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二十章 局势紧张
寒山之上寒山寺。

此时的寒山寺戒备森严,众多武僧防守在各处紧要的路口,仿佛已经做好了抵抗外侵的准备。

佛殿之内,两名高僧与三名罗汉正在商议着阅霄门即将问罪之事。

其中为首的,便是与阮末有过一面之缘的寒山宗宗主,尼陀罗。

“住持,阅霄门此行问罪来势汹汹,据消息来报,阅霄门倾巢而出。乘扬、曲临风还有那名声名大起的新任副掌门阮末与四儒才子尽数出动,我们应当如何是好?”说话的乃是负责寒山宗戒严一职的寒山寺三罗汉之一,腿罗汉沙曳。

“阿弥陀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老衲相信阅霄门之人不会随意诬陷老衲,所以不必担心。”尼陀罗合十佛礼,面如沉池,仿佛此事对他而言波澜不惊。

“话虽如此,但据消息称,阅霄门弟子死于师兄的独门密招,寒夜无声,若非如此,恐怕阅霄门也不会此番大动干戈。万一儒门真打算借此缘由消灭我寒山宗,又当如何?”

副主持曼陀达面色有些深沉,不过其担心却是真情实意。

“阿弥陀佛,师弟,无须担心。老衲以为佛儒两门之间此番不会发生内斗,虽说如此,但各位尚需各司其职。后门禁地亦需要加派人手,以防歹人趁虚而入。”尼陀罗吩咐道。

“是,住持/师兄,阿弥陀佛。”四人行礼之后,便按照预定计划离开殿内去行各自之责。

只剩下了尼陀罗一人立于如来之前,心中却在思量着整件事情的发生始末。

更重要的是,能够施展寒夜无声之人,还有何人?

阅霄门一众从清晨出发,方至傍晚,儒门一众便聚集在寒山寺山下。

“就在此驻扎吧,派出数人监视各处要道,防止寒山宗门人随意出入!”乘扬发号施令,众儒生便纷纷行动,将整个寒山宗脚下包围的是水泄不通,一副随时可能会攻进山门的模样。

而在一处侧峰之间,一道身影面带几分欣赏神情,正在观察着寒山寺周遭局势的发展,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阮末见准备已经几乎完毕,就直接来到了乘扬所在的临时大帐之内。

“掌门,天色将暗,不如今日就让大家在次休息吧。我连夜带着尸首赶往山上,看看能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阮末说道。

乘扬点头,“也好,不过此行危机重重,以你一人之力,万一寒山宗真有歹心,恐怕难以抵挡,不如让临风与你一同前去吧。”

阮末摆了摆手,“多谢掌门担心,就像掌门所说,此行或许危机重重,或许平安无恙,就算多曲执事一人,也无法改变最后的结局。与其如此,不如让执事在掌教身边,以保充足战力。当然,如有意外,在下也会全力支撑,等到掌门来援之时。

乘扬见阮末既然如此说了,也只好准许了,然后派了四名儒生,抬着两具相对完整的尸身随着阮末踏上了寒山寺的台阶。

五百六十六级台阶,阮末在踏上的第一刻就开始数。

对于这个数字,阮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不是说一般通往佛寺的台阶都有着什么特殊的佛理意义么?阮末心中有着些许的好奇。

直到寒山寺三个大字的牌匾出现在阮末的眼前之时,却见数名武僧手持长棍阻挡在阮末身前。

“来者何人!所谓何事?!竟敢冒犯佛门清修之地!”其中一名武僧开口言道。

阮末稍一拱手,然后示意自己身后儒生暂时将尸首放下,才开口说道:“诸位高僧,在下乃是阅霄门副掌门阮末,因为某些特殊事情,想要与寒山寺主持尼陀罗见上一面,不知可否?”

“阅霄门?”众武僧听到此言,各是面露警戒之意,搭建的棍棒明显显露出拒客的含义。

阮末眉头轻皱,难不成连进入寒山寺开始,都需要用武力才行了么?

就在阮末正在思索是否应该动武之时,突然间一个罗汉身单腿如松立一般,立于山门之上,而另一只腿则是以独特武姿岿然而展。

“看来阁下就是寒山寺的三罗汉之一沙曳高僧了吧?”阮末开口问道。

沙曳双眼未睁,可武式气息却是油然而发。

“施主如此年轻,想来应该就是在今日内名声大振的阅霄门新任副掌门阮末了吧?高僧之名,实不敢当,不知阮副掌此番有何贵干?”沙曳问道。

阮末见此人言语虽然看似平和,可体内气流已经运转顺畅,仿佛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便是轻轻一笑,“当然是前来问罪的!”

话语刚出,沙曳的双眼猛然张开,身体顷刻而动。

猛然而越之下,便是一腿连环而至!

阮末却是早有准备,中气上提一瞬,明气武典化势之招运转熟练,腿攻未到之刻,气势已削八分。

“诶~高僧为何不听人言,话还未说完,就要取在下的性命么?”阮末淡然一笑。

沙曳听到此言,收回腿式,重新立于山门之前。

“即使如此,不知施主还欲言何事?”

阮末走到沙曳身前,“腿罗汉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腿式精妙,令晚辈钦羡。不过此行吾阅霄门虽为问罪而来,可第一步却并非直接问罪。在下与贵宗掌门尼陀罗有过一面之缘,所以特来亲自想问,吾阅霄门之人是否真是其所杀,还望高僧能够为在下打开方便之门。”

沙曳的目光扫了扫一边放置在儒生脚边的两具尸体,目光却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情。

阮末抓住了这一瞬的表情,心中对于这两者的死因已经是足够确实了,看来这两人的确是死于寒夜无声之下,而并非是相似之招。

“即是如此,还请阮副掌在此稍后。”沙曳说罢,便重入山门,看来是去请示尼陀罗了。

阮末安静等待,尚未过去一刻钟的时间,山门便再度打开。

沙曳从中走出,对着阮末一行佛礼。

“阮副掌,住持有请。”

众武僧听到此言,则是纷纷让路。

阮末对着沙曳轻轻微笑,随即示意随行儒生抬起尸体,几人随着沙曳直接走进了寒山寺的山门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