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二十二章 偶遇“杀手”
突来变故,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乘扬立刻冲至尼陀罗身边,探其心脉,好在尚有生机在体。

阮末从旁戒备,刚刚偷袭之人的箭术卓越,能够一箭冲破曲临风之剑气,绝非善类。

“阮末,有此变故,我们接下来应当如何?”乘扬一边为尼陀罗灌输真气,一边面色如沉向阮末问询意见。

阮末也是眉头紧锁,这种变化,对于佛儒两门谈判之事实在是致命性的打击。

前者自己才刚刚答应寒山宗之人护全尼陀罗安全,却未曾想后者尼陀罗就在阅霄门营地身负重伤。

阮末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现在只能做好开战的准备了,虽然此事并非吾所愿,但尼陀罗既然负伤,寒山宗之人亦不会善罢甘休。”

“嗯,那明日起,就吩咐众弟子警戒起来,若是寒山宗主动发动攻势,我方便全力反击。”乘扬说道。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曲临风亦重回到大帐之内。

“临风,怎么样?追到杀手了么?”乘扬问道。

曲临风轻轻摇了摇头,“杀手已经逃远了,我在不远处的矮谷上发现了杀手留下的痕迹,不过很淡。对方很显然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家伙,并且身法极其优秀,留下的痕迹令人无法追踪正确的行径。”

曲临风作为阅霄门之中,身法最高深的存在,如此之言自然无不可信。

“看来对方是已经预料到尼陀罗会来我门内进行谈判,所以才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是不知道这个圈套究竟是谁布下的呢?难不成是灵飞派?”乘扬思索道。

阮末没有回答,而是向曲临风问道:“曲执事,你可能猜测杀手大概离开之方向?”

曲临风回到:“西北到东北方之间,具体方向不明。”

阮末点了点头,“掌门,既然有个大体的方向,吾便先去探查一番。尼陀罗的安危还需警戒固守,万一敌人一击未成,难保不会再派一次杀手。”

“放心吧,尼陀罗的安危接下来就由我来顾守便是。明日若是寒山宗下来要人又当如何?”

阮末回到:“这就要看尼陀罗掌门是否能够苏醒了,若是不能苏醒,就先找理由推脱吧,想必寒山宗没有确切证据也不会轻易对我门发动进攻的。”

阮末说罢之后,便离开了大帐,按照曲临风所给出的大致方向,却是正好与寒山寺所处方向相对。

虽然阮末没有抱有着几分能够找到杀手的心思,但是探查一番,或许能够有所收获。

就在阮末刚刚离开不久的时候,曲临风开口了,“你怎么回事?怎么门内的所有抉择都会看这么一个晚辈的建议?”

乘扬淡然一笑,“怎么?终于问出来了?我看你好奇也不是一会半会了吧。”

曲临风没有回答。

“此人乃是少年英杰,心思缜密并且天赋高深,再者武学修为也相当之高,与灵飞派的孤寂廖三招之试难道你不得之么?”乘扬说道。

曲临风摆了摆手,“你说的这些我虽有耳闻,可三招之试这种切磋之举难以说明问题,别的不说,单就元功修为,他比起你我二人还是相差甚远。”

“此人的来历不一般。”乘扬一边把尼陀罗扶到了自己的塌上,一边悄声的对着曲临风说着什么。

只见曲临风神情微微一变,“原来如此,不过我总觉得此人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好似很有野心的模样。”

乘扬哈哈一笑,“你呀,就是太神经质了。如此少年自然希望扬名天下,再说我阅霄门乃儒门一边陲之地,有野仙若是能带领我阅霄门走出此处,反倒是我毕生所愿。”

“这倒也是,不过你要是不告诉我这层消息的话,恐怕我还要怀疑他才是幕后想要杀死尼陀罗之人呢……”

乘扬与曲临风相谈之时,却没有注意到,塌上的尼陀罗原本紧闭的双眼,此时却是睁开的……

追逐了数里的阮末,一直来到了一处小型的村落当中。

此时天色早已入黑,整个村庄都是一片的黑暗,唯独一处客栈点亮着灯火。

阮末走过客栈之时,听到了正在进食的声音,便抬眼看了一下。

可不看不要紧,一看,阮末却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阮末自言自语道,便直接踏入了客栈之内。

“诶呦,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小二原本正在擦拭着桌子,见大半夜的竟然又来了一名客人,也只好强挺着笑脸走上来问候。

阮末摆了摆手,“找人。”

说着,阮末就直接走到了整个客栈里唯一一处有客人的位置,拉开了木制板凳,坐了下来。

倩影的食客原本正在大口的享受着美食,见到有人跟自己坐在了一起,便抬头瞧了一眼。

可这么一瞧,手中抓着的鸡腿却停了下来。

“我去!怎么是你!”娇滴滴的声音之下,长着一张精致的面容。

只不过这张面容配上一副猛汉吃肉图就显得十分怪异。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狠狠坑了阮末一把的那名少女。

阮末只是冷眼看着她,却发现在她右手侧的木椅之上,一把通体偏淡黄色,上面刻着六枚精致月牙的长弓放置其上。

阮末心中突然有了一个莫名的想法,难不成这个女人就是暗杀尼陀罗之人?!

阮末心思升起,同时脸色也渐渐变得冷然,周遭的空气顿时因为气势而温度骤降。

少女见状也是面露惊诧之色,只听她突然转变了口音,用十分撒娇似的声音说道:“诶呀~你这是干嘛嘛~人家不过就是拿了你一点钱而已呀~再说了英雄救美不是应该的么,哪有像你那样还故意躲避的~我这是给你一个机会呀!”

“少来这套,这招对我无效。”阮末的声音很是冷然,此时的气息已经完全锁定了面前的少女。

一旦她有什么想要逃走的迹象,阮末就会第一时间出手,直接制服她。

虽然阮末的心中对欺负女性没什么嗜好,可如此坑害自己计划的凶手,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喂!你干嘛嘛,有话就好好说嘛,等会菜该凉了。”少女也有些不满起来。

阮末听闻此语,心中倒是有些许的冷静下来。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的话,可休怪吾手下无情。”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鸡腿,然后擦了擦自己嘴边留下的食物残渣,随后装成阮末的同款表情说道:“你问吧!”

“你刚刚在来这里之前去做了什么?”

少女听到此言,眼球立刻转了一圈,“额…散步。”

“大晚上的散步?你当我是白痴呢?”阮末说道此话之时,猛然起身,顿时间,座下的木椅就顷刻碎成了碎片,吓得一旁的小二是连忙躲到了角落之中。

“额…接了一单生意,然我射个人……”

“什么人?”阮末的眼光如剑般锋利,刺的少女不敢轻易与之对视。

“一个秃头,你不是儒门的嘛?射秃头跟你没什么关系吧?”少女试探性的问道。

阮末没有回话,原来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害自己的计划遭到拖延。

“喂,你说话啊,冷冰冰的模样,怪吓人的。”

阮末此时的右手已经完全握紧,不过就在他打算动手之时,突然间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问题。

“你射那个秃头有什么条件么?”

“呀,你怎么知道的?暗杀令上要求射中要害,但是不能射死,不然可是要赔钱的呢!”少女不知为何,此等暗杀密令上的消息就如此对面前的少年说了出来。

阮末听到此言,只觉自己灵光一闪,登时,一个猜测出现在了脑海之中,同时一抹冷笑出现在了脸上。

原来如此,竟然有人想玩这种伎俩,看来还真是差点就大意了呢……