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八章 寒山宗事变
南武林曾有佛寺四百八,经过岁月的消磨之下,数不尽的楼台已经在烟雨中渐渐没落,而寒山宗也是其中之一。

没有人知道在寒山宗式微之后,是何时离开南武林进入到西南边陲的,更没有人清楚这寒山宗的真正来历。

可即便是如此,寒山宗依旧寻山而立,重建寒山寺。

时光未尽多少,寒山宗就依靠着门内底蕴成为西南边陲地界,佛门的代表。

而在此时此刻,黑夜渐渐到来。

寒山寺之内的一处极其隐秘之所,一尊古老的木制佛像伫立于期间。

四周只有数只蜡烛在节节燃烧。

一道身影跪坐在佛像之前,手中木鱼敲得是滴答作响。

可如果此时有习武之人在此的话,则能一眼看出,在此间简陋的房间外围,却有着一层高深莫测的特殊阵法禁制。

这位被囚禁在此间的佛者,究竟是谁?恐怕现今的寒山寺之内,也是鲜有人知。

同一时刻,从阅霄门出发的一队儒生已然来到寒山寺山脚之下。

“走了几天的路程,终于赶到了。”一名儒生双腿早已疲乏,阅霄门长久以来的腐朽导致众多儒生很少有像临溪一样忠于习武,也正因如此,此时此刻竟连长久的赶路也都难以忍受,导致本没有多远的路程,足足多拖了三天之余。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只是个送信的,等一会儿,让那群秃驴好好给我们提供些好吃好喝也就是了,毕竟我们阅霄门和他们之间……”

另一名儒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黑影却出现在了寒山寺的上山之路前,挡住了阅霄门的儒生去路。

“何人胆敢如此!我们乃是阅霄门之人,此处乃是寒山宗地界,你是不想活了么!”

黑衣人没有回话,只是冷眼注视着一众儒生。

“不好,有杀气!”突然间,一名儒生仿佛感知到了对方杀心已起,刚想要提醒在场同伴。

与此同时,却见冰冷的寒气从黑衣人脚下已经蔓延而出,将众儒生的足下尽数冰封。

“寒夜无声。”

厉招猛出之际,竟是寒山宗宗主尼陀罗之独门武学,寒夜无声!

儒生们虽想有所反抗,但无奈双足已经难动分毫,招式来到一刻,仅一瞬,十名儒生尽数死在此招之下,尸体朝着后方散落,唯有冰封的双足依旧留在原地……

寒山宗出现变故之时,阮末与孤寂廖二人也正在商谈合作对抗阳炎寨之事。

“按照阮小友之言,阅霄门是打算再次攻击阳炎寨么?”孤寂廖疑惑地问道。

阮末点了点头,“天下尚未靖平,前辈应该清楚,这阳炎寨一日不平,西南边陲的灾祸就难以终止,百姓也无法过上安定生活。所以我认为,这阳炎寨必须覆灭才行。”

文泽帆却开口说道:“阮副掌门说的轻巧,虽然足下今日一展武学,着实令人惊异,不过请恕贫道直言,单凭如此修为依旧难撼阳炎寨根本。”

“诶,师弟。”孤寂廖听文泽帆言语有些不善,连忙接过话茬,“阮小友,我师弟并没有其他意思,不过他所说倒是有一点在理,阳炎寨所处的独特地势,纵然是我们三家联手,也未有办法能够顺利攻克。火山湖地势本就易守难攻,再加上那处深藏的火山脉络相当不稳,上一次老道与尼陀罗主持与乘掌门联手也未能解决此问题,不知……”

阮末淡然一笑,“晚辈明白二位前辈之言,自然之势定然不可轻易估量,不过既是世间之物,想必必有相克之法。晚辈愿意在发动总攻之前,为我三家寻得克制火山湖地势之法,不知这样可否安定二位前辈之心?”

孤寂廖与文泽帆相视一眼,随即孤寂廖笑道;“既然如此,那老道我就没有二话了,阮小友能为老道十分信任,我灵飞派愿意与阅霄门站在同一阵线,共同对抗阳炎匪患。”

阮末微微拱手,“既然如此,那晚辈就谢过前辈了。天色已晚,晚辈功体尚需恢复,所以就先行回去休息了。请。”

见阮末离开殿中,文泽帆才开口言道:“掌门师兄,你真的打算与他们合作么?”

“这是自然,不论如何,阮末有一言却是不容忽视,阳炎寨的匪患的确是愈来愈严重,如果不加以制止,难保他们会威胁到我们灵飞派的地位。”孤寂廖面有所思,“还有,师弟,接下来很可能会与阅霄门有一同行动的可能,你的态度要稍微控制一番了。”

文泽帆听到此言,恭敬地点了点头,“是,掌门师兄。”

回到静室之中,阮末心中却有几分纠结之感。

不知为何,刚刚与孤寂廖商谈阳炎寨匪患一事的时候,那名符术长老文泽帆的表情有些特殊。

那种特殊还不是最早阮末所认为的那种单纯讨厌儒门之人的感觉,反倒是像阳炎寨与其有些许的关联一般。

可据自己得到的消息,这名文泽帆成为长老的时候,阳炎寨还没有建立,所以说他们是同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不成,在这其中,还暗藏着什么特殊的关联么?

就在阮末心中纠结之时,突然间,灵溪从门外冲了进来。

“不好了!阮兄!出事了!”灵溪匆忙的说道。

阮末的思路猛地被打断,只好暂且放下,随后问道:“别着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掌教刚刚传信给我,说前往寒山宗的弟子们在寒山宗山脚下被全数杀害!死者死于寒山宗宗主尼陀罗之招,寒夜无声!”

“什么?!”阮末听到此言,心中也是顿时震惊。

寒夜无声,他并不陌生,正是当初自己有幸而见之招。

不过此招不是说只有寒山宗宗主尼陀罗才能施展么?难不成,寒山宗是直接以此方式向阅霄门宣战了么?

心中想到某种可能,阮末立刻问道:“掌门除了这些还说了什么?”

“掌门所言,正打算带着门内之人,连夜赶往寒山宗问罪!”临溪也是面露紧张之色。

阮末心中顿叫不好,如此一来儒门与佛门之间信任便无法建立,那么剿匪之局恐怕就会出现意外。

阮末连忙说道:“临溪,你现在立刻给掌门传讯,让他带人暂且留在门内!等我们回去之后,再一同前往!”

“可毕竟是掌门……”

阮末眼神一凛,“去吧,你就说是我要求他必须如此做的!”

不得以说出此话,阮末心中其实也在打颤,自己好不容易设立的同盟可能,可不能在这时候出现意外。

现在也只能希望,乘扬能够给自己的表面师父,玉儒无暇一个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