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六章 三招之试
听到阮末此言,道清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了。

“阁下竟然如此小觑在下么!?既然如此,请恕在下不敬了!”

道清年纪尚浅,自己又已经先胜一筹,面对同样年纪不大的阮末,自然是心中不服他之言论。

只见道清全力催动内元之间,以自身为中心竟然出现了阵阵元功激起的气流。

阮末见状,却是面色不变。

“既然道清兄弟想要一试,那在下也就不再多言了。”

言谈既至,阮末也是凛然以待。

“道转阴阳!”聚气依旧,却见道清剑势瞬出,直化阴阳双气,席卷而向阮末!

孤寂廖见道清此剑,已经几近完善,不禁面露几分欣喜之色,右手轻捋着霜白的长须。

毕竟私底下,虽然道清所习并非灵飞剑经,却算是自己半个亲传弟子,这套道清剑法也有自己的几分指点才能够让其迅速而成。

面对阴阳双剑气的汹汹攻势,阮末却是身形稳立,双掌运气,招式未出,气势先发!

“惊鸿·长气贯日!”只见阮末罡气沛运,气势直贯日月!

厉掌瞬出之际,竟是直破阴阳双剑气,冲向道清之身!

阮末见状,微微皱眉。心中同时暗道不好:糟糕,刚刚运功时误以为对方根基匪浅,元功施展过多!

就在阮末掌气将至道清之身,顷刻间,只见一道木剑凭空而下,插立在道清身前。

而阮末掌气击在木剑之上,竟是被剑气划分两端,消散而尽。

“道清,下去吧,你还并非阮副掌门之对手。”道清面露祥和,心中却是对阮末有了其他的评价。

毕竟阮末此次施为,招式威力非凡,可关键一点,在于他所施展之招,均非儒门之式!

就在阮末正想要道谢孤寂廖解决自己之担心之时,令在场所有道生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孤寂廖缓步踏上太极之黑,立于自身木剑之前。

“来,阮小友,让老道陪你叨扰几招如何?”孤寂廖虽是面带笑意,心中却是暗有盘算。

刚刚简单一招,孤寂廖已经看出阮末此人功力匪浅,所展威能恐怕未露几分。

与其让弟子加以尝试,不如自己亲身出马,更加容易试出此人深浅。

阮末见状,心底却是更加翻腾。

虽说阮末为人处事,想来以沉稳为主,但自从自己功有所成之后,一直未找到合适的磨刀石一显自身之威。

如今自己带着目的前来灵飞派,就是为了打开自己之名号。

有什么比在这里与灵飞派掌门孤寂廖一较高低更加符合自己的目的呢?

即便是最后落败,恐怕也能让阮末之名传遍西南边陲吧!

心中已有定论,阮末却是面装诚惶诚恐之状,连忙屈身弯腰,恭敬地说道:“这…前辈这是在难为在下,晚辈怎敢擅自与前辈切磋呢?”

文泽帆也是面色有些许的难看,上前进言道:“掌门师兄,您亲自出手实在是有些以辈分压制之名,不如还是让弟子们来吧。”

“师弟,此话何言?吾乃灵飞派掌门,阮小友乃是阅霄门副掌门,单就职位而言,吾二人实属同辈已。”孤寂廖此言在无形之中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甚至是已经以灵飞派掌门的身份承认了阮末的身份,这倒是让文泽帆有些许的不悦。毕竟文泽帆本人对着儒门之人,就从来没有什么好的态度,更加没有将这两个小鬼当成什么重要的客人。

阮末听闻此言,却是轻声笑了起来。

“既然前辈愿意如此指点晚辈,晚辈要是再行拒绝,反倒是显得晚辈不理解前辈之苦心了。不过不如如此,前辈与晚辈之切磋,只止三招如何?”阮末开口问道。

孤寂廖听闻此言,心中对阮末的机智倒是有了更高的评价。

别看同时切磋,三招之约与无定切磋却是截然不同。

三招之约以自己之身份,自然不能倾力施为,不然日后若是传出去,难免以大欺小之罪灌在灵飞派之头上。

而阮末就不同了,阮末既然心中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自然是毫不避讳的全力施为,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没接住招式的话,那更是使得灵飞派蒙羞。

不简单啊……

心中虽是有此之想,但孤寂廖还是笑着应道:“可以,小友,三招便是三招,老道就静观小友高招了。”

阮末也是微一拱手,“既然如此,还请前辈留神了,晚辈自会全力以赴。”

客套话说罢之后,阮末却是眼神一变。

全身上下的元功在此时已经不再有所掩饰,仿佛随时都会随着主人的催动而施展出惊天动地之招。

“前辈,来了!明气武典第七式,沧锋·寒雨!”

周身元功尽在阮末经脉运转,顿时间,黑白太极场之上,寒气逼人!

随即,阮末双掌催动之间,雄浑内元顿化万千冰锥圆转侵袭孤寂廖!

孤寂廖见此情况,心中却是暗自惊讶。

虽说阮末能为不俗,可光是这第一式,孤寂廖就已经感到万般压力。

步伐后倾,身形化虚。

指掌轻捻之间,元功倏成六种不同格局。

身前木剑微微颤抖,强横元功以六化加持木剑本身。

孤寂廖手指催动之间,木剑嗡鸣作响,竟随着剑指倾旋剑气而起!

“六甲迎黄气,去!”

灵飞剑经之上绝式瞬出!

木剑六种形态剑气各自化锋,纷纷冰锥尽数被一剑当下。

阮末见状,心中对孤寂廖的实力已有评断,看来自己已经可以倾力施为了。

一招不成,阮末双掌再运,元功倏然再提。

周天运作,玄功使然。

“玄化·气冲天覆!”明气武典第八层首次施展。

周遭气旋尽纳阮末双掌之上,雄浑气劲猛然而冲,黑白太极之地竟遭气势影响,出现了众多裂痕!

文泽帆此时已经面露讶异之色,心中对阮末这个年轻人竟然隐约间产生了一丝恐惧之感。

如此招式威能,这还算得上是切磋么?

一众道生此时也是下巴都快要耷拉在地上了,掌门与面前这位年轻人之比试已经展现出了相当的修为,看得那么各个是心中震撼。

而场上的孤寂廖见一式刚破,一式再来,原本的笑意也渐渐淡化了。

眼神也露出了几分认真之感。

“来得好,阮小友见好,我灵飞剑经第二式,还从未有外人得见!三元将紫泥!”

剑指运动之间,旋天而飞之木剑再度有所变化。

六种不同性质元功竟然纷纷合二为一,转化更强之剑威。

“去!”内元引动之瞬,木剑竟化三转真元之剑气,直扑阮末明气武典之招!

双招相对之下,轰然震动。

整个黑白太极之场周围都随之颤抖。

修为不高深的道生此时已经惊落于地。

临溪更是长大了嘴巴,不时地用力擦拭着自己的眼睛。

这跟当初与自己切磋的那名阮兄,还是一个人么?

招式抵消之际,阮末已经耗力不少,既然是为了镇名,阮末心中主意已定。

一鸣惊人,就在此举!

单掌缓缓向天,另一掌导元纳气,元功倾入之际,却是已让在场众人顿感逼压。

孤寂廖见阮末招式将出,心知此招大意不得,翻手之间,木剑竟首次握于掌间,同时体内元功亦是沛然,以作最后应对。

却见,阮末双掌凝功将出之时,竟是儒门密招。

“君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