剑同出,双方竟然都打算先行抢占攻势!

临溪的剑明显比当日与阮末切磋的时候要更快了几分,对于临风剑法的领悟看来也是有所提升。

可反观那道清的剑法,却是圆润无比,虽然速度比临溪略慢三分,但是滴水不漏,看似防守姿态却尽展攻击之能。

阮末看着这道清所施展之剑法,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到有几分奇怪之处。

距离自己先前了解到的情报来看,这灵飞派的镇派剑法不应该是来自于灵飞道宗的六甲灵飞剑经么?

按照记载,剑经之上的剑法特点应该是以灵巧与迅捷为主,可现在这道清所施展的剑法反倒是速度上没有丝毫可圈可点之处,不过却给阮末一种莫名其妙的相似之感。

没错!就是阮末曾经在上一世中见过的太极剑!

缓慢却又无坚不摧。

阮末眉头微微一皱,如果真的是像自己所想的那般,那恐怕临溪施展绝式的时候也就是他落败之时。

双方的剑法就像是一只翱翔的老鹰不断啄击一只乌龟的甲壳一般,不过双方的剑术之高已经使得所有习武的道生全部围观而来,不时地为场中的两人叫好。

台下的孤寂廖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在他的眼中早就已经胜负已分。

就在临溪一脸数十式都难以取得上风之下,终于急切的性子让他已经耐不住分出胜负。

元功催动之下,临风剑气四溢。

阮末一眼就看出,此招与上次同属一招,不过速度和威力明显有所提升。

“七风连环!”

临风剑式随着临溪身法变转,一连七道剑气竟从七处不同方向甩向道清!

阮末见此,心中对临溪倒是有了些许的赞叹,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能够在上次与自己一败之后这么快就有所改善,甚至运用上了自己的身法,实属不易。

可对手却并非易于之辈,七风连环攻来之际,却见道清双腿下沉,体内元功调转之下,竟然形成了一个周天运转一般的剑罩。

“道清旋流,破!”剑罩形成一瞬,七风连环随即攻至,却见剑气遭遇剑罩一瞬,竟然发生了转移之状。

道清木剑挑动瞬间,竟然连同剑罩所缠绵的七风剑气同时甩回临溪之处!

阮末见状,心中大惊!

如此泄劲还劲之能,果真与太极剑的使用方法相似!

以柔克刚,竟能够发挥至此,这个道清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啊。

临溪见到剑气回返,也是面露惊异之色,可自身七风连环剑气本就速度奇快,想要躲避也已经来不及了。

临溪心念一转,立刻以剑护住自身身前,四肢尽量收持,以保证受伤时伤势能在可控范围之内。

可就在剑气将至身前一瞬,临溪只觉得一股元功顺气爆发,纷纷剑气随之消散。

睁眼之时,只见阮末单手背后,单手向前,伫立在临溪身前。

明气武典运气之力将纷纷剑意全数接下。

“这一场,我们阅霄门输了,接下来一场,就让我来吧。”阮末回身给了临溪一个眼色。

临溪虽然不想认输,但他心知刚刚比试自己已经落败,自然只好乖乖地走下台去。

道清见对手换人,便开口问道:“阁下…要继续么?”

此时阮末却是轻轻一笑,“前辈,不如让你们也换人吧,这位小兄弟应该非我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