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七章 君子风
招式刚起,威势先至。

儒门大名鼎鼎之密招之名刚出便震惊在场所有人。

阮末此时心中已然再无杂念,所有元功几近全部以明气武典独特运气之术灌注招式其中。

双掌纳元,同时吸收周身天地元气,以添补自身修为不足。

庞大之气加注己身,阮末身体顿难承受,却仍强行将所化真气经百脉汇聚双手,掌锋齐出之际,顿化无匹儒势龙卷正气!

“君子风!”

儒门密招君子风,正是阮末先前在心境空间之内艰难所取,此时虽然尚不熟练,但以明气武典控气之能相辅,却也已展六成精髓之处!

孤寂廖听闻君子风之名,心中稍有惊异,同时心底对阮末身份的怀疑也在顷刻之间彻底消散。

三教密招可并非外人能够轻易所习,最少道门密招天地根纵观整个西南武林,恐怕都未有一名道生有资格可习。

虽是如此,但孤寂廖年岁已有数百,斗武经验更是丰富。

阮末招式无论如何精妙,双方之间的根基差距也是无法弥补之劣。

只见孤寂廖提神以应,体内元功直接提升至五层之上!

同样剑招相应而出,灵飞剑经之威却展现完全不同之实力!

“三分将紫泥。”

左手剑指以元功利剑,右手木剑挥剑瞬斩,招式所出行云流畅,剑法几乎逼至完美!

只见混合剑势剑威与雄浑元功之三道瞬然剑气迎向浩大儒势龙卷之能!

正气对剑气!

双式碰撞之际,君子风呈现中正平和之态,回旋之气竟想牵动浩然紫泥之威!

但此时功力的差距便在一瞬间呈现出来。

阮末区区五十年功力,难以支撑君子风后继之威,虽然招式精妙无比,却仍是双式同归于无。

三招之后,黑白太极之场陷入了一阵沉寂之中,一时间竟再也没有任何言语。

如此切磋,无论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一场难得的经验。

不过三招却是平分秋色之局,却让所有的道生皆是讶异非凡。

纵然孤寂廖未尽全力,可所有人都明白,今日一战之后,阅霄门阮末之名,将会彻底成为西南边陲之中最大的震撼!

“看来晚辈还是学艺不精,倾尽全力竟然难逼前辈施展真正水平。”阮末此时已经元功将尽,脸色之上有些许苍白,却依旧彬彬有礼。

最重要的是,此时的他已经对孤寂廖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切磋之时,观其气转之余,最多也就是五层之威,看来这灵飞派果真深不可测。

木剑重新甩至背后,孤寂廖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刚刚切磋之影响,反倒是脸上的笑容更多几分。

“没想到阮小友竟有如此之威,真是让老道十分汗颜,不过以老道所观,阮小友身后必有高人所在吧?”

阮末虽然将孤寂廖的功力摸了个大概,可现在的阮末在孤寂廖眼中却已经是一丝不挂。

五十余年的功力水准,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如此年轻的晚辈身上?

当然,除非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这名晚辈的身后,有着一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常年为其灌输元功!

阮末却淡淡一笑,“前辈所言不虚,但家师之名尚不可轻易外传,还望前辈见谅。”阮末稍有一顿,继续说道,“不知前辈可否给晚辈们安排一间静室?不瞒前辈,刚刚晚辈若是再坚持半分恐怕就已经油尽灯枯了。”

孤寂廖见阮末将话题扭转,便也不再多加询问,毕竟这种问题在以后早晚是瞒不住的事实,多一刻或者晚一刻得知,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差距。

“师弟,为两位小友准备一下吧,各弟子今日所观比武想来也是各有领悟,不如趁热打铁,在此多加沉思。”孤寂廖对着众道生言道。

“是,掌门。”众道生纷纷行礼,在注视着孤寂廖与阮末等人全数离开之后,才各自继续自己的修行。

只有一人,盯着阮末离开的身影,目光迟迟没有偏转。

难怪他会说自己不是对手,能与自己最为仰慕的掌门拼至如此,道清的心中隐约间竞对阮末产生了一抹特殊的仰慕之情。

静室之内,阮末运功恢复功体。

临溪在一边却像是中年妇女一般,不停地叨叨咕咕。

“阮兄!这就是你不对了!竟然连我都骗!你这也太强了吧!不行,我不能接受!等回到门派之后,你必须好好地陪我在练武才行!”

阮末只觉得自己的耳边像是多了一只苍蝇,要不是因为自己在灵飞派之内不能轻易消失,恐怕阮末早就溜进心境空间之内,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功体了。

“你要是不拒绝的话,我可就答应了!刚刚看你们切磋的时候,我好像有些其他的感悟了!我有预感,这次回到门内,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把师尊的临风剑术第二式修成!到时……”

话未说完,阮末长叹了口气,睁开双眼,看着激动万分的临溪。

“行了,你在旁边说的我头大,早知道让他们安排静室的时候,就应该准备两间。”

“诶呀,那怎么行?我们一共就两个人,万一分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临溪一本正经的说道。

“所以说啊,你先老实一会儿,让我恢复一些功力再说其他。还有等一会还要去跟孤掌门谈谈共同剿匪之事,你打算去么?”阮末问道。

“啊?那种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么?你去谈就是了,我想去真武坪找那个叫道清的小子再好好较量一番!”临溪说到这,眼睛之中战意渐渐升起。

看来他对于先前一败,还是心中有所不服。

阮末见此,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为了让自己能够好好休息一会儿,只好说道:“那你现在就去吧,万一过一会儿的话,人家不在真武坪修行了你还上哪里去找他?”

“可是,你现在功力没有恢复,万一有危险怎么办?”临溪一副护法保镖的模样,好像经过了刚刚的一战,在临溪的心底已经彻底将阮末当成了与乘扬同等地位的存在了,只不过这个副掌门的辈分却跟自己相同罢了。

“放心吧,这里是灵飞派,有那些老怪物坐镇,不会出意外的!”阮末见临溪心有所动,连忙再添新柴,生怕这个家伙非要在这里影响自己恢复一般。

听到此言,临溪也觉所言在理,便点了点头,“好吧!那你一个人可要注意安全,我就先去找那个小子了!”

临溪说罢,就再也不加停留,兴奋的离开了静室。

见到临溪终于被自己诓走,阮末才松了口气,随即紧锁静室之门,抓紧时间进入心境空间之内稍加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