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十九章 问罪之行
阮末与临溪二人不敢多加犹豫,连夜向孤寂廖请辞,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阅霄门。

就在阮末两人刚刚离开灵飞派之时,孤寂廖也收到了一封密报。

上面的内容前部分与阮末得到的消息完全相同,而后半部分则是阅霄门统合实力,召回游散儒生,似乎将有大动作的模样。

“没想到事情的变化速度如此之快,事已至此,不知阮小友你打算怎么挽救信任之局呢?”孤寂廖看着密报,脸上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得出来,对于这场很可能爆发的佛儒两派大战之事,孤寂廖也是相当关注啊。

以急速赶路的阮末与临溪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赶回到了阅霄门。

此时的阅霄门却已经是厉兵秣马,众多儒生已经准备完毕,等候在阅霄门门前等待着出发的指令。

见到阮末与临溪回来,众儒生是纷纷示礼,毕竟门规一事在掌门在门内之时还是必须遵守的。

阮末也没有心情在此逗留,而是直接走进了门内,来到了大殿之中。

此时的大殿内,除了阮末所识的乘扬与临江之外,又多了其他三人,并且单从感觉上,就是各个不俗。

一名飘扬俊逸,侠士打扮的青年,观其身上由内自外散发的剑意,不难猜出,此人便是阅霄门之中地位仅次于乘扬的执事,曲临风。

还有两位儒生打扮模样之人,一者气运内敛,目光深邃;另一者神采奕奕,年纪轻轻却是散发儒采,阮末心中已经有了判断,看来这两位也就是四儒才子之中游历的二人,临海与临溪。

“副掌门回来了?”临江见到阮末与临溪两人回来,连忙上前一步相迎。

而曲临风的目光却是在阮末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就已经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如今听到临江之言,临海与临河两人也是同时将目光放置在了这位从天而降的副掌门,目光之中尽显好奇,看来他们对阮末的身份也是十分好奇的。

“阮末,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乘扬坐在上座之上,开口询问道。

阮末对着乘扬略施一礼,随即立刻说道:“掌门,如此大事发生,在下怎能不在第一时间赶回?”

“所以你让吾等在门内等你,所为何事?”乘扬问道。

阮末回到:“当然是阻止佛儒两派因此事结怨之事,掌门以为杀我弟子的一定就是寒山宗宗主尼陀罗么?”

“这是当然,寒夜无声,此招纵观整个西南边陲,甚至是西南武林,都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施展。若非如此,吾亦不会轻易向寒山宗问罪。”

阮末听闻此言,心知寒夜无声此招乃是此局之关键,可现在如何证实寒夜无声并非尼陀罗所施展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掌门,请听我一言,武林之中卧虎藏龙,虽说这寒夜无声是寒山宗独门武学,并且整个寒山宗只有尼陀罗住持一人可以施展,可难免保证整个武林之中并无第二人可以施展,或者说可以模仿。若是我阅霄门大举出动,问罪寒山宗的话,恐怕会使两家结怨,若是其中真有误会,到时候也会难以解开。”阮末将可能出现的情况列举出来。

“你所言,吾亦深知。照你看来,我门应当如何应对?难道十几名弟子的性命就这么被放置?那以后我阅霄门的声威同样会受到损害,甚至在西南边陲,平等的三教地位也会因此倾頽。此罪,不能不问。”乘扬语气虽然并不严厉,可以他沉稳的性格,对于自己所做的决定,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思路。

而且乘扬原本的打算也并非是真正与寒山宗生死相博,更多的还是想要以威逼之法,以稳定阅霄门在西南边陲的声势,若是将此事抛之不理,那日后西南边陲还有谁会信奉儒礼?

阮末听到乘扬如此言语,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推测。

“掌门,不如这样,此行去便是可去,不过我有一个提议,希望掌门可以采纳。”

“哦?你说。”

阮末轻轻吐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门内弟子尸首不知是否尚存?”

“尸首才刚刚运回来不久,你有何打算?”

阮末说道:“既然尸首存在,吾与寒山宗住持尼陀罗尚有一面之缘,不如就让吾先携带弟子尸首上山与其对峙,看看寒山宗是否有何言语解释,若是他们的解释无法提供有力证据的话,我们阅霄门再行发难,也算是先礼后兵了,如何?”

乘扬听到此言,将目光转向了曲临风,仿佛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只见曲临风轻轻地点了点头之后,乘扬才回到:“既然如此,好吧,就按照你所说之言。不过,副掌门你可要注意安全才行,万一对方有所不轨行径,切记以护持己身为首要。”

阮末稍一拱手,“谢掌门关心。”

“既然已有定论,那现在,全门出发,直向寒山宗!”乘扬掌门令下,早就已经准备万全的阅霄门儒生开始正式朝着寒山宗方向前行。

一时间,西南边陲四处都出现了阅霄门问罪寒山宗的传讯,整个西南边陲陷入了不安定的状况之中……

阳炎寨内,三当家计百施面露疑惑之色,看着自己大哥逐渐变化的表情。

“咳咳…大哥,你…这是…咳咳怎么了?”

“啊,没事,三弟,你可知道阅霄门已经大肆宣传,问罪寒山宗一事了?”烈云一边将手上的信件收了起来,同时眉头稍稍缓和,开口问道。

计百施双眼轻眯,以他恶书生之名号,不难发现自己的大哥对于自己还是有所隐瞒。

可正因为有此才智,他也不会轻易地开口询问烈云不想说之事。

“咳咳…这是…当然,不过…咳咳,我也很纳闷…究竟…咳咳是谁干的?竟然连…咳咳…老秃驴的…寒夜无声…咳咳…都能施展。”计百施将自己的疑惑也是提了出来,想要向烈云确认一下,是不是还有第二个人能够施展寒夜无声。

“江湖之大,吾又能哪里知晓一切呢?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对我们愈加有利了。先前的一番举动搭了几条兄弟的性命,却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现在倒好,竟然还有其他人帮助我们激起佛儒两家矛盾,岂不是让我们坐享其成?”烈云面色欣喜,拿起酒碗就是猛灌一口。

计百施却是淡淡的笑了笑,“大哥…现在咳咳…欣喜还是…尚早,毕竟…咳咳…谁知道两方…是否真的会…大打出手呢?”

“那照你看,我们现在应该如何?”烈云问道。

计百施的双眸猛然张大,一股杀机流露出来。“正所谓机会……难逢,咳咳…我们可以准备就绪…若是两家真的发生…咳咳…大战,那明日起…阅霄门,便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